重返徽州,风水之外的风光

安徽 黄山 万安罗盘

黄山

首页 > 文化控 > 目的地 > 黄山 > 重返徽州,风水之外的风光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文化控万安处徽州腹地,如今风水不再是居家必备,传承了300 年的万安罗盘家族,是何境况

(撰文_雷虎/刘军、图片_阮传菊、编辑_武侠)1987 年,为了发展旅游,废除徽州建制,以境内的“黄”为名设立地级市。30 年过去,如今到黄市旅游,绝大多数人是奔着这座名而去。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被“徽州”二字吸引,开始研究徽州地域文化,甚至衍生出“徽学”,与敦煌学、藏学并称为“中国三大地方显学”。徽州是我“寻艺”生涯的白日梦原点。3 年前,我骑着自行车环游徽州,寻访那些徽派传统手艺人,随后我便辞去工作,开始专职“寻艺”。2016年故地重游,徽州已经物是人非,当然,也可能我已经面目全非。那些手艺人如今过得还好吗?

罗盘,因含『包罗万象、经纬天地』之意,也称罗经。随着徽商崛起,宋代以后,万安罗盘便以『徽盘』之名,成为风水师安身立命之雄器。万安古镇地处徽州腹地,如今,风水不再是居家必备,传承了300 年的万安罗盘家族,是何境况?

以徽之名

我从黄屯溪老街出发,沿着新安江逆流而上,目标是50 里外的万安古镇。3 年前,我与万安罗盘第七代传承人吴水森有过一面之缘。后来听闻吴水森先生过世,如今万安罗盘传到了第八代。

沈从文说: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来皖南这么多次,走过路,行过桥,看过云,饮过酒,爱过人,却忽略了修路、架桥、雕云、画仕女的手艺人。

新安江从万安古镇边上擦过,继续向西,我则沿着新安江一条名为横江的支流进入万安古镇的腹地。自古以来,江河交汇之处必是繁华之地,万安古镇也不例外,这里自古繁盛,绵延五里的老街,是旧时徽州一府六县最长的商业街,兴旺程度远超县城休宁

看到古镇的第一眼,我就吃了一惊——这可真是标准的“素颜”:一条宽约两米的石板路,石板参差不齐;两边是灰瓦白墙的徽派建筑,墙壁将用横木硬撑;漫漫长街上充斥着人间烟火色,一辆电动车停在路边,一只黄狗趴在路中央,还有一位老太太端着碗坐在门槛上。“万安自古繁华?”我心里“呵呵”了一声,开始对隐居在这条街道上的罗盘世家表示怀疑——徽派风水大师吴鲁衡三百年前就是这么看风水的?就把自家祖宅安在了这样一片“桃花源”里?

行至一个十字路口,忽然柳暗花明,眼前出现一栋门墙比周围高上几分的老宅,门口有突兀的木质门楣,前面是一对红木柱,柱上的对联,左书:信有经天纬地材;右写:保无北辕南辙客。横批:吴鲁衡罗经老店。

我透过敞开的大门往里瞟了一眼,但这老屋颇有庭院深深之感,视线走了七八米就被挡住了。跨过高高的门槛进入店内,空间不大,大约二十平方米,大堂正中摆着一张小桌,两边各有一把交椅,后面挂着一幅画像,画中是一个身着长袍马褂、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手拿一只圆盘。大堂右侧有几个玻璃橱窗,里面摆着如飞盘一般大小的圆盘,想必就是罗盘了。橱窗上方挂满了各式证书和奖状,其中一张奖状的落款是“民国四年”,表彰吴鲁衡罗经老店所产的罗盘和日晷获得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

大堂左侧是一个中式前台,一个清瘦的年轻人拿着一叠罗盘,似乎在校对刻度,还有一个女孩站在齐胸高的木质案台前招待客人。他们都穿着缀有盘扣的中式衣衫,我几乎以为他们要开口喊我“客官”了。

眼前的场景和我3年前来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掌柜变得年轻了——他就是吴水森先生的儿子吴兆光。

吴兆光是万安罗盘的第八代传承人。大堂画像上那书生模样的男子,便是这家罗经店的创始人吴鲁衡。吴鲁衡并非万安土著,祖居歙县,族人是世代以砍柴为生的民。清康熙年间,年幼的吴鲁衡随家人沿新安江逆流而上,迁徙到繁华的万安古镇。为了安身立命,父母决定让吴鲁衡学一门靠谱的手艺,他们选择了“看风水”。

当时,制作罗盘是一个“朝阳产业”。罗盘分为两种——沿海派和内陆派,沿海派罗盘以定方位为主,主要用于航海,以广州为中心;内陆派罗盘以看风水为主,万安地处徽州腹地,有大量徽商作为风水客户,加上万安附近盛产制作罗盘的材料虎骨木,自宋朝之后便成为中国内陆派罗盘的中心,为徽派罗盘赢得声誉,世称“徽盘”。

清雍正年间,吴鲁衡从方秀水罗经店出师,吸收徽盘、粤盘、闽盘的精华,在万安街上创办了自己的新式徽盘商号。

“吴鲁衡罗经店”创立之时,正值徽商鼎盛,崛起的徽商借新安江水路之利,由富春江、钱塘江通江入海,将商业版图扩展到全国。徽商是一个特别重视风水的族群,崛起后更开始大兴土木,吴鲁衡的罗盘生意也随之风生水起。

徽盘涅槃

借徽商之势,“吴鲁衡罗经店”传六世而不断,而且随着徽商的脚步,把万安罗盘之名传到了全国,1915年还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夺得金奖,有了世界声誉。“直到现在,我家罗盘店的很大一部分销量是来自海外华人华侨,他们对风水依然很讲究。”吴兆光带我进入老宅的第三进,这里有吴家自建的“中国罗盘博物馆”,面积有二三百平方米,外部是仿古建筑,内部却十分现代,声光电结合。

博物馆里可以看到从指南车、司南到罗盘的“指南针家族世系图”,以及中国各地、各流派的老罗盘,还有吴水森十几年来从世界各地搜集的“吴鲁衡罗经店”各个时期的罗盘,可以从一个家族的兴衰,窥见中国传统技艺的更替。

“建这个罗盘博物馆,就是要让大家知道,罗盘不是封建迷信。”“文革”期间,受徽州人尊敬的风水师一夜之间从天堂跌到地狱,罗经店第一个被没收,所有罗盘都被毁,吴家的老宅也被没收。吴水森一度心有余悸,虽然家族的罗盘制作技艺在他手上得以恢复,但他却不想张扬,吴兆光鼓励父亲:如果连我们都不宣传罗盘是建筑科学,那风水可能永远被误以为是迷信,于是父子俩穷一家之力,建起了这家罗盘博物馆

“吴鲁衡罗经店”是传统的“前店后坊”,一个小小的天井把老宅分为前后二进,第一进的“店”很小,第二进的“坊”却是一个百来平方米的二层楼。罗盘是给风水师看风水用的,制作罗盘的地方风水自不能差。一楼的四边用木板隔出6个相对独立的小房间,分别负责罗盘制作的六道工序:制坯、车圆磨光、分格、书写盘面、上油、安装磁针。中间是一个天井,既便于采光,又利于各工序相互沟通;地面设有小桥流水的室内景观,有融入自然之感。

在吴兆光看来,所谓风水,不是怪力乱神的把戏,而是新的室内设计学理念。罗盘古时被广泛应用于“堪舆之学”,特别是徽商,无论在外乡经营所建的宅邸,还是衣锦还乡后建的祠堂,大到选址、定向,细至天井大小、照壁高低、“水口”的设置,都要请风水师用罗盘来测定。

制坯,就是把风干后的银杏或虎骨木制成罗盘形状。罗盘是一种精密的测量仪器,银杏和虎骨木质地紧密,变形极小,是做胚的理想材料。吴兆光拿起一块罗盘胚胎仔细抚摩,边摸边叹气:“万安地处黄脚下,原本找制胚的木材是不愁的,但现在银杏树成了国家一级保护树种,而虎骨木生长极慢,加上万安制作罗盘已有上千年,里的虎骨木都砍得差不多了。传统罗盘必须要使用这些珍贵木材,从这个角度讲,罗盘制作也是有‘“原罪’的。”吴水森生前并不担心祖传的技艺会失传,但担心有一天作为罗盘传承根基的木料没了,吴家不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吴兆光从另外一个小隔间拿出一块分好格子的圆盘,坐在天井的案台前,为我演示“书写盘面”的工序。小小的罗盘其实包罗万象,书写盘面,就是按一定的顺序,从内到外书写五行八卦、干支甲子、节气方位、天文历法,“对传统文化不熟悉,就会觉得很神秘;如果有一定的传统文化素养,看罗盘就像看一部百科全书一般有趣了。”吴兆光用细毛笔在圆盘上写蝇头小楷,渐渐如老僧入定,一言不发。

写好的表盘经过校对、上油,就进入最核心的一道工序——安装指针。罗盘的中心位置叫天池,吴兆光用镊子夹起一只黑红二色的小磁针安放在天池,随后拿起新装的罗盘边走边晃动,再拿起一块成品罗盘,看着两块罗盘的指针方位合一,才心满意足地舒了一口气。

从第一代传承到第六代,风水师一直是吴家罗盘最大的买主。后来传到吴水森手上,万安罗盘成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除了少部分被海外风水师买走,更多的变成了一种文玩,被对堪舆学感兴趣的人收藏。传到“80后”吴兆光,万安罗盘的“风水味”就更淡了。“有人把罗盘当成旅游纪念品,但更多人是把它作为一种文化来研究。我们店里一年的产量只有800面,每年的订货量却有一万面。我们不用做营销,安心做好手艺就够了。”吴兆光对家传的手艺很是自豪。

如今,曾经以水而兴的万安古镇已经随着水运的衰败而凋零,曾经借徽商而兴起的万安罗盘也盛名不再,吴鲁衡罗盘涅槃重生,却不再是居家必备的风水利器,摇身一变成为黄旅游最具代表性的纪念品,销量倒是更甚前代。一时之间,我倒不知是该为罗盘悲伤,还是为吴鲁衡庆幸才好了。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黄山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黄山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发布:2017.11.27

文化控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黄山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文化控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文化控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