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寨皮纸:“纸境”无止尽

黔东南 丹寨皮纸 手工纸 纸浆 石桥村

黔东南丹寨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黔东南 > 丹寨皮纸:“纸境”无止尽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其他人文丹寨手工纸有几十道制作工序,大岩脚作坊只做其中最重要的一道——抄纸。

(撰文/雷虎、图片/雷虎/邓佳雯、编辑/刘芳)盛夏与深秋,我一年之内两次奔赴丹寨,一次是冲着石桥的人文地理:原生态的苗寨,百米高的悬崖,深无底的溶洞;另一次则专门为『纸』而来。石桥从容依旧,每一间纸坊都有无尽的故事,每一个为寻访古老文化而来的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共鸣。

一张手工纸的诞生

丹寨县,隶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这里的石桥村,以古法造纸闻名。 石桥村的左边有一条奔腾的河流,此时是深秋,河水浅而清澈,但不要因此而忽视它的能量——在前面大约三十米处,它在挡住去路的岩上破出了一座天生的石桥,石桥村因而得名。村子的右边,一座百米高的悬崖拔地而起,我们要拜访的手工纸作坊,便在悬崖脚下,悬崖名为大岩脚,作坊也以大岩脚为名。

丹寨手工纸有几十道制作工序,大岩脚作坊只做其中最重要的一道——抄纸。王亚平今年40岁,从事抄纸工作已经28年。“几百年来,丹寨手工纸工艺几乎没变,只不过以前是用木棍搅,如今是用电动搅拌机罢了。以前我们都只蒙头做纸,如今多了你们这些参观者,我们还得客串导游。”

王亚平插上电,搅拌机的涡轮开始转动,水泥池里的纸浆如烧开的白粥一般翻滚。他从旁边的树丛中拽下一棵树枝,这是构树,丹寨做的手工纸又名皮纸,“皮”就是指构树皮。水泥池中那些像白粥一样的东西,是构树皮捣碎后的纤维,搅拌,是为了让这些纤维在水中均匀分布。

几分钟后,王亚平拎出搅拌机,双手抡起如纱窗一般的竹帘,浸入混满纸浆的池中,出水时,竹帘外高内低,纸浆水一边由外向内流一边往下漏。水还未触及外面边框,他又把竹帘按进水中,再出水时,竹帘内高外低,纸浆水是由内向外流。最后,竹帘拎出水面,水已漏空,只留下一层薄薄的纸,像面膜一般贴在上面。王亚平把竹帘往旁边的案板上一贴,附在竹帘上的纸就乖乖地落了下来。之所以要抄两次水,而且抄水的方向不同,是为了让纤维形成纵横交错的网络,这样做出的纸张才有更强的韧性。

一封邻家女孩的来信

我们在大岩脚碰到一个摄像团队,在拍关于手工纸的纪录片。一位盛装的苗家美女,捧着花花草草靠近悬崖,在准备好的竹帘上放了一束花,浇了一勺纸浆。以泉水混合草木纤维做桨,以上的野花、田间的杂草做墨,经过搅、抄、沾、晒,再吸一点中的清风,一张张花草纸就出炉了,在悬崖下晾晒,如同一幅幅工笔画在美术馆展出。

这种用花草入纸的新型纸,是石桥皮纸的国家级传承人王兴武在20世纪90年代发明的。从大岩脚顺河而下二十米,便是石桥村的“纸街”,王兴武的一家纸店和一家手工纸作坊——“石桥黔造纸合作社”就坐落在这里。

王兴武家是丹寨做皮纸的世家,他高中毕业后就子承父业做起了白皮纸。20世纪90年代,手工纸在机械纸的冲击下节节败退,石桥白皮纸只剩下做炮竹纸这一块最后的阵地。屋漏偏逢连夜雨,1996年后,私人造爆竹被禁止,王兴武只能关了祖传的手工纸作坊,外出打工。

1996年底,一个到深圳打工的邻家女孩给王兴武写信,说香港有客人需要定制一种包装用的特种花草纸,问他能不能做。“怎么不能?花草纸比白皮纸的工艺要简单得多啊,只要把里的花花草草包进纸浆就行了。”于是,香港的订单就持续不断地跟过来了。

一朝面临灭顶之灾,一朝又迎来柳暗花明。石桥手工纸的命运,如同中国传统手工艺的缩影。可叹千年传承的技术,经不住蝶翼上扇起的轻风。

“石桥黔造纸合作社”正是为了应对这样的“蝴蝶效应”而生。花草纸之后,云龙纸、彩蝶纸、迎春纸等上百种新纸品相继被开发出来,其中,迎春纸入选国家图书馆、国家博物馆指定的古籍文物修复专用纸,石桥黔造纸合作社也被列入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护基地。但王兴武说:“这些都不是我的终极目标。”他曾专程到日本考察和纸工艺,深为叹服,“我只希望能做出日本和纸那样水平的手工纸,让石桥成为真正的手工纸之乡。”

然而,手工纸在石桥日趋濒危。我在“纸街”穿行,试图捕捉更多“手工纸之乡”的气息。石桥据说有60多家纸户,纸街是纸户最集中的地方,却只见到一家正在抄纸,另有一家纸店守店的人闲得打瞌睡,还有就是王兴武家的纸作坊,今天也没有开工。

三条若即若离的纸鲶鱼

石桥村有三处独立于村庄之外的建筑:王兴武建在穿洞中的手工纸作坊,潘老三建在村口的手工纸体验馆,余建荣建在谷中的小木屋。

沿着村边的河道往下游走,顺着新注入的支流往前看,前方的岩上生出一只深邃的“眼睛”,这就是石桥村的另一个标志——穿洞,一条流动着暗河的溶洞。溶洞入口隐藏着一家手工纸作坊,如同武侠小说中世外高人的隐居地,作坊的主人是王兴武。

潘老三在大岩脚开了一家纸作坊,还在风景最秀丽的村口开了一家客栈。做手工纸是祖传的手艺,潘老三有很强的绘画功底,懂得客人喜欢什么样的产品。而开客栈,则是因为手工纸不景气,潘老三在西江千户苗寨开过客栈,所以他也知道旅行者需要什么样的体验。

上午,手工纸体验者们排着队,把自己的花草纸作品摆到悬崖下晾晒,然后便到附近的苗寨游玩水去了,回来时天色已晚,正好在潘老三的客栈中打尖住店。晚餐后,客栈中的“手工纸体验馆”灯火通明,经过一天暴晒的花草纸被收集到“潘老师”的工作台前。“白天你们自己动手,见证了一张手工纸的诞生,今晚就再见证一张手工纸如何变成一个手工笔记本吧。”在潘老三的带领下,体验者们全神贯注,生怕毁坏这凝聚了自己心血的纸张。

余建荣是一位手工纸设计师,留法归来,选择了石桥作为自己的创作基地,他在石桥村两条河流交汇处的谷建了一座木楼。木楼门前有一座巨大的混凝土桥,从两座峰间穿过,气势恢宏,让上游的石桥显得矮小,也让溶洞中的暗河显得柔弱。村民们每天经过时可能会抬头观望它,但它从未真正走进石桥人的生活,它的高度和它跨越的距离,让它注定不属于这里。

这三处建筑,如同他们的主人一样,像是和村庄若即若离的“纸鲶鱼”,同时也有着不同的“纸性”。

王兴武的手工纸,侧重于深挖材质本身的属性,他做的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古法纸。

对潘老三来说,手工纸只是媒介,他的“醉翁之意”不在于纸,而在于手工纸衍生出来的产业链。

而余建荣,更多是在拿手工纸做实验,尝试纸张作为全新艺术承载的可能,比如,用没水的圆珠笔在一摞纸上写《道德经》,或者用点燃的香在一页手工纸上烫出《汉语大词典》上的65000个汉字。“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如果你看到因为力度逐渐变弱,每张纸上留下的《道德经》逐渐消减时,会作何联想?看到香在纸上烫字时,字的产生伴随着纸张生命的消逝,你会有怎样的情愫?”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丹寨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丹寨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发布:2017.12.28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丹寨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