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逛爱尔兰

爱尔兰 圣帕特里克 美食 都柏林文学地图

爱尔兰

首页 > 城市观光 > 目的地 > 爱尔兰 > 闲逛爱尔兰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爱尔兰

  • 城市观光以圣帕特里克节为引闲逛爱尔兰,我看到更多鲜活的文化传奇

(撰文/图片_喻添旧、编辑_人)悠扬的风笛声划破城市上空的厚云层,黄金马车从高耸入云的都柏林尖塔下通过,在乔伊斯反复提及的奥康奈尔大街两侧,绿色盛装的都柏林人组成波澜起伏的海洋……每年3 月,都柏林人以盛典迎接圣帕特里克节(St. Patrick’s Day)的到来,那是构筑爱尔兰古老历史和文化的重要部分。以圣帕特里克节为引闲逛爱尔兰,我看到更多鲜活的文化传奇。

神圣之路,历史之路,风光之路

关于爱尔兰圣人圣帕特里克的出身,众说纷纭,一个被普遍认可的说法是他来自威尔士。圣帕特里克的神圣之路从 16岁开始,那一年他被来自北方的海盗绑架,卖到安特里姆郡斯林密絮上,成了一个牧羊少年。6年后,他逃离了爱尔兰岛,当他再次返回时,已经是一位受罗马教廷看重的合格神父。

据说圣帕特里克划着单桨木船登陆斯凯里斯东部的小岛(现在被称为圣帕特里克岛)时并未得到善待,直到他用三叶草向想杀死他的当地人阐明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教义之后,情况才得到好转。此后的传教岁月也并非一帆风顺,据说这位圣人常常需要给怀揣凯尔特式狂爆脾气的农夫以“宽容却有震慑力”的惩罚,例如横跨三座沿海湾延伸的小岛,并在形状如鲸鱼尾的斯凯里斯海岸岩石上留下深重的脚印。如今脚印坑依然可以找到,而冒险踏着湿滑的岩石将脚踩入坑中被认为能带来好运,这也是“圣帕特里克之路”探索行程中最吸引人的一部分。

“圣帕特里克之路”是由世界各地的朝圣者发现的、重溯圣帕特里克传奇的一条路线。5世纪时,16岁的帕特里克在斯林密絮上经历着艰难的岁月,现在,每年 3月 17日纪念先哲去世的圣帕克里特节当天,爱尔兰人总会通过那条不长但很陡峭的路来到斯林密絮顶,放眼远眺,欣赏自圣帕特里克时代起并无多大变化的美景:安特里姆、北爱尔兰和苏格兰的海岸线,以及班恩谷。

位于爱尔兰岛东北部的阿玛郡,有两座大教堂以圣帕特里克的名字命名:其中一座是圣帕特里克圣公会大教堂,坐落在萨利上,优美的景色绵延数英里;另一座更为著名的圣帕特里克大教堂在都柏林城里,教堂旁的公园内曾有一口古井,传说圣帕特里克曾在那里为新皈依的基督教徒施行洗礼。由于这个传说,这座最早建立于 5世纪的教堂几经翻建,今天仍是整个爱尔兰历史中最重要的教堂之一,它不只是一座博物馆,也是著名的城市地标。

美食的气质与精灵的气质

一顿典型的爱尔兰早餐,少不了烤香肠、煎培根、用绞碎的牛肝和猪肝炸制的圆饼、蘑菇、烤番茄,以及烟熏三文鱼,这种略显“粗糙”的搭配方案,颇具凯尔特人的狂野气质。

在爱尔兰传统文化里,三文鱼是智慧的象征,翡翠绿岛的居民相信,吃三文鱼可以变得聪明、有力量。一个流传于民间的神话故事,颇能说明爱尔兰三文鱼的加持威力:传说在纽格兰治的博因河中,曾有一条修炼成精的巨大三文鱼,一位先人耗费了 40年时间与之“斗争”,终于将其钓起;他将大鱼架在火上烧烤,却突然腹痛难忍急需解决,恰好一个少年经过,先人便请少年帮忙照看火中之鱼,并千叮万嘱不可偷吃——因为烤好后的三文鱼只有吃第一口才有增加神力的功效;待先人返回,鱼已烤至香气四溢,先人吃过鱼后并没有感到任何变化,却发现少年似乎壮硕了不少,于是大发雷霆,少年委屈地申辩,原来,他在翻动烤鱼时手指被鱼身烫到,下意识地将手含入口中,就这样意外得到了巨鱼积聚数个世纪的灵气。这个少年便是 Finn MacCool,是最受绿岛居民喜爱的守护巨人。

传说 Finn MacCool曾打败从苏格兰前来挑战的巨人 Benandonner,保护了爱尔兰岛,又在香农河畔挖土造湖,成就了今天风景绝佳的翡翠绿岛。

比博因河巨鱼更具神秘主义吸引力的,是纽格兰治古墓。事实上,关于纽格兰治到底如何定性仍存在争执,古墓的说法比较被大众普遍接受,一些“学者”甚至认为其中曾埋藏着古神话中的希族精灵,爱尔兰人认为这也是可以相信的。这些身材矮小、面容苍老的精灵居住在阴森隐秘的森林中,与守护巨人 Finn MacCool一样,常常帮助人类抵御来自遥远城堡中的邪恶力量。在圣帕特里克节的游行队伍中,人们的装扮常常就取材于精灵,绿色高帽子、黄褐色长发、长胡子是他们的典型形象。在 2014年颇受好评的动画电影《海洋之歌》(Song of the Sea)里也能找到他们的身影。

17世纪末纽格兰治古墓被发现时,早已在 800年前被维京海盗洗劫一空,成为一座灌木丛生的破败土堆。寻找修路石料的当地工匠穿过环绕的乱石进入古墓内部,在狭窄得仅容一人通过的通道内壁发现了丰富的螺旋状和菱形雕刻标记。如今游客也可以像当年的工匠一样,穿过好似能把人挤扁的入口,进入由四面石板搭建的十字形古墓内室,那里曾陈列着一具粗糙的石棺,现在已不见踪迹。

在爱尔兰东部海岸地区超过 5000年的历史中,相比有典籍可查的哲学故事,神话的魅力更令人心驰神往。这种魅力在冬至日那天显得更加非比寻常。每年 12月 21日黎明,初升太阳的光芒会穿破面向东南方的纽格兰治入口上方的孔洞,慢慢沿着石头走廊爬行,照亮遗迹中心的十字内室,而在一年中的另外 364天,巷道内都不曾有光线进入。或许,纽格兰治古墓的建造者们就是以这种敬畏自然的仪式来祭奠死者和他们的神。

都柏林文学地图

如果依照众所周知的文学经典为都柏林画一张地图,按照这张地图,沿着散发神圣光辉的脉络走过利菲河大桥,在圣殿酒吧区的音乐里沉醉一会儿,在庄严的圣帕特里克大教堂之下屏住呼吸,或者在圣三一学院的凯尔经前停驻,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这座城市会创造出如此众多的伟大作家。

都柏林的文学旅程,可以从位于帕内尔广场北街的都柏林作家博物馆开始。这里系统讲述了爱尔兰作家留下的文学遗产,即使是文学的基础入门者也可以看得津津有味。二层小楼里的大部分收藏品来自于乔伊斯、叶芝、萧伯纳等作家的个人捐献。展览以传统的爱尔兰诗歌与凯尔特故事作为开端,乔纳森·斯威夫特是这一部分最重要的起始人物。一些珍贵的原版资料,例如詹姆斯·乔伊斯的亲笔签名,即便在“乔伊斯中心”(距离此博物馆几个街区)也是看不到的。斯威夫特恐怕是拥有半身塑像最多的爱尔兰作家了,作家博物馆二楼的楼梯口也有他的铜质胸像。1743年,雕刻家彼得·席麦克倾力制作了 14尊大理石半身像,随即被收藏于圣三一学院图书馆的长厅两侧,其中最为栩栩如生的,就是现在位于长厅入口右侧的斯威夫特像。这座雕像与厅内展示的爱尔兰最古老竖琴,以及万世珍典凯尔思圣书,是圣三一学院不可错过的三样镇院之宝。

如今这位伟大讽刺作家的尸骨埋葬在圣帕特里克大教堂的地板之下,教堂的西南角展出有他的墓志铭、另外一座半身像、死亡面具、复刻头骨、初版《格列佛游记》以及“都柏林市自由奖章”的羊皮纸证书。斯威夫特 1713年至 1745年在此教堂担任教长,并永远留在了这里。

从作家博物馆到圣三一学院,再到圣帕特里克大教堂,然后向北折返,穿过利菲河上的奥康奈尔桥,便是乔伊斯的世界了。这个孤傲的人在短篇小说《死者》中写道:“人们每次经过奥康奈尔桥时都会看到一匹白马。”这成为短篇小说集《都柏林人》中最著名的桥段。作为乔伊斯的代表作,《死者》被镌刻在乔伊斯中心的房间墙壁上——它确实比《尤利西斯》要容易阅读得多。乔伊斯中心的三楼复原了作家成名前简陋的生活空间。乔伊斯当年穷困潦倒,其卧室局促到令人心慌,狭窄短小的床铺无法睡下任何一个成年男人;没有衣柜,衣服随意挂在半开的五斗橱抽屉上;床头柜和书桌不分彼此,一些便条纸和信封随意贴在床头。

乔伊斯中心往南不远的厄尔街上,树立着乔伊斯的雕像,面对高耸入云的都柏林尖塔——这座新的、地标式的纪念碑对于古老传统的颠覆和反叛,正如乔伊斯与叶芝之间的分歧一般明显。在奥康奈尔大街的一家餐馆里,刚满 20岁的乔伊斯曾与37岁的叶芝会面,年轻气盛的乔伊斯在交谈中占据了主动,从朗诵他光怪陆离的短诗开始,以抨击叶芝走上“大众之路”结束。虽然事后乔伊斯反复强调自己从未轻视过叶芝,但还是在某种程度上“逼迫”乔伊斯自己走上独一无二的文学道路。

在涂鸦流行的圣殿酒吧区,曾经互不相让的大作家们终于以“爱尔兰国宝”的身份共聚一堂,叶芝、乔伊斯、王尔德、萧伯纳、贝克特被绘制在同一幅画作里,成为都柏林不灭的灵魂象征,像穿过城市的利菲河一样经久不衰。每当微风轻抚河面,都柏林人和帆船在河边停留,遥望靠近码头的形如竖琴的塞缪尔·贝克特桥,就连海鸥也不肯离去,好像在此等待戈多。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爱尔兰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爱尔兰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发布:2018.03.23

城市观光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爱尔兰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城市观光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城市观光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