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斯马尼亚,世界尽头的美好生活

做了5天澳洲农民 南半球的下午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

首页 > 海滩海岛 > 目的地 > 澳大利亚 > 塔斯马尼亚,世界尽头的美好生活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城市观光澳大利亚唯一的岛州,也是最靠近南极的岛屿,还是《加勒比海盗》的取景地
  • 海滩海岛塔斯马尼亚岛远离大陆,是澳大利亚唯一的岛州,也是最靠近南极的岛屿

(撰文/图片_喜喜、编辑_Rita)塔斯马尼亚岛远离大陆,是澳大利亚唯一的岛州,也是最靠近南极的岛屿,还是《加勒比海盗》的取景地。这是一个没有受到污染的地方,人少,景美,能徒步国家公园,能自驾车驰骋天地,也能在农庄过恬静的日子,吃各种美味的有机食品……我对美好生活的各种想象,竟然都在这“世界尽头”实现了。

做了5天澳洲农民

2015年,澳洲政府向中国18—30岁的年轻人开放了打工度假,作为一名超龄女青年,我只有羡慕的份儿。说来也巧,我去塔斯马尼亚的时候恰逢收获季节,在网上用“沙发冲浪”搜寻住宿地,发现一位急需人手的农场主Wayne,于是,我便住进了他距离塔斯马尼亚首府霍巴特50公里的有机农场,以劳动换取免费住宿和食物。

Wayne开着一辆蓝色皮卡来接我,他45岁,因为长年从事农场劳动,身材瘦削,精神矍铄,行动迅猛。他一把抓起我的大包放在货架上,招呼我上车,一脚油门,皮卡一路扬尘驶向农场。

按照Wayne的介绍,我每天的主要工作是除草、浇水、喂马和羊,还有根据各类蔬菜瓜果的成长情况施肥或是收割。我的脑子里情不自禁展现出一幅美丽的画面:在广袤的农场上,每天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悠闲地喝着咖啡,饿了去地里摘点蔬菜做午饭,没事就溜达一圈,拔几个梅子当饭后甜点……

40分钟之后,手机信号彻底消失,农场到了。和我的想象差不多,这里绿树成荫,马儿和绵羊在草地上慵懒地散步。背着行李走出车库,首先欢迎我的是一些无组织无纪律的丛林苍蝇,好在我已经和澳洲人民一样习惯了“人蝇共存”,用一只手胡乱驱赶一下了事。

农场的住宿地结构简单,三个卧室、一个客厅,加上厨房和厕所。整体为白色调,干净、实用,一如Wayne的性格。我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床,洗好的床单、被罩整齐地叠放在一边。Wayne大概看出了我迫不及待想尝试农场工作的心情,拍拍我的肩膀说:“冷静,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会迎接艰苦的一天。”

塔斯马尼亚的夏日,天亮的极早,我被闹钟吵醒,挣扎着爬起来,Wayne已经在做早饭了。因为没有手机信号,他唯一的娱乐就是听收音机,此时里面正在播放爵士乐,给这个平静的清晨带来一丝优美的气息。

装水,戴草帽,涂防晒霜,喷防蚊虫喷雾,七点整,我和Wayne翻过铁栅栏来到菜园,开始工作。这里种着蒜、花菜、萝卜、卷心菜、土豆、西红柿、豌豆等,每天都要检查它们的生长情况,根据实际需要浇水、施肥、除虫。今天我们首先要做的是除草和拔蒜。这些工作听起来并不复杂,为什么要这么早就开工?Wayne说:“在农场工作,太阳是最大的敌人。澳洲处在臭氧洞的边上,紫外线出了名地厉害,所以工作都尽量选择清晨和傍晚。除草和采摘其实不算什么,挤牛奶才辛苦,凌晨就得起床,还得有专业、娴熟的手法。”

看来,农场的工作远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轻松愉快。我学着Wayne的样子,弯腰站在半米高的杂草中,用类似镰刀的工具用力把草斩断。烈日当头照,苍蝇满脸跑,不时还能发现几条不知名的小虫在手上爬,吓得我扔下工具就跑。5个小时过去,我才除出很小一块面积,但已经感觉浑身酸痛,胳膊完全抬不起来了。想起昨天脑海里浮现的那幅“完美画面”,不禁哑然失笑。

欣慰的是,“劳动者得食”——早饭和午饭的有机食材都来自我工作的这片菜园,随手从地里采一些蔬菜,加入盐和油醋汁,就是很好吃的蔬菜沙拉,清新质朴。

第二天,Wayne安排我包装蔬菜。这个工作很简单,昨天在菜园里摘的蒜,把坏的、软的、发黑的、有虫子的、熟过头的统统挑出来,其余的绑在一起,称重,打价签,熟练了就很轻松。我和Wayne一边听着电台的节目一边聊天,聊我在澳洲一个多月的旅行,交流旅行经验,听他讲述农场忙碌而充实的生活。Wayne曾经周游过几十个国家,还在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在天津和福建漳州教英语。从他的言谈中,我可以真切地感受到,选择回归田园、做一个农民,让他感到自豪和幸福。后来几天,在Wayne的帮助下,我和农场那些温顺的马儿成了朋友;我给他做了几次中国菜,我们一起听黑豹、崔健和窦唯,他帮我练习英语,我帮他复习中文……

5天之后,我已经习惯了这种与世隔绝、简单重复的生活,却又要离开了。看着最后一次亲手摘下的大蒜、土豆、卷心菜、甜豌豆,竟有一丝不舍。

南半球的下午,有滋有味

经朋友介绍,我借住在塔斯马尼亚Bicheno小镇的一位大叔Mike的家里。大叔热心极了,不仅同意去车站接我,还贴心地询问我是不是素食主义者,有什么忌口,因为他要带我去朋友家参加每月一次的周末大餐!我马上回消息:放心吧,我们中国人什么都能吃!

坐小巴到达小镇,Mike大叔正倚着皮卡的车门等我。他今年55岁,单身,在本地一家高端酒店工作,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开着一艘小型游艇带客人巡游Coles Bay。他同时也是海钓爱好者,自家院子里就停着一艘小游艇,供他随时出海钓鱼。但这小艇的体积搭配Mike大叔壮硕的身躯,让我觉得随时都有翻船的危险。

一进门,Mike就迫不及待地抓起桌子上堆满的各类零食送进嘴中,难怪路上他一直对我说,每天嚷嚷“明天就减肥”,但这愿望总也实现不了。Mike绝不是一个旅行爱好者,在这个只有200多人的小镇一住就是大半辈子,但他对生活无限热爱,虽然免不了要抱怨这里太多让人眼花缭乱、欲罢不能的美食美酒,害得自己体重一路飙升,从“帅小伙”变成了“胖老头”。

我也学着Mike的样,随手抓了一把零食塞进嘴里大嚼特嚼,心中暗喜遇到了“同道中人”。我乐意和热爱美食的人做朋友,这说明他们勇于尝试新鲜事物,且对未知充满好奇心。我充满期待地问起晚餐,Mike大叔一挥手:“今晚随便吃点,要留着肚子明天大吃大喝!”于是,当晚大叔随便炸了几条鱼柳,还装模作样地放了几片标榜健康的蔬菜摆盘,随后我俩伴随着他那个年代最流行的民谣歌手Bob Dylan的歌曲干了4瓶啤酒。

第二天早上7点,我努力睁开紧贴在一起的眼皮,挣扎着离开温暖的被窝,和Mike一起带酒店的客人出海玩。这是来自纽约的一家四口,走过洞穴、峡湾,两个孩子看到企鹅、海豚、海象等动物,兴奋得直跳。Coles Bay果然美不胜收,碧蓝的海浪拍打着船舷,我却一直都在想象下午即将开始的那顿大餐到底有多丰盛。Mike说,那里是老饕的下一站天堂。

下午3点,我们来到Mike朋友的家。这里面朝大海,院子里泛着青草的香气,随处可见怒放的野花,枝繁叶茂的大树下有一张长长的餐桌,亚麻桌布上摆着闪闪发亮的白色餐盘,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在桌上,光斑摇曳。

主人开始上菜了:意大利萨拉米配泡菜奶酪、白煮螃蟹、生蚝两吃、新鲜果蔬、冷切拼盘……面对如此多的美味,有着强烈选择困难症的我实在不知该从哪个下手。我强压内心的狂喜,假装斯文地每样拿了一点,和大家一起坐在巨大的树阴下,大口吞咽。鲜得无法形容的生蚝,爆破在口中的汁液带着大海的深邃气息;新鲜的蟹腿,轻轻咬开,肉质甜美柔嫩;腌渍橄榄与萨拉米,肉香与果香完美交融;再来一勺水牛奶酪番茄罗勒沙拉,丝滑香浓,汁水满溢……大家和我一起举起一杯雪利酒或者冰过的白葡萄酒。

这个有滋有味的南半球的下午,成为我在澳洲的绝美回忆之一。在Mike大叔家住了3天,我没再碰过速食食品,也忘了世界上还有“卡路里”这个词。

对每个人、每棵果实都充满感情

15天后,我回到霍巴特,此次塔斯马尼亚环岛之旅接近尾声。来自马来西亚的Peter大叔已经在当地住了28年,他决定开车带我去看看“属于本地人的霍巴特”。

霍巴特的萨拉曼卡市集(Salamanca Market)是南半球最大的露天市集,每周六举行,风雨无阻。萨拉曼卡这个地名取自于威灵顿公爵1812年在西班牙萨拉曼卡省的一个战役,如今这里是霍巴特的市中心,许多老房子改为酒吧、酒店、商铺、超市等,因为临近港口,地理位置优越,总是十分热闹。每到周六,道路不再通车,大概有300多个摊位集中于此,深浅交错的蔬菜,奇形怪状的南瓜,各类说不出名字的菌类,齐齐排列。当地政府十分鼓励居民出售本地产品,以减少因为运输而产生的空气污染。

市集售卖的产品,大都是本地农夫们在自家院子或农场种植的新鲜有机蔬菜,或是自己手工做的有机食物,既非批量生产,也不使用化学农药,他们对每一棵果实都充满感情。

这正是我所喜欢的菜市场应该有的样子,每个摊主都有说不完的故事。一个摊子一个摊子逛过去,没等我们开口说话,摊主就热情邀请我们品尝他们的食物:晶莹剔透的蜂蜜,鲜翠欲滴的番茄,发酵到恰到好处的葡萄酒……

逛这个市集最大的乐趣是边逛边吃。随手买上一块胡萝卜蛋糕,立刻爱上这个味道,混合着奶酪和鸡蛋的醇厚。随后又被空气中飘散的阵阵烧烤香味所吸引,不同口味的香肠在摊主们的精心煎烤下,鲜嫩多汁,让人欲罢不能。还有使用当季食材手工现做的比萨饼,也令人食指大动。碰到不认识的本地特色蔬果,我都会买上一把,并向摊主询问烹饪手法,打算回头借用Peter大叔的厨房,给他展示一回融合了中国元素和本地风味的fushion料理。

小到市集,大到整个塔斯马尼亚岛,都有着一种松弛的人际关系,或许这才是让Peter扎根这里28年的原因。Peter今年50岁,在一家老人院做护工,离婚后,他的单身生活也十分充实、健康,周末去酒杯湾远足,长假和几个同样是亚洲移民的朋友去摇篮扎营,晚上看着星空喝酒聊天,回忆当年初来乍到时那段有些艰辛的岁月,一起欷.一番。

我的塔斯马尼亚之旅在霍巴特画上了句点。离开那天,天很蓝,云很白,阳光灿烂得刺眼。旅行就是这样,总有那么一片天空,以前我不曾看过,总有那么一片土地,以前我不曾想过会有这么多平凡而有趣的故事发生。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塔斯马尼亚州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塔斯马尼亚州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发布:2018.03.27

城市观光 海滩海岛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塔斯马尼亚州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城市观光 海滩海岛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城市观光 海滩海岛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