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芬兰散个步

芬兰 千湖之国 赫尔辛基 湖区

芬兰

首页 > 城市观光 > 目的地 > 芬兰 > 走,到芬兰散个步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城市观光这个穿越了北极圈的“千湖之国”,它的灵魂隐藏在广袤的大自然中,一旦深入,难免沉迷

(撰文_Lostlatte/张海律、图片_Lostlatte、编辑_Rita)这个穿越了北极圈的国家被称为“千湖之国”,它的灵魂深深隐藏在广袤的大自然中。芬兰人也按照自然的节奏过日子,并时时充满感恩之心。夏日,这里的生活格外生机勃勃、丰富多彩,无论摩登的赫尔辛基,还是蓝色迷宫一般的湖区,都可以用最轻松自在的方式去行走,一旦深入,难免沉迷。

为生活而设计

浏览过新古典主义的老式建筑后,我走在经历岁月冲刷的石子路上,接受那些“最芬兰的设计”对眼睛的挑战。芬兰人坚定地奉行极简主义和实用主义,亲近大自然,充分挖掘和应用天然素材。这种带着点小小任性的坚持,使得他们的许多作品独具特色,让人怦然心动。芬兰著名的品牌,如Iittala 玻璃器皿、Arabia 陶瓷、Marimekko 的面料和家居产品,都是这一设计理念的实践典范。

我走进Nounoudesign 玻璃饰品店时,阿努·潘蒂宁正忙着进行自家店铺的新一轮橱窗摆放,她一边小心翼翼地摆弄着手中好看的玻璃杯,一边和我攀谈起来。潘蒂宁的生意不错,同时在为Iittala 和Marimekko 两大企业设计玻璃杯。这个中年女人居住在芬兰最古老的玻璃生产基地——Nuutajarvi玻璃村,这里早在 1793年就有了第一家玻璃吹制工厂,这门技艺完整传承至今。

潘蒂宁 2003年成立了自己的独立品牌,以越来越浓烈、奔放的色彩,展现着迥异于芬兰设计传统的野性面,仿若是马蒂斯将严苛极地中精雕细琢出的艺术品带到了非洲去上色。自己动手惯了的害处在于,量产难以跟上创意,尤其对潘蒂宁这种从不接受“量产产品”的艺术家来说,亲力亲为打造每一件作品绝对是一个与自己较劲的苦难过程。幸好,闹市里的店主身份,一定程度上平衡了这位乡下玻璃匠人的生活节奏。平时,在村里一张罗,就有工艺师甚至是不惧竞争的同行跑来帮忙;周末,跑回赫尔辛基市中心守着小店,等熟人点评,看陌生人的反响。

极佳的动手能力,是芬兰人与生俱来的本事,由此而诞生的创意设计,从功能到外形都与自然环境息息相关。潘蒂宁服务的两大客户 Iittala和 Marimekko,作为芬兰民族工业设计的旗帜企业,也都是粘着泥土气,从地里爬出来的。

Marimekko的金牌设计师梅嘉·伊索拉,在西班牙的罂粟花田间迸发灵感,将各种颜色的花瓣在白布上四散开来,这种罂粟花图案(Unikko)的花布,在北欧夏季的刺目阳光下呈现出最为小清新的品质。在中国的廉价纺织品批发市场上可以轻易找到这一设计图案的仿货,比如枕套、被套。20世纪 50年代,一家小印染厂的老板娘Armi Ratia将当时经验少得可怜的梅嘉招至麾下,给予这个年轻姑娘无条件的信任,而这也成为 Armi最成功的投资。梅嘉设计的布匹和裙装带着浓烈的乡土气息和宽松的气质,与时年追逐紧身的风潮背道而驰。20世纪 60年代,Marimekko推出名为 Tasaraita的便服,宽松,图案带点中性,某次美国总统大选时,替夫造势的肯尼迪夫人一连换了七套被解读为男女平等的“乌托邦意义”的 Tasaraita,使得Marimekko成为国际大热的品牌,梅嘉设计的艳丽图案也成了北欧品质的代表。

得益于这个国度上千个清澈的天然湖泊,Iittala公司一百多年来由数十位天才设计师打造的玻璃制品,切合了本国民众对国家自然形象的认同以及外国人对芬兰的想象。1956年,Timo Sarpaneva以字母i为线条设计了玻璃杯,那个红色的“i”从此成为Iittala公司的显著标识。芬兰设计之父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1898-1976)1936年为Iittala设计了至今仍属超前的作品 Aalto Vase,这尊“冰蚀湖”花瓶的曲折外缘突破了传统的对称样式,象征着芬兰湖泊的不规则形状,被摆放在千家万户的桌子上,盛放糖果、纸片或烟灰。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芬兰的设计师们只致力于使艺术品成为触手可及的生活用品,从来不去管那些“今天不知道明天的流行趋势”。以首都赫尔辛基为中心的芬兰设计,吸引了全球越来越多的目光,2012年建城 200周年之际,赫尔辛基收到一份生日大礼——继意大利都灵和韩国首尔后,成为国际工业设计协会选定的“世界设计之都”(WDC)。

精品建筑,就在不远处

不知还有哪个首都,会在国家独立后,将曾经的外国统治者的雕像立于市中心。反正赫尔辛基就这么做了,从 1894年起一直保留着给予芬兰充分自治的俄国沙皇亚历大二世的铜像,与半个世纪后率军抗俄的马达汉司令的像隔街相望,似乎泯去了历史恩仇。这一片照着“前朝帝都”圣彼得堡市政规划而来的建筑群,东西两侧的内阁大楼和赫尔辛基大学简直是冬宫的漂亮翻版,而被这两座新古典主义风格的黄色大楼迎上古老阶梯的,则是著名的赫尔辛基大教堂。这座建于 1852年的路德派新教教堂是建筑大师恩格尔的杰作,古希腊神殿式的白色廊柱,支撑着乳白色的教堂主体和有着淡绿色青铜圆拱的钟楼,气势宏伟。它站在露天自由市场海港的制高点,统领着市中心一字排开的一系列重要建筑——南港旁边的赫尔辛基市政厅、芬兰总统府、最高法院,以及瑞典王国大使馆。当年沙俄统治者的上帝,也被奉于不远处海港东边那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最大的乌斯别斯基东正教教堂中。

赫尔辛基大教堂向西走差不多 10分钟,就是赫尔辛基的门户——中央火车站。由于大门两侧矗立了手持灯球的“四大金刚”,初来乍到的游客可能会误认为这是某座古代文物博物馆。芬兰的国宝级建筑师沙里宁,20世纪初同时设计了这座火车站和街对面不远处的芬兰国家博物馆博物馆较为规矩地呈现着民族浪漫主义风格,而火车站则是他古典主义建筑的代表作,沉稳的钟楼和入口大厅的扇形轮廓形成恰当的对比,有古典之厚重格调,但又高低错落,方圆相映,因而生动活泼,被视为 20世纪的建筑艺术精品。

赫尔辛基最受欢迎的“到此一游”景点——岩石教堂,距离火车站也不远,这个漂亮的飞碟形建筑就落在一片比周围街道高出 8—13米的乱石堆中,不找个制高点观望,就没法看出它那半径十来米的淡蓝色铜制圆形拱顶。与其说建筑师 Timo和 Tuomo Suomalainen兄弟是就地取材,不如说他俩是直接从岩石中刨出了一座教堂,颠覆了人们对于教会高高在上的习惯性认知。走过隧道状的入口走廊,来到由一百条放射状梁柱支撑的教堂内部,四壁保留着原始的挖凿痕迹,石面的颜色深浅不一。椭圆形的黄铜穹顶与粗糙的岩壁呼应,充满力量的美感。阳光从穹顶周围的玻璃屋顶漫射下来,神坛沐浴在柔和的光芒中,令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除了著名的赫尔辛基大教堂乌斯别斯基教堂,以及岩石教堂,2011年,在赫尔辛基最核心的康比商业区,又有一座耀眼的全木质结构教堂,像一艘刚编制好的大木船般驶进了广场。这座静默礼拜堂与周边琳琅满目的购物中心与略显喧闹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里并不举办祈祷仪式和教会活动,然而每一个路人都可以自由进入,隔绝尘嚣,默然静坐,澄净心灵。

“不远处”,是对赫尔辛基任何两座建筑距离的最恰当描述,这样的规划非常适合漫步或是骑自行车出行。早晨从露天自由市场港上岸,走 10分钟到南边的设计博物馆看看,再坐三站地铁去到已然算是西郊的旧电缆厂看个摄影展;黄昏时,从火车站走 10分钟去歌剧院看一场西贝柳斯。

即便市区的公共交通极其方便快捷,在这个地理尺度极小的城市,当地人还是愿意走路办事,“懒得乘车”。作为游客,我也更愿意边走边看,这座城市积淀了 200多年的文化历史底蕴,或许就呈现在公园一角的塑像上、建筑外墙的浮雕中,以及路边捧书阅读的女孩不经意的微笑里。

可以品味沧桑,也可以来点啤酒

露天市场,是赫尔辛基必逛的旅游景点。一年到头,热情的摊主都在橙色的顶棚下展示着这个城市生气勃勃的生活方式。当地人也喜欢在海边集市徜徉,阳光充沛的夏天,坐在海岸边,晒着太阳,喝着啤酒,波罗的海微风徐徐吹来,成群的海鸥漫天飞翔,一边是熙熙攘攘的集市热闹,一边则是慢生活的悠闲自在。

露天自由市场的南码头,是航向世界文化遗产芬兰堡(Suomenlinna)的起点。一条叫作哈维斯·阿曼达的美人鱼被点化成了铜像,历经百年风雨,笑意依旧温柔,打量着络绎不绝的登船游人。她象征着赫尔辛基这座城市的诞生。

15分钟后,世界最大的海上要塞芬兰堡到了。这是一组始建于 1748年的链式防御工事,由瑞典工程设计师奥古斯丁·厄伦斯瓦德设计,横跨了赫尔辛基外的 8座小岛。看似坚不可摧的军事城堡,却在纷飞的历史硝烟中多次易主。第一次,是 1808年 5月 3日,新近崛起的沙俄军队轻取赫尔辛基,从海陆同时合围这个时名瑞典堡(Sveaborg)的巨大工事,迫使走投无路的守军投降,结束了瑞典人在芬兰长达 7个世纪的统治。

第二次属于未遂,是 1854年克里米亚战争的北扩篇,英法和奥斯曼联军组成的舰队对城堡连续炮轰了 47个小时,工事遭到严重破坏,但俄军最终守住了它,并一直持续加固,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第三次,是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布尔什维克遵守之前的许诺,让沙皇曾经统治的芬兰获得独立;次年,工事改名“芬兰堡”;又过了一年,这个新生国家往岛上派驻了自己的军队。时光荏苒,硝烟与血腥付与流水,当年的炮台、城堡、军营都被完好保存下来,与脆弱不堪的防线相比,这座要塞更像是一个建筑奇迹。

今天的芬兰堡几乎可以看作赫尔辛基的一个区,岛上住着将近 1000居民,城堡要塞设施和当年驻军的建筑物被改建成居民住宅、艺术家和手工艺人的工作室、博物馆,游客可以参观灯塔、潜艇、海关博物馆。每隔三个月到半年,当地人就把岛上木房子的墙刷成另一种颜色,搞得那些百年历史的旧房子看不到任何沧桑。岛上有邮局、小饭店、啤酒屋,其中 Suomenlinna Brewery 提供三种芬兰堡本土酿造的啤酒——“芬兰堡光辉”“芬兰堡派对”和“赫尔辛基波特”,赫尔辛基市区的人们也愿意摆渡到这里来喝个痛快。岛上的生活自然比不上市区繁华、热闹,然而没有居民愿意离开,这里就是他们最可爱的家。

漫游湖区,追逐午夜阳光

初夏,乘车穿梭于林间公路,清凉的风拂过面庞,路边偶尔浮现出一座森林小屋,随即又隐匿在茫茫绿色之中。芬兰的湖区是一个由湖泊、岛屿、河流和运河组成的蓝色迷宫,其间穿插着森林脊,绵延数百公里,宁静,绝美。

在芬兰艺术蓬勃发展的黄金时期,那些葱郁的森林、起伏的丘和覆盖着芬兰中部大部分地区的波光粼粼的湖泊,成了芬兰国家风景的同义词,也成为芬兰民族精神最为重要的发源地之一。画家艾克塞利·加仑·卡勒拉(Akseli Gallen-Kallela)、艾洛·亚勒内菲特(Eero J·rnefelt)、摄影师英哈(I. K. Inha)等人费尽周折,在芬兰四处游历,将如画美景绘入芬兰的民族意识之中。也因此,前往湖区的旅行,就如同是进入芬兰民族精神中心部位的一次旅程。

位于芬兰东南部的塞马湖(Lake Saimaa)是芬兰最大的湖区,面积广阔,四周布满迷宫般的湖道,众多公开水域分支与海峡相连,其间又星罗棋布着许多岛屿。在这里能够充分感受到芬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理念,每一处的风景都如画一般美丽,可以随时停下脚步欣赏,如果运气好,还有机会看到塞马湖环斑海豹憨态可掬的笑脸。

芬兰“农家乐

夏天一到,芬兰人就在日历上写下“Vacation”,携家带口地前往有湖泊、有小岛、有森林的地方。对芬兰人来说,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一家人一起回归自然,呆在恨不得方圆五百里都没有人烟的湖边小木屋(Cottage)里。这种度假方式只能用“天然”来形容,木屋群落里,不仅自然风光是“天然去雕饰”,从生活节奏到餐厅陈设,都有一种去工业化的“原始感”。

据当地人描述,芬兰人的湖区生活节奏是这样的:白天睡到自然醒,午后就在 Cottage外的院子晒太阳,或带着渔竿到湖边垂钓(总能收获满满),或到森林中摘蓝莓、采蘑菇,或驾着小船、划着艇在湖中畅游大半天;晚上八九点钟,天依然未黑,开始享受最重要的节目——芬兰式桑拿,在 Cottage必备的湖边桑拿房中把自己蒸得热热的,然后一路小跑跃进冰凉的湖水中,来回多次,乐此不疲;随后喝喝啤酒,聊聊天,直到凌晨时分,天色稍暗,才依依不舍地去睡觉……同伴戏称:“这就是芬兰的‘农家乐’嘛!”只是,无论在精神上还是肉体上,芬兰人都希望以最尽兴、最自由的姿态伸展。

塞马湖区是一个享受夏日欢乐的好去处,即使在旅游旺季,这里也是人烟稀少。我们住的 Hotel & Spa Resort Jrvisydn,湖边小屋使用纯粹的木材与石头,有着特别质朴、原始的感觉,是真正走心的设计,也再次显现了芬兰人对自然一贯的崇尚态度。除了蓝得让人心醉的湖水和舍不得说再见的午夜阳光,这里还有呼吸间能品到芳香的纯净空气,以及一个个被鸟鸣声唤醒的清晨。

当然,这里也绝不会缺少桑拿,烟熏桑拿、传统桑拿等各种桑拿房密密麻麻地排在一起。穿着传统服饰的大婶从下午就开始预热桑拿房,好让我们在晚饭前刚好可以享用。即使在夏天,湖水的温度也只有几摄氏度,但入乡随俗,我们也和当地人一样,在高温桑拿和冰凉的湖水之间跑了 N个回合,此时冰镇啤酒是必不可少的。经历过芬兰的传统桑拿,我才彻底明白了“水深火热”这个词背后隐藏着多么强大的小宇宙。而芬兰人冬天也会这么玩,洗过桑拿之后跳到冰水里冬泳,据说这样极致的冷热交替有利于血液流通……在芬兰,只要是能住人的房子,一定配有私人或者公用的桑拿房。

蒸过桑拿,每个人都带着一张红扑扑的脸出现在餐厅。晚餐最受欢迎的要数用新鲜三文鱼熬制的浓汤,通常会与芬兰本地产的小马铃薯一同下锅沸煮,加上莳萝和牛奶,起锅后盛一碗,连汤带料一并吃下,绝顶鲜美。

夏日,湖区的黄昏一直延长至午夜,我爱上了湖边的天光云影,更爱上了湖面的色彩变幻,湖水映射出天空中的彩霞,金黄、粉红、幽蓝、紫红……每一个瞬间都如此美妙。

城堡咏叹调

坐落在塞马湖中央岛屿上的萨翁林纳(Savonlinna),是一个标准的北欧小城,人口不到 3万,坐享近 40%的湖水区域,被称为“塞马明珠”。“林纳”在芬兰语中就是城堡的意思,这座城市正是因城堡而兴起。

当整个芬兰还处于部落社会时,萨翁林纳就已是这片辽阔水域中的水路战略枢纽。始建于 1475年的奥拉维城堡(Olavinlinna)是芬兰最壮观的中世纪城堡,也是北欧保存最完整的中世纪城堡之一。走过一座木桥就可以进入城堡,这是唯一的通道,易守难攻。古堡庭园中及东正教的珍宝。

这个古堡可以说是从死亡线上抢救回来的。它最初是为了御敌而修建,后来边境线发生变化,萨翁林纳城不再是芬俄的边界城市,城堡也就失去了战略意义,因为年久失修而摇摇欲毁。1872年,贵族元老院对城堡加以修缮。真正有意义的修复开始于 1959年,断断续续进行了 16载,终于在 1975年古城 500岁诞辰之际得以完成。

使萨翁林纳名扬海外的,除了特殊的位置、古城与湖水构成的如诗画面,还有一年一度、为期一个月的世界级歌剧节——“萨翁林纳国际歌剧节”。每年7、8月是这座小城最受瞩目的时刻,7月初开始,奥拉维城堡古堡中央的庞大“天井”被围裹起来,成为一个临时剧院,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在这里献上咏叹调,引得鉴赏者们纷纷穿林涉水而来,盛装出席,坐在中世纪的古堡内享受音乐的魅力。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芬兰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芬兰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发布:2018.03.27

城市观光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芬兰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城市观光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城市观光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