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贬潇湘之地,幸还是不幸

永州 柳子庙 柳宗元 贬谪 潇湘

永州

首页 > 历史古迹 > 目的地 > 永州 > 远贬潇湘之地,幸还是不幸

坐家、驴行家、影评猿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名人故居为纪念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而筑建
  • 历史古迹作为清代古建筑,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历史上,一个地方因人而传的并不在少数,譬如孔子之于曲阜,譬如诸葛亮之于隆中,譬如苏轼之于儋州,再譬如,柳宗元之于永州

众所周知,柳宗元不仅是一代文学家,也是一位改革家,曾与韩愈一道,发起了唐朝版的“文艺复兴”,主张文道合一,师古的同时又强调创新,极力反对六朝骈文的浮艳习气,从而开创了散文创作的新局面,为中国文学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可以这样说,倘若没有柳宗元的《永州八记》,永州可能会一直籍籍无名,但反过来,若是没有永州水人文,柳宗元也未必能写出这等班马文章。

世间一切,皆是因缘际会

纵观柳宗元的一生,就好像一条抛物线,一起,一落,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如果不是因为柳宗元家学渊源,从小受到母亲的谆谆教导,也许就不会年少得志,21岁便进士及第。

如果不是因为柳宗元出身于官宦世家,其父长期任职于府、县,对当时的社会状况有所了解,也许就不会养成积极用世的态度和刚直不阿的品德。

如果不是因为原生家庭的影响,柳宗元也许就不会萌发革除政治弊端的愿望,从而成为王叔文革新派的重要人物。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柳宗元也许就不会被贬为永州司马,过着形同禁锢的孤寂生涯。

历史就这么的微妙,无数的偶然加必然,造就了无数的因缘际会。

斯人已逝,精神永存

恰如当代诗人臧克家所说:“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着的人,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

柳宗元虽然在官场上郁郁不得志,依然心系国家,体察民情,在《送宁国范明府诗序》中首次提出“夫为吏者,人役也”的民本思想、在《送薛存义之任序》中更进一步指出“民可黜罚”、在《晋问》中提出“所谓民利,民自利者是也”的真知灼见、在《捕蛇者说》中则发出“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的呐喊,自然赢得了所有永州人的敬重,被奉为“柳子菩萨”。

公元1055年,柳拱辰以尚书职方员外郎出任永州知州,创办州学,并于第二年建立柳侯祠,并为之作记。

自此,柳子庙成了柳宗元的化身,更成了永州的精神家园,大门楹联“水来归,黄蕉丹荔;春秋极事,富我寿民”既歌颂了柳宗元的不朽功绩,又直指庙祀主题,充分地传达了永州百姓对柳宗元的敬仰之情。

贬谪之路:千磨万击还坚劲

应该指出,永州自古为蛮荒之地,柳宗元从繁花似锦的长安贬谪至此,严酷的政治迫害、艰苦的生活环境、加之数次无情的火灾,身心皆遭重创,以至于“行则膝颤,坐则髀痹”。

尽管柳宗元以“朔吹飘夜香,繁霜滋晓白”的早梅自喻,仍有一种“寒英坐销落,何用慰远客”的惆怅;尽管柳宗元在《溪居》一诗中说“久为簪组累,幸此南夷谪”,却也只是反话正说;尽管柳宗元写出了《江雪》这样的千古奇诗,但也藏头露尾地暗示了“千万孤独”的心境。

甚至于,柳宗元借述愚溪,油然而生万千感慨:“以愚辞歌愚溪,则茫然而不违,昏然而同归,超鸿蒙,混希夷,寂寥而莫我知也”!

然而,贬谪生涯所受的种种迫害和磨难,并未动摇柳宗元的人生信条,曾在《答周君巢饵药久寿书》中明确表示:“虽万受摒弃,不更乎其内。”

高贵的灵魂,升格为光芒万丈的文坛巨匠

正如余秋雨所说:“毫无疑问,最让人心动的是苦难中的高贵,最让人看出高贵之所以高贵的,也是这种高贵。凭着这种高贵,人们可以在生死出亡线的边缘上吟诗作赋,可以用自己的一点温暖去化开别人心头的冰雪,继而可以用屈辱之身去点燃文明的火种。他们为了文化和文明,可以不顾物欲利益,不顾功利得失,义无返顾,一代又一代。”

柳宗元自始至终都有一颗高贵的灵魂,不流于媚俗,不堕于尘埃,索性寄情于水之间,同时刻苦为学,撰文著书,除了大名鼎鼎的《永州八记》外,《封建论》、《非〈国语〉》、《天对》、《六逆论》等著作,大多是在永州完成的。

当代学者衣若芬曾在《潇湘文学与图绘中的柳宗元》中写道:“柳宗元游历永州水,知识与思想于水间深广开展,潇湘文学中的过客心态经柳宗元对永州乡土的认同,形成了正向的情感,由‘潇湘客’转为‘永州民’,潇湘水之美籍着诗文传播四方,于是潇湘文学的书写不再充满对穷乡僻壤的哀怨,而产生对避世乐土的向往,为‘潇湘’的文学意象汇聚新意。”

在这过程中,柳宗元不仅仅完成了自我的升华,同时成长为一代文学巨匠,堪称所有谪官的楷模。

既然被尊称为“子”,足以说明柳宗元德高望重,以其博古通今的才学及诲人不倦的精神,培养出了一大批可塑之才,既促进了永州的重教传统,同时对湖湘文化具有开启之功。韩愈就曾赞誉道:“衡湘以南为进士者,皆以子厚为师,其经承子厚口讲指画为文词者,悉有法度可观。”

人生自古多磨难,世间冷暖皆自知

就如同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所写的:“古者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

柳宗元同样命运多舛,遂成《永州八记》。

“才与福难兼,贾傅以来,文学潮儋同万里;地以人始重,河东而外,江永柳各千秋”——清代诗人杨季鸾为柳宗元所写的这副长联,内涵丰富,寓意深刻,俨然就是最好的注解。

呜呼!韶华易逝,壮志难酬,诗文却传唱千古,幸与不幸,曷可言哉!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永州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3-5月、9-11月来玩最佳。
永州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樱殇之恋 更新:2018.05.30

名人故居 历史古迹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永州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名人故居 历史古迹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名人故居 历史古迹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