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现在俄罗斯国家公墓里的中国人

俄罗斯 莫斯科 新圣女公墓

首页 > 陵墓 > 目的地 > 出现在俄罗斯国家公墓里的中国人

行走七大洲四大洋南北极旅行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家联盟会员。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陵墓想要了解俄国的前世今生,个人觉得新圣母公墓是一个很好的去处

在莫斯科城的西南部,有一处建于16世纪的墓园--新圣女公墓,这个公墓最早只是一块埋葬修士的普通墓地,起初仅是教会上层人物和贵族的安息之地,到19世纪时不知什么原因它开始成为俄罗斯著名知识分子和各界名流的最后归宿。到了20世纪30年代,原来安葬在教堂里的一些文化名人也被迁移到了这里。这里开始名声鹊起,逐渐成为欧洲三大公墓之一。其实在苏联时期,逝者的最大荣耀是埋葬在红场上克里姆林宫墙边,国家级领导人在列宁墓后有一排胸像,都是例如前苏联国家领导人和高尔基、加加林、朱可夫等等这样的名人,在克里姆林宫墙上的这些铭牌,如果能记录上您的名字,这种荣耀在苏联可谓是无上的光荣,相当于清代的人死后进入太庙一样,可谓是光宗耀祖的极致了。但能上克里姆林宫墙的毕竟是金字塔尖儿上的寥寥几位而已,仅次于上墙的光荣,就是埋在新圣母公墓了。

喜欢俄罗斯低低的云彩

喜欢俄罗斯低低的云彩

新圣母公墓占地7.5公顷,26000多位俄罗斯各个历史时期曾经对俄罗斯历史发展起到巨大推动作用的世纪伟人和其亲属都长眠与此,这里可不是曾经手握重权的人就能进来的,必须是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有着超凡历史贡献的人才有资格。2007年墓地的管理者宣布由于空间不足,这里将不再接纳新的下葬者,政界名人一般都葬到另一处墓地去了。不过实际上,后来偶尔有一些科学和文艺界的名人也挤了进来。就像我看到著名歌唱家柳德米拉.泽金娜的墓,她去世的年份是2009年,横不能她死之前已经预约好新圣母公墓的位置了吧?这里也不是你想进就能进来的地方啊,得死后对你的一生有个历史的评价才有希望进入新圣母公墓。

在俄罗斯人的心中,新圣母公墓不是告别生命的地方,而是重新解读生命、净化灵魂的教堂。新圣母公墓,埋葬了苏联时期的大批名人。每个人都通过自己独特的墓碑,向世人讲述着他们不同的生命故事。以我这个年龄对苏联领导人的了解除了列宁和斯大林,就是那位在联合国脱掉鞋子砸讲台的赫鲁晓夫了。来这个公墓之前我认为以赫鲁晓夫的大名,他的墓应该紧随斯大林安放在列宁墓后面的墙上,没想到他居然跑这里来了。高尔基都“上墙”了,难道作为全世界知名的一代枭雄的赫鲁晓夫还不如高尔基吗?论到历史价值的争议性,高尔基也不是一直高高在上啊,据俄罗斯报纸报道,直到2018年俄罗斯政府才把他的文学地位重新排在普希金之后,也就是说在2018年以前的一段时间,他的文学地位并不是第二名。不过从我这个文盲的角度说说自己对高尔基作品的感受,就两个字:艰涩。

赫鲁晓夫死后没有“上墙”而是安放在这里大概是两个原因,一个是列宁墓后面有斯大林墓,是他亲自下令把斯大林墓移到这里的,他死后肯定不愿跟斯大林挨在一起。再一个赫鲁晓夫是被废黜的领导人,勃列日涅夫这个死对头也不想让赫鲁晓夫光荣地“上墙”得到后世人的瞻仰。但甭管怎么样,赫鲁晓夫绝对是让苏联人爱恨交加的人物,哦!不对!不止苏联人!不说他的死对头美国,就是友好的兄弟中国对他也是有种说不清的情怀,最起码毛泽东是顶反感这个人物了。还有我!

虽然他死的时候我才不到一岁,但他对共产主义的定义绝对毁了儿时的我对美好未来的想象,他居然说土豆加牛肉就是共产主义。还作为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我对共产主义的理解可是整天吃香的喝辣的,关东糖不要钱随便拿,白天黑夜身边都是美女如云。听到他对共产主义的这个定义绝对是五雷轰顶,到手的关东糖就这么没了?美女们也都瞬间烟消云散了?紧接着我十个手指极为痛苦地从蓬乱、擀毡的头发中艰难地钻了出来。

赫鲁晓夫的墓

赫鲁晓夫的墓

赫鲁晓夫本人也知道自己的一生会有很大的争议,对于自己的墓碑的设计也是无法定夺。最后他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感到不解的决定,让自己的冤家对头涅伊兹维斯特内来设计自己的墓碑。就连涅伊兹维斯特内自己都大吃一惊,不无幽默地说:“赫鲁晓夫生前浪费了我好几年的时光,死后还要来耗费我的时间。不过,这次我很乐意干。”今天我在公墓里看到的赫鲁晓夫墓碑高2.4米,由几块黑白两色大理石简单堆叠而成。大理石泾渭分明的颜色对比、截然迥异的形状变化形成强烈的反差,不由得使人联想起逝者是非参半、功过各现的一生;黑白大理石间的穿插搭接,强化了混沌交错的意象,很自然使人联想到个体生命历程中善与恶的交融、对与错的博弈。赫鲁晓夫的头像就位于黑白几何体的中间,双唇紧闭,倔强而深邃地凝望着这个世界。墓碑淋漓尽致地展示了赫鲁晓夫粗犷率真却又温情坦荡的性情,大刀阔斧却又踯躅游移的事功。

黑白两色的花岗石几何体交叉组合在一起,赫鲁晓夫的铜质头像就夹在黑白几何体的托座上。赫鲁晓夫用他那深邃的目光凝视着这个世界。墓碑的基座由四块花岗石板拼成,一块镶嵌着赫鲁晓夫的姓名,另一块镶嵌着他的生卒年代。列宁、斯大林和赫鲁晓夫这三位苏联历史上最著名的领导人和我生活的年代毕竟没有什么交集,但另两位就不同了,一位是苏联的毁灭者戈尔巴乔夫,一位是俄罗斯的建立者叶利钦。戈尔巴乔夫虽然今天活得还不错,但他的媳妇已经提前于他来新圣母公墓占地儿来了。赖莎.戈尔巴乔娃(1932-1999)也就是他媳妇的墓就在这个公墓里的一角,旁边还有一块空地。我想,等戈尔巴乔夫去世之后,也许也会埋在这里吧。

这位苏联第一任也是最后一任总统虽然还在世,但有关他一生的评价也同样是毁誉参半,在西方世界得到基本都是荣誉,诺贝尔奖、两次在美国获得勋章等等。但在自己的祖国,让苏共亡党苏联亡国的戈尔巴乔夫被很多人视为俄罗斯民族罪人和共产主义的叛徒,活活把当时的世界第二大强国给玩没了。最有意思的是2006年,戈尔巴乔夫对中国《环球人物》记者说:“我给中国朋友的忠告是:不要搞什么‘民主化’,那样不会有好结果!千万不要让局势混乱,稳定是第一位的……”

莫斯科凯旋门

莫斯科凯旋门

新圣母公墓里让我最感兴趣的就是叶利钦的墓碑,一个由中国产的白色大理石、意大利产的蓝色马赛克和巴西产的红色斑岩构成,这红蓝白三色恰好是俄罗斯国旗的颜色。这位俄罗斯第一任总统,他的一生同样是毁誉参半,他为了权利和乌克兰、白俄罗斯签订协议致使苏联解体,休克疗法让俄罗斯经济几近瘫痪,物价上涨达五千多倍。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正好二十几岁,清晰地记得卢布从天堂跌倒地狱的经历。前苏联的卢布最高的时候能兑换两美元,解体前的80年代末期一美元只能换来0.6卢布。然后卢布开始崩盘,1990年11月1日,卢布一下贬值到一美元兑换1.8卢布,三倍啊!不到一个月的11月25日,红色苏联解体,卢布彻底失去了国家背书。

我记得在那几年黑市一美元兑换一万卢布的事情也屡见不鲜,“参考消息”曾经登过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馆的一个真事,当年在莫斯科的美国大使馆租金签订的是卢布,一万卢布一个月,最开始美国每个月都得付出将近两万美元,后来苏联倒台卢布崩盘后,一个月只需要拿出一美元换成一万卢布直接交给俄罗斯政府即可。   国有企业的私有化进程让俄罗斯贫富分化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很多金融寡头就像雨后的春笋一样疯狂生长,不但控制了俄罗斯的经济命脉,甚至一度要掌控俄罗斯政治命脉。当年叶利钦也曾被金融寡头们快要逼疯,在新闻节目里对着镜头怒斥寡头们的胡作非为,告诉全世界俄罗斯的金融寡头已经直接危害到俄罗斯的国家安全。虽然当时也替俄罗斯惋惜,不过细想起来你叶利钦在这里声嘶力竭不就是贼喊捉贼吗?要没你的休克疗法,哪儿会出现这么多的金融寡头?

叶利钦的墓

叶利钦的墓

寡头属于金字塔尖儿上的人物,和老百姓离得太远,问题最严重的要属那些跟着寡头一起霸占国家经济果实的大小喽啰们,在金融寡头面前他们是一堆碎催,但在普通人眼中他们可是大神级的人物,当时还有个专属这个群体的名词叫新俄罗斯人。这个群体的平均收入要高出普通百姓70倍,也就是说你一个月要是拿3000元工资的话,人家每个月可是要拿21万啊!我看过一个纪录片,两个新俄罗斯人在酒吧里喝酒,一言不合就开打,把酒吧砸了个乱七八糟。老板报警后警察来了都不敢管,等他俩打累了休息的时候才敢询问事情经过,而且还得客客气气地把他俩请上警车去警局。警察对着镜头说他们到警局后就是做个笔录然后当场释放,我们无能为力,他们权势熏天,我们警察能干的事儿也就是抓一下那些因贫穷迫不得已小偷小摸的孩子。

这样的国家可想而知老百姓当时得多么的绝望,叶利钦当初拿下权利后要复兴俄罗斯的梦想真就成了黄粱一梦,最初几年全力倒向西方的外交政策并未换来西方的经济支持与援助,相反还勾结着国内的金融寡头们蚕食俄罗斯的经济和政治空间。逼得叶利钦也是乱了章法,更换总理和议会闹僵成了家常便饭,尤其1998年他委任的新总理,年仅35岁的基里延科上任的时候,我真理解了什么叫有病乱投医。还好的是在世纪之交的1999年12月31日,他将权力移交给普京,让俄罗斯进入到普京大帝时代,俄罗斯才开始缓了口气。在家安稳地过了几年退休生活,2007年4月25日,76岁的叶利钦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普京亲自下令给叶利钦在新圣母公墓给修建了陵墓,就是那面俄罗斯三色旗的墓。但是从他墓地的规模和位置,可以看出他在俄罗斯人民的心目中地位。

新圣母公墓里还有一个最为诡异的墓,是戏剧大师果戈里(1809-1852)的。果戈里死后原本是葬在另一座修道院,但是1931年这个修道院被拆迁,于是被苏联政府迁葬到新圣母公墓。在迁葬过程中发现了几件怪事,一个是发现尸体居然是俯卧的,于是有传言说果戈里下葬时并没有死。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是,尸体的头颅不见了,据说是果戈里的一位狂热崇拜者戏剧家巴赫鲁申偷走了他的头颅,被发现后交了出来。另一种更诡异的说法是他侄子本想把他的头颅带回俄罗斯,但途中他侄子和果戈里的头失踪在北欧,更玄的是连整列火车都失踪了,所以果戈里的头至今仍下落不明。迁葬后,在果戈里的坟墓上原本树立了他的一座胸像。不过果戈里生前曾留有遗愿不希望在坟墓上树立任何雕像,2009年果戈里诞辰200周年的时候,将果戈里墓恢复原样,胸像被送给了某个戏剧学院陈列,而胸像的位置树立了一座十字架。

俄罗斯莫斯科陆军学院

俄罗斯莫斯科陆军学院

距离果戈里墓不太远的地方,是戏剧理论大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1863-1938)的墓。说他的名字可能很多人比较陌生,其实就是周星驰在《喜剧之王》里推崇的《演员的自我修养》那本书的作者。他为什么能进到新圣母公墓来呢?具体他有多大丰功伟绩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德国的布莱希特和中国的梅兰芳并称为三大表演体系!怎么样?有这一条就够了吧?新圣母公墓里的名人太多了,每一座坟墓后面可能都有非常不一般的故事。我只能匆匆走过,一些名人墓地,比如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画家谢洛夫、著名演员吉洪诺夫(《春天的17个瞬间》里演施季里茨的那位)、著名导演邦达尔丘克、前总理切尔诺梅尔金等等。

这座公墓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里面居然还沉睡着三个中国人,王明、他的妻子和女儿。可别忘了,这个公墓就是许多俄国人都打破脑袋都挤不进来的,怎么三个黄皮肤的中国人却堂而皇之地安葬在这里呢?我想王明毕竟是代表共产国际的原因,在苏联接受的革命培训,委派到中国来指导监督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吧。虽然他一个人在历史上居然能成为既犯过左倾错误又犯过右倾错误的全面性错误人才,但毕竟他强大的苏联背景可是没有第二个人能拥有的。所以说这里也许是王明最好的归宿,1974年他要是在国内去世的话,能不能进八宝山都是问题。在王明墓斜对面不远处,是王明的妻子孟庆树(1902-1983)的墓。这夫妻感情似乎不好,没有合葬,而是分别埋在不同的地方。

这里同时还安葬着王明夫妇的女儿王芳妮(1932-1985)。据说王明一共有二子一女,两个儿子至今仍在莫斯科生活。女儿是个飞行员,曾经认保加利亚共产党领导人季米特洛夫为养父,所以墓碑上写着她的名字是法尼亚.格奥尔格耶夫娜.季米特洛娃。括号里是她的中文名字,不知道为什么拼出来却是“王芳”。是是非非终究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今天的王明墓前还摆放着鲜花,我特意上前看了一下,写着的是他的家乡六安,也不知道谁那么自恋与无知,居然擅自代表六安政府大老远地跑莫斯科来给他上坟来了,我觉着鲜花应该分两堆摆在墓前,一堆用来纪念他的左倾往事,一堆用来纪念他的右倾经历。

王明的墓

王明的墓

想要了解俄国的前世今生,个人觉得新圣母公墓是一个很好的去处,从政治到经济,从文化到历史,这些已经处在另一个世界里的俄国大人物会安静地向你诉说这个国家的风雨历程,让我们这些后人感受他们安详地把历史向我们娓娓道来。在黄昏的那一刻,尤其在俄罗斯秋日的黄昏中,金色的夕阳洒满公墓的时候,斜阳拉扯着树影,嘴里冒出白色的哈气,看着这些安静的伟人,我想您一定会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触,你说是悲伤吧?应该不至于,毕竟这里不是咱们的国家。你说是惆怅吧?好像也不对,能彻底了解俄国历史的中国人必定是极少数。那是什么呢?我也说不清,您还真得亲自来到这里感受一下,感受那种心理有一丝丝发酸的感觉。什么?俄罗斯秋天太冷,能不能夏天的黄昏过来?不行,绝对不行,俄罗斯夏天的黄昏应该在夜里一点左右,清晨是在两个多小时候的三点多,那个时候您肯定是进不了新圣母公墓的。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 新圣女公墓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七大洲旅行家牟鹏 更新:2018.06.25

陵墓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陵墓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陵墓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