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到了西雅图枪杀案的现场

美国 华盛顿州 西雅图

美国西雅图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美国 > 我来到了西雅图枪杀案的现场

行走七大洲四大洋南北极旅行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今日头条签约作者,世界旅行体验师联盟最具影响力体验师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其他人文现在美国发生一起枪击案的概率已经远远超过北京发生一次雾霾的概率

2018年的春节和往年没什么不同,我依然是在旅途中迎来了农历新年,北京市区子夜不再有震耳欲聋的炮声和高PM值的浓浓硝烟后,节日的气息好似和国外没有了那么大的区别。对了,趁此机会我还想吐槽一下,农历新年的钟声到底应该在几点敲响?一直以来迎接农历新年的钟声都是在午夜12点整敲响,可春节和元旦的区别就是公历和农历计时的不同啊!中国人每天的开始是在子时,也就是夜里11点开始,过元旦迎接公历的新年,夜里12点敲钟没的可说,但咱们中国人大年初一的开始是在子夜11点啊,为什么中央台非在过了半个时辰的12点敲响新年钟声呢?

西雅图的大年三十和平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冷清的美国农历新年还好有朋友陪伴,在美国生活了小二十年的July没事能经常带我在西雅图闲逛,刚好这天她要回学校,我搭上她的车开始了我崭新的狗年西雅图之旅。今天旅程的出发点就在她的学校SPU(西雅图太平洋大学),这所学校咱们中国人听起来也许会很陌生,但在美国它可是有不小的声望。这家私立大学的声望在西雅图仅次于同在这一城市的全美最著名的院校之一的华盛顿大学,在2013年美国大学排行榜US,News西部地区综合大学最有价值学校本科排名第二,怎么样?是不是正如我所说的那样,它是个相当不错的大学吧?就在这个大学成立127年之际,迎来了我这个不远万里来自遥远东方国度的混子,还堂而皇之地以急促的脚步游荡于校园的各个楼宇之间。

July读书的学校SPU

促使我脚步急促起来的是西雅图的气候,整年的湿润空气一刻都不会离开西雅图这个城市半步,润泽这个在干燥的北京显得极为珍贵的单词在西雅图可谓廉价之极,西雅图整年都不会有半刻的干燥,润泽与时间在西雅图就像连体婴儿一般,只要有时间的存在,润泽就无时无刻地伴随在它左右。不得不承认,我这个来自干燥的北京的游客,一天之内整个人被湿润的空气包裹1440分钟,身体每一寸肌肤被空气中充足的水分子浸泡86400秒,这种别样的感觉不由得让我爱上了这个美国极端西北角的城市。不过任何事情都有正反两面,来自干燥地区的我在享受难得的湿润空气的同时,膀胱也在经受着少有的考验。由于西雅图的空气中水分子含量极高,身体内的水分就无从蒸发,也加上现在正值冬季,想通过排汗代谢水液也不太现实,唯一的代谢途径就靠我这个已经将近50岁高龄的膀胱了,里面那足足的尿液、淡淡的浓度、满满的容量都是我对西雅图湿润空气的唯一反馈。

哪儿哪儿都是水的西雅图

说完我的膀胱咱们说回正事,也就是我今天来到这个校园的目的,说出来大家可能不太相信,我今天的目的是寻找枪杀案现场,那个发生在美国西部时间2014年6月5日的造成一死两伤的枪杀案的作案现场。也许这个动机太过沉重,一路上坐在July的车里我都是一脸肃穆,略微还带有点庄严的使命感,July的车抵达校园后就像前方五十米远的那辆垃圾车卸垃圾一般就把我卸在了马路边,头也不回地留下排气管里排出的尾气和一张学生卡绝尘而去。清冷的空气、寂静的街道、空旷的校园和我那略显瘦削的身影很不和谐地搭配在一个画面之中,让我那庄严肃穆的神态和一脸欠揍的表情无处安放,臊眉耷眼地窝着身子疾步飞驰在校园之中。

SPU校园居然看到了咱们中国的ofo小黄车

说到这里不得不重新说回我的膀胱,不是我特意要在校园内保持这种奇怪的身姿,实在是由于满满一膀胱的新鲜尿液让身体内整条膀胱经都处于拘挛的状态,迫使我不得不以这种怪异的身形疾驰于校园内各个可能有公共厕所的建筑物之间。膀胱内充足的尿素、富含腺嘌呤、鸟嘌呤的尿酸,一直保持在54—106μmoI/L正常数值的由内源性和外源性共同制造出来的分子式为(Formula): C4H7N3O的还分为血清肌酐(SCr)和尿肌酐(UCr)的体内珍贵的所有肌酐,还有氨等非蛋白氮化合物以及硫酸盐在我的肾小球囊腔内的滤出极为珍贵的原尿,这些原尿再经过肾小管及集合管的过滤程序,开集合管而进入肾盏的终尿,全都等着我一个人给所有这些听起来让人翻江倒海的东西找到一个安放之处。

SPU校园内的建筑

在校园的各个建筑物中穿行,必须使用July给我留下的那张学生卡,说起这张学生卡的由来可真是有一段血泪交加的故事,这其中还涉及到美国的法律、人权、政治制度等一连串儿的思想碰撞,而且我个人觉得极为有料可挖,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算了,目前我实在没时间讲这些,现在时间很紧迫,我必须得找到一个厕所解决我最基础又最紧迫的生理问题,有关这张卡背后隐藏的那些精彩故事等以后我再讲给大家。好!我先去找厕所了哈!往后的数分钟之内,著名的西雅图太平洋大学内留下了一幅由一个满头大汗的东方中年男人飞速穿梭于各个建筑物之间的动态画面,这幅动感的画面在持续了数分钟之后终于静了下来,就连树上的乌鸦都极为配合地停止了鸣叫,街道上仅有的几个行人的手机以及走路的样子都安然调试到了静音的状态,在校园恢复往日一贯的宁静的同时,随着厕所内一串儿口哨的声音掠过校园后,我也恢复了往常轻盈的体态重新出现在SPU嫩绿的草坪之上。

安静的校园只有极少数的行人

比祥林嫂还要啰嗦的我在这儿洋洋洒洒写了好几千字以后,突然发现我真正要说的事情一个字还都没有写呢!好,不能再耽误大家时间了,我直奔主题,就说那场至今让人感觉到悲伤同时又感觉到庆幸,既感到侥幸又感到气愤的枪杀案。2014年6月5日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SPU校园内秩序井然地进行着学术交流、日常授课、查询资料等日常事务,谁也没有想到一个疯狂的杀手拿着填满子弹的枪支已经进入大学校园之内,正在寻找即将丧命于他枪口下的受害者。这个身材清瘦的狂徒是个酒鬼,还有精神病史,这样的人是怎么持枪进入大学校园的呢?大门口的门卫就这么轻易把他放进校园吗?这我还真得给大家解释一下,美国的大学是没有大门和围墙的,各个院校都是敞开式的,记得我第一次来美国准备去著名的哈佛大学的时候,心里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这次一定得知道哈佛大学的门到底冲哪边开,死都不会想到哈佛大学就没有门。

安静的SPU校园

其实此时的杀手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这个校园,在6月5日之前他曾经装作即将要来上学的学生,在校方员工的带领下参观过整个学校。就在刚才找厕所的那段时间,我就亲眼看见了最起码三四拨儿这样的团队,都是由校方的专业人员带领大家在校园内逐一讲解学校的布局、历史、科系分配等有关SPU的一切。由于这个学校是私立大学,来这里上学的应该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狗年伊始的那个早上,SPU校园是由一拨拨极为有钱人在校方员工的带领下安然地在校园内踱步,以及一个极为有尿的人火急火燎地在寻找厕所的画面构成。但画面中无论哪个人都不会想到这样和谐的、每日都在重复的画面中曾经有一个杀手混淆其中。

像这样每日参观校园的队伍可真是不少

杀手在校方人员带领参观和详细讲解后很快就对大学内的环境了如指掌,6月5日这天带着枪的他可谓是有备而来。很快杀手就遇到了受害者,19岁的美籍韩国裔学生Paul Lee,这个爱跳舞的学生并不是本地人,来自西雅图所在的华盛顿州下面的一个叫俄勒冈州的地方,这个州曾出现了一个名人,名字叫兰博,也就是大家熟悉的《第一滴血》里的由史泰龙扮演的男主角,电影里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州。这个州给我的印象只有一个,那就是免消费税,在俄勒冈的超市里买东西很过瘾,能像在国内一样按照价签上的价格买到自己挑选的商品,而不用再加上百分之几到十几的消费税。正是由于这个州人烟稀少和相对落后一点,所以俄勒冈人也十分淳朴,没有大城市里的人那样对周边事物的警觉心。也正是由于这一点,年轻的paul丢掉了自己鲜活的生命。

校园内的共享单车

杀手遇到paul后向他展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枪,如果要是大城市里的人一定会本能地警觉起来,但paul这个来自俄勒冈的淳朴青年根本就没把杀手当回事儿,面对持枪歹徒居然是一付不屑一顾的神态。就这么一个神态!就这么一个表情!彻底将这个有强烈酒精依赖症的杀手,这个将抗精神病类药物私自断药的疯狂杀手激怒,在近距离冲着paul的后脑扣下了扳机,随着一声枪响,年轻的paul与爱他的家人、师长和同学们阴阳两隔,一条鲜活的生命瞬间失去在2014年6月5日的SPU校园之内。在这儿还真得重点说一句,我在美国见到陌生人的时候,尤其在僻静没人的地方,第一反应就是面露开心的微笑主动跟对方打一个招呼,既能让对方感到你的善意也能窥探一下对方对自己是否也有善意。如果遇到持枪的陌生人跟我搭讪,那我必须嘴里就跟含着一个完整的衣架一样,给对方一个彻底裂开嘴的笑容,绝不敢让对方感到我的藐视与不屑。

今天已经恢复了平静的校园

杀手已经开了杀戒,一条命死在自己手里和几条、几十条命死在自己手里还有什么区别?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当时的杀手比现在的我要清楚许多,他当时唯一不清楚的就是自己今天要杀的人的具体数字。疯狂的屠戮就此展开,举着枪的杀手闯进了一栋名叫otto miller hall的建筑物里。嗯?为什么这个建筑的名字我记得如此之清晰?因为otto这个名字和那个日本马桶品牌toto极为相近,以至于我在校园内寻找这栋建筑向工作人员问路的时候老把这个建筑说成那个马桶,听得人家丈二和尚一般。为了找这个枪杀案的发生地可没少跑冤枉路,我在校园里找到了这个hall那个hall就是找不到otto miller hall,问了一个正在修剪花草的墨西哥园丁,他用浓重口音说的grey building让我听成great building了,好家伙,这让我找的啊!满校园踅摸大建筑。

就是它!Otto miller hall

总算找到了这个建筑,不由得想起在网络视频上看到的案发时的监控录像,杀手aaron ybarra 闯进这个建筑的大厅里,准备再次大开杀戒。但是突然发生的事情让这个案件发生了剧情惊天大扭转,真不敢想象这个惊天大扭转如果在当天没有发生,那么这起枪杀案会带来什么意想不到的后果。我看着今天西雅图难得冬日晴朗天空下的otto miller hall,一片太平盛世般地安详,但那个在阴影处的茶色玻璃大门还是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毕竟就在这个门后,当年曾发生过惊心动魄的一幕。一个叫 Jon Meis的学生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了历史,本来这场即将失控的屠杀悲剧正要把残酷的大幕拉开的时候,也就是杀手闯进otto miller hall大厅大肆屠戮,在他准备举枪继续疯狂射杀的那一刻,没子弹了!失去理智的杀手二话不说直接开始填充子弹。

就在这个大厅的门口,当时杀手就站在黄色椅子处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监控画面出现了被评为西雅图英雄的人物 Jon Meis,在所有人都在疯狂逃命之际,他勇敢地冲向了疯狂的杀手,这个举动令我大吃一惊,面对手持武器的疯狂杀手居然有人敢以身赴死般地和杀手以死相拼!令我大吃二惊的是Jon Meis手里根本就没有攻击性武器!别说枪了,就连把水果刀都没有。Jon Meis手里就攥着一个小瓶的辣椒喷雾,我还特地查了一下美国亚马逊网站,只需6.99美元就能买到,这个价格在美国也就买一个小桶的冰激凌。不得不说,Jon Meis的胆儿可够肥的!在那样急迫的紧要关头,拿着瓶儿辣椒喷雾就敢扑上去!这万一大厅空调出风口正对着他,按下瓶口开关后辣椒喷雾可就一点不带糟践的全喷自己眼睛里了。

Otto miller hall大厅里的布局

还好我肆意意淫的空调出风口并不存在,辛辣的喷雾瞬间喷射进杀手眼里,刹那间杀手那由透明的角膜和乳白色的巩膜组成的眼白像吃了簋街的麻辣小龙虾一样酸爽,接近着圆环状的虹膜以及连接虹膜的睫状体和后接的脉络膜顿时一片辛辣,瞬间就把这种刺激至极的体验传达给底层的视网膜。大脑本能地发出指令,杀手体内的血液迅速集中到眼部,每一根神经的末梢都毫不例外地充满了突然到来的血液,立刻造成了暂时性的失明,我估计杀手当时眼中的所有景象被一面少了五颗星的中国国旗覆盖。监控录像中杀手痛苦地扭曲着身体,Jon Meis趁机抢过杀手的枪,撇下犹如快速蠕动着的面包虫一般的杀手,拿着枪跑到旁边的屋里。正当我认为事件即将结束的时候,Jon Meis又从屋里跑了出来。杀手倒在地上痛苦地捂着眼睛的时候,自己也明白了这场闹剧马上就该收场了,他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刀子准备给自己的生命做个了断以逃避法律的制裁。

如今已恢复平静的校园

但Jon Meis让他人生中最后一个要命企图也成为了泡影,他的刀再次被Jon Meis抢走,杀手的两次失败接踵而至,弄得自己跟个受害者似的。真得感谢Jon Meis,杀手此时还有50发子弹,这要是没有将他制服后果真不敢想象。事件过去以后,在杀手的电脑上发现了他9天前写的日记,那时他已经准备好进行疯狂的屠杀,“我就是要人死!我会和他们一起死的。”疯狂的Ybarra在一份长达七页的日记中写道,“我没有请求宽恕,因为不会有任何宽恕。但这是事实。我送一些人去天堂是为了帮助他们。但是像我这样的罪人,我会在地狱里见到你。”经过一系列诉讼、调查、取证、公审等法律程序,杀手aaron ybarra 被判处112年有期徒刑,后在监狱里自杀身亡。26岁的Jon Meis转眼间成为西雅图的英雄,巧的是当时他正要和未婚妻结婚,收到的蜜月捐款达8700美元。

今天的SPU校园

三年多过去了,罪犯受到了审判,英雄得到了褒奖,但那位失去生命的受害者paul呢?他的归宿整个美国的新闻界都没有报道过。在这里,我得郑重其事地向大家宣告:“我由衷地羡慕看过这篇文章的读者。”为什么呢?因为您有幸认识了我!这个来自北京的混子。只有我!也就是他们美国人说的only me,知道这个连美国新闻界都不知道的秘密。Paul的遗体最终归宿在美国属于机密,美国新闻界也碰触不得的机密。但事情就这么巧,就在我抵达西雅图的前一个月零三天的时候,也就是2017年最后一天的12月31日,早上开车送我过来的我那位在西雅图的朋友July得知了这个秘密的答案。大家想听这个连美国新闻界都不知道的答案吗?好!咱们先换个话题。咱们暂且把死人的归宿放在一边,先顾忌一下我们这些活着的人。

西雅图的街道有很多都是类似于这样的破路

悲剧发生以后美国警方也向公众发出警示,如果不幸遇到这种紧急情况,要按照专家的建议行事。专家说了:To RUN if you can, if you cannot run, HIDE, and if you cannot HIDE, just FIGHT!! (如果有可能的话,记住了!跑!如果跑不了,记住了!藏!如果连藏都藏不了呢?说句河南话。干他个鳖孙!)但如果干还干不过呢?专家吃鳖了,什么都没说!留下了傻愣愣看着专家的我痛苦地让十个手指从艰难地从蓬乱的头发里钻出来的尴尬画面。也不能怪人家专家,可能美国的专家长这么大就从来没见过我这样的小身板儿。我个人的事儿先放在一边,事发大学SPU还真就从此制定了一项措施应对类似事件的发生,什么措施呢?咱们还是说一下受害人Paul的遗体去向问题吧。

西雅图街头雕塑

2017年12月31日,我朋友July的病人去世了,政府派来取走尸体的职员是一个年龄在50多岁的名字叫卢卡斯的黑人。可别小看这样的工作,他们可不是咱们想象中的靠卖体力挣生活费的蓝领,人家可是一身正装、西服革履,而且年收入也相当高的,在美国想得到这样一份工作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July在与这位名叫卢卡斯的黑人聊天时得知他曾经是两次肾脏捐献者的受益人,第一次接受肾脏移植时的捐助人是一个在潜水时遇难的运动达人,在体内正常工作了十五年以后,移植来的肾脏开始衰竭,卢卡斯被迫又开始做上了透析。五年后,幸运之神再次眷顾卢卡斯,他又一次成为肾脏捐助的受益人,而这次的捐献者据卢卡斯说是一位SPU的亚裔青年。July本能地将捐赠人和Paul联系在了一起,她因为自己的病人认识到了卢卡斯,而且她还负责过肾脏透析,并且卢卡斯说的捐赠者还是她所在的学校的学生,所有这一切联系让July最终坐实了捐赠者就是他。

西雅图大街上的ofo小黄车

好了,现在咱们可以说回SPU制定的那项应对类似事件发生的措施吧。这个措施就是早上July和我分别时留给我的那张学生卡,有了这张卡才能自由出入学校内所有的公共空间,就像我进入案发地otto miller hall,必须在门口刷一下学生卡才能进入。对,何止是otto miller,就连我一大早疯狂找厕所时都是用学生卡才进去的,可在案发前任何一栋建筑都不需要学生卡就可以推门而入的。这种亡羊补牢的措施别说标本兼治,以我看连治标不治本都达不到,一扇薄薄的玻璃门就想让手持武器的杀手站门口束手无策?除非杀手是我这样超低的智商。

西雅图的街道

现在美国发生一起枪击案的概率已经远远超过北京发生一次雾霾的概率,就在我来到SPU的前两天,也就是西方情人节那天,佛罗里达州发生了造成17人死亡的校园枪击案。总统特朗普不但不为公众的利益和军火集团做斗争,反而为军火商大开利益之门,号召美国学校老师再都配上枪!这种应对疯狂屠杀方式的办法让我感觉真有点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你这是什么逻辑?这我要是在美国成为屡教不改的强奸犯,特朗普会不会号召全美动员起来,在我有可能现身的地方多多配备免费的妓女?这种假设明明不能实现都让我兴奋起来了,何况你大手一挥号召全美教师为军火商的年度财务报表添砖加瓦的做法,还有比这更让军火商手舞足蹈的事儿吗?就是脑浆子里有百分之八十尿含量的人也不应该想出这样的主意吧!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西雅图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西雅图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七大洲旅行家牟鹏 发布:2018.06.25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西雅图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