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也有座萨满神山,新萨满法师会在这里诞生

萨满法师已然成为最能代表地球原始宗教文化的一种流派

大兴安岭

首页 > 农林牧场 > 目的地 > 大兴安岭 > 中国也有座萨满神山,新萨满法师会在这里诞生

中国国家地理认证作者、风景评价师,百度签约度旅人,飞猪达人,搜狐自媒体,同程验客,途牛大玩家,驴妈妈达人,智慧旅游咨询师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一座并不高的奇特山峰,孕育力千百年的传说和故事,有着它特殊神奇的魅力
  • 其他宗教所有宗教中,萨满文化是最为原始且最有生命力的一种,它的力量从未离开过我们
  • 朝圣萨满山是鄂伦春族悠久的山神朝拜圣地,是地区的民族宗教活动中心
  • 人少中国人口密度最小的区域之一,这里树比人多,是车流量最小的区域之一
  • 农林牧场大兴安岭地区是我国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地区,这里永远郁郁葱葱,是一片净土

中国征服王朝多来自于东北地区的少数民族政权

在中国的历史中,有一种经典的王朝模式循环,那就是典型中国王朝和征服王朝的循环往复,两千多年来中国的历史,不外乎这种模式的延续重复,所有对典型中国王朝进行的改朝换代(典型中国王朝如:秦汉、魏晋南朝、隋唐、宋、明)将上层体系完全摧毁的,征服王朝多来自于东北地区发源壮大的少数民族政权。

图文:钱玮

东北地区成长和强大起来的征服王朝,包括北魏及五胡十六国、辽(契丹)、金(女真)、元(蒙古)、清(满)等。为何东北地区发源的少数民族政权,能有这样巨大的改变历史的力量?从人口、科技、政治管理等方面,少数民族征服王朝样样都处于劣势,但历史的结果,让我们对于这些东北少数民族不敢小觑,他们在不同历史时期彻底改写着中国的历史,成为中原王朝的噩梦之鞭,这些成就是中国其他地区少数民族政权,从来未曾做到过的。

图文:钱玮

在历史长河中,正因为有匈奴、突厥、粟特、东胡、肃慎五大重量级北方民族,开疆拓域,防范外敌,才有中国幅员辽阔的疆域,少数民族的功勋不可磨灭。关于北方地区这些伟大的少数民族,为何有如此大的能量,不断重复着改变着中国的历史。每每在东北旅行,这个问题就一直盘绕在脑中,每次寻找到的答案,都无法把这些民族发迹的故事串联起来。直到这一次,我来到了大兴安岭腹地的塔河县萨满,一个熟悉而被遗忘的词汇--“萨满”,让我觉得好像寻觅到了拨开这个疑惑的水晶球。

图文:钱玮

萨满作为宗教已经没落,但它的文化却已开枝散叶

虽然“萨满教”作为宗教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没落,但诸多的奇幻小说和经典游戏中,萨满法师已然成为最能代表地球原始宗教文化的一种流派。萨满教的很多原始元素,甚至嵌入到部分地区的伊斯兰教、东正教、佛教之中,远古流传下来的萨满理念影响无远弗至,在很多社会生活和思想形态中开枝散叶。萨满文化是跨民族和地域的,它有着神奇的知识和哲学。就以中国北方的萨满教范围来说,无论是历史上北方的肃慎、勿吉、靺鞨、女真、匈奴、契丹部族,还是满族、蒙古、赫哲、鄂温克、鄂伦春、哈萨克、达斡尔、锡伯等都曾信奉萨满教,认为万物有灵,敬畏自然,并保留着祭、祭拜动物的传统文化,萨满活动融入各种推动北方民族发展的历史进程中。

图文:钱玮

这次在密林中的萨满,我感受到了一种启发,其实只有到一些宗教的原生地域环境,才能理解其独特魅力,现代社会因为环境和价值观的变化,会遴选和剔除很多原始宗教的军政、律法、玄学等方面内容,弱化原始宗教的辨识和影响力。

图文:钱玮

大兴安岭地区的人口密度极小,除了一些县城和村镇以外,各处的环境已然是极其原始的状态,这里保留着东北少数民族文化和习俗的最后一片原始区域。从哈尔滨坐飞机,来到大兴安岭地区行署所在地的加格达奇机场,再乘坐4个多小时的汽车才来到了林区腹地的塔河县,这里已经距离中俄边境不远,塔河是一个被森林包围的小县城,非常干净且整洁,出门散步都能直接走到森林湿地之中,给人很深的绿色印象。

图文:钱玮

大兴安岭十八驿站有座萨满神

目前国内原始的萨满教圣地已经不多,大兴安岭的萨满,坐落于塔河县的十八驿站正南方向,具体位置和开车路线如下图所示。十八驿站是呼塔公路、黑洛公路的关键节点,目前有建设有鄂伦春民族新村,新的博物馆坐落在鄂伦春新村里,目前正在装修,以后会有鄂伦春民俗生活和萨满文化的专门介绍,应该不多久就可以对外开放展示了。

图文:钱玮

塔河县城到十八站的公路,基本都是沿着呼玛河方向,沿途景色都是森林和湿地,这里云淡风轻,是永远没有雾霾的大兴安岭典型美景,森林负离子浓度很高,在这里驾车旅行,让人非常的愉悦,不太会有疲劳的感觉。

图文:钱玮

大兴安岭的美景都在路上,但因为树高林密,地势平坦,所以公路上很难发现森林中的诸多美景,其实在大兴安岭旅行,最佳的游览方式,还是使用无人机从空中领略,否则会错过太多的美好。

图文:钱玮

大兴安岭的土地以黑土为主,所以河流的颜色是深褐色的,但水质非常的清,从空中看,森林中的水洼湖就像天空之镜,美轮美奂,可惜就是要去这些林中的秘境之地,需要通过茂密的森林和灌木,还有潮湿的湿地沼泽,面对大批的森林昆虫,现代人没有厚重的森林徒步服装和劈砍工具,应该是无法到达。而原始的少数民族祖先,这就是在这样艰苦复杂的环境中生存,并在这样的环境中狩猎和繁衍,这种环境缔造出的宗教精神力,是平原地区原生宗教无法匹敌的。

图文:钱玮

正因原始,也让这里变得魅力无穷,哪怕只是公路边的一片水洼,当地人可能觉得平常不能再平常的地方,也让我觉得森林之灵在这里蕴藏,即使只见到了水中白桦林的一个角落,这种场景也如世外仙境一般,美的不可方物。

图文:钱玮

夏季是大兴安岭的丰水季,河流的水位很高,高涨的河水会漫灌林区湿地,不过大兴安岭林区不会有洪灾,因为很多林区的森林覆盖率都高达90%以上,基本没有水土流失区域,仅仅塔河县内就有240条河流,林区中的湿地面积巨大,像是巨大片的海绵体,可应对任何气候环境的墒情,自然生态在没有人为干扰的情况下,调节和防御灾害的能力是令人惊叹的。

图文:钱玮

从2015年4月1日起,大小兴安岭、长白林区的天然林全部停伐,商业目的的林业砍伐已经完全结束,目前林区更多的工作是种植养育树木,以及防火、旅游和发展林下经济,大兴安岭地区成为中国自然环境恢复最迅速的地区之一。禁伐之后,林区当地的文化,又开始回归到萨满倡导的那种万物有灵,人和自然界相互依存、荣辱与共的和谐互动关系,人要适应环境,以自然为本,保护自然、亲近自然的原始环保理念,萨满文化重视度重新开始升温。

图文:钱玮

十八驿站附近有着丰富的古人类活动遗迹

来到十八驿站(地名),在入口处看到红色的灯笼门楼标志性建筑,据说这座标志从各个方向看,都是“十八”的字样,在标志的南部不远处,河流边的高地,有着一处十八站遗址,遗址属于旧石器时代晚期,距今一万多年前,原始祖先曾在这里居住生息,相信在这里的森林和沼泽之下,应该还有更多的古代遗迹没有被发现,这里是水草丰美,猎物成群的原始先民狩猎聚居地。

图文:钱玮

萨满的入口公路位于查班河干线14公里处,入口大门有“十八驿站鄂伦春文化园”的字样,从入口处进入,还需要开车12公里才能到达萨满,里面的道路没有岔路,目前萨满没有门票,也没有交通车,是完全自驾开放的。

图文:钱玮

从入口开车行驶十公里,就可以看到公路边的阿尼湖,鄂伦春人称母亲为“阿尼”,也就是“母亲湖”的意思,阿尼湖在一大片林间开阔湿地中,周围野花烂漫,有多座精美的民俗主题雕塑。

图文:钱玮

从阿尼湖继续行驶,就会看到鄂伦春族代表性的“撮罗子”(桦树皮木帐篷)样式建筑,以及九曲景观道路,每个道路的弯道处都矗立一块巨石,巨石用金文刻写一个大字,分别是:道、选、连、迁、避、通、运、延、达共九个大字,每个字由五句话组成,据说设计理念来源于萨满教18神九乳妈妈的传说,寓义为孕育天地,创造奇迹。

图文:钱玮

我国北方草原属于大陆性温带草原气候,纬度较高降水少,四季不分明,春秋两季短暂,形成了具有鲜明游牧民族特点的生活方式。自然的无常加重了北方民族先民对丰年的期盼和对气候骤然恶劣、天降灾祸的恐惧,因而对天、地、水、火、日、月、 星辰、洞穴、温泉、奇异形状的树木、猛兽和家畜都产生了一定程度的敬畏,直至影响到生存习俗的形成。一方面要了解动物,熟知动物的习性并加以利用,以战胜凶猛的野兽,取得生活的衣食来源;另一方面又期望和动物成为血源上的亲族以满足自己的某些愿望。希望通过与猛兽的血缘关系,或成为猛兽的后裔获取力量和庇护的原始宗教心理,使图腾动物作为某一群体的祖先而存在,其血缘关系就成为萨满教图腾观念建立的基础之一,这种心态形成一种强大的宗教精神驱动力量。

图文:钱玮

萨满教其教旨要义为万物有灵,天人感应,萨满法师乃真神的使者,部族社会通过一种 “神治”的方式表现和管理,以“神”的名义来治理环境和社会问题,并指导和抉择狩猎、政治和军事活动。萨满以公共强制的办法,保证部落人人必须无条件地遵守,以此来调整多种关系形成和稳固。这座萨满,据说是历代鄂伦春人拜神之地,相传鄂伦春族英雄萨吉满得真神之助,战胜邪恶之神斯文博后,其身化为石,美名传于后世。鄂伦春族人等赴此拜神者渐多,每有神事,俱由萨满传达神之意旨。

图文:钱玮

这座萨满全称萨吉满盛,被鄂伦春族称屹立奇神,长久以来都是鄂伦春族人祭祀萨满和神白那恰的地方。高18.8米的萨满头像,是目前国内最高的萨满头像。鄂伦春、鄂温克猎人认为禽兽属神(白那恰)豢养,日常能猎获何种野兽和猎获多寡,全靠神赐予。传说神能变成老虎或老人,帮助猎人。它常游荡于林,故入行猎,禁绝喧哗,以免触犯神,凡经老林、陡崖,要向神祈求好运。口大树常被削去树皮,绘成一幅形似人脸的神像,以供过往猎人叩拜,敬烟献肉,井往其嘴上涂抹兽血和肉脂。

萨满与当地的萨满文化

图文:钱玮

83岁的关扣尼老人是中国鄂伦春族唯一的“萨满”,据关扣尼老人叙述,屹立奇神是管辖当地区域内鄂伦春人的神,自鄂伦春族走进这里时,每年5-6月份要到这里进行祭祀。特别是新萨满产生时,周边的鄂伦春人都要到这里举行新萨满接任仪式。

图文:钱玮

萨满教是一种多神文化宗教,崇拜对象极为广泛,有各种神灵、动植物以及无生命的自然物和自然现象。没有成文的经典,没有有宗教组织和特定的创始人,没有寺庙,也没有统一、规范化的宗教仪礼,从一定程度上说,萨满文化代表着北方各民族的原始生命进程。

图文:钱玮

萨满头像前,是宽敞的日月广场,环绕广场四周有9根雕刻有鄂伦春民族图腾的圆柱,神两侧的木栈道主要用于鄂伦春人祭祀神“白那恰”,栈道总长度不到600米,可围萨满转一周,栈道共设三个祭拜点,在三个祭拜点中有大树雕刻神“白那恰”,以及吉祥、如意两棵圣树。

图文:钱玮

在萨满周边有游客服务中心,可以看到一头自小被人救助豢养的棕熊,以及一群森林松鼠,整个景区核心是萨满,周边辐射延伸有多条很长的徒步或自行车步道,周边可扩展区域非常庞大。萨满地形地质结构较为特别,整个地区就单单这一座峰凸起,周边都是平原森林湿地,体岩石呈赤红色,地磁环境较为正常。

图文:钱玮

萨满教是一种古老的灵性修行,视自然为灵性和疗愈的源泉,萨满教不曾在人类历史上消失过,在不同的时代,它被赋予各种不同的属性,既可以参与政治管理,也能鼓舞士气创造战斗力,调和内部矛盾和冲突,还能维持生态平衡,萨满法师必须具备许多常识或知识,能够观察事物的发展,预测未来,敢预言吉凶。萨满宗教内容,曾经和很多地域文化和外部宗教进行结合过,萨满之道主要在于强调与自然力量和谐相处,而非在于追求彼岸世界,萨满法师不形成宗教上层建筑,不进行萨满仪式活动时,仍会回到社会过一般生活。

图文:钱玮

萨满教文化中,展现出现代文明稀缺的一种精神和信仰的力量,是一种可以推动地区意识形态的力量,在当代文明发展的过程中,保持对自然的敬畏之心,后代的文明才能走得更好更远。

您还可以这样和作者交流:新浪微博:@金蛋_知行合一,微信:qian_0_wei(请注明来源和理由)。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大兴安岭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大兴安岭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金蛋的旅程 更新:2018.07.31

其他宗教 朝圣 人少 农林牧场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大兴安岭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宗教 朝圣 人少 农林牧场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宗教 朝圣 人少 农林牧场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