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老埠头(三)梦幻美景下藏着多少未解之谜?

永州,湖南,老埠头,湘江,书院,夕阳,古村,渡口,冷水滩,渡船,狗

永州冷水滩

首页 > 乡村小镇 > 目的地 > 永州 > 永州老埠头(三)梦幻美景下藏着多少未解之谜?

从事职业摄影28年,几十幅作品在全国摄影比赛比赛中获奖,多家专业图片机构签约摄影师,摄影培训学校讲师。乐途专栏作家。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古城古镇夕阳照耀在村头的树木上,一片金黄
  • 乡村小镇岐山头乡电影院已经成为了历史
  • 田园一条黄狗站在村边的树下等待着它的主人,
  • 历史古迹那块指路石碑似乎答案已经很明确了:那是给往来的过渡人指路的
  • 江河虽未曾“春潮带雨晚来急”,犹可见“野渡无人舟自橫”。

接上篇《永州老埠头(二)前尘往事过眼不似云烟!》

一水湘江向东北,埠头几度夕阳斜

沿街道再向前去,经过一些民宅模样的房屋,果然有一条宽大的河流在左侧赫然出现,这就是湘江了。这就是那条长征伊始险些让中央红军全军覆没的湘江了。在此之前,湘江分为两条河流,一条叫潇水,发源自九嶷,另一条叫湘水(有些地图上也写作湘江) 发源自广西兴安海洋,从永州东安县流入湖南,二水交汇于老埠头上游一公里处的地方,汇合以后便称为了“湘江”。从这个意义上说,这里也可以称为湘江的起点。二水汇合在此处江心形成了一个孤立的小岛——萍州岛 。岛上有一始于乾隆年间的著名的学堂"萍洲书院"。

萍洲书院始建于清乾隆四年(1739),由零陵人、江苏桃源(今泗阳)县令眭文焕父子创建。光绪十三年(1886),湘军名将王德榜、席宝田重建,周崇富为长。2011年第三次重建。自创建至今历时279年之久。

联系第一篇文中《重修老埠头碑》中所记的周刘二姓,这位一百多年后的周崇富长很可能就与其中的周姓有关。

一条石板铺成的台阶向下通向河边,走下台阶,一个渡口出现在眼前,湘江岸线在这里画了个弯,和远处沿江向北流去的江水相比,这里的水面要平静许多。估计这也是这里自古以来就成为渡口的原因吧!水面上四条船停靠在岸边,两条是手划桨的小船,两条是机器大船,其中一条像是在江上作业或巡视的船。另一条带木棚子的船像是运客的,一块蓝色的牌子钉在客舱外面,上面写着“湘冷滩客0035”。船上没有人,整个渡口也不见人影。看来这里的几条船不像是在这里载运游客的,似乎只是停泊于此,应该就是这村里人的。想来这里就是那个当年能把人挤下江里的老渡口了。渡口处地方不大,岸边又没有护栏,人多时定然会拥挤不堪,把人挤下水去恐也不足为奇。

回到岸上,沿石板路继续向东便走到了村庄外。村口经过一个单孔石桥,石桥名曰“老人桥”,是明朝时期修建的,至今已有500多年历史了。从旁边的一块石牌上得知老人桥下面的小溪流叫做“刘家涧子”。刘家涧子水量很小,但它汇入的湘江水量很大。

观察此处地形,再细思“老人桥”这个名称,似乎有所感悟,这样小的一个溪流,即使没有桥,年轻人也可沿坡下到水边一跨而过,但为了老人和车辆也能行走方便,不知当年又是哪位善人或者哪些善人共倡义举,填平沟壑建起了这座小桥,从此沟壑变成了通途。不论老幼皆可畅行无阻。这一善举又要上溯到明朝了。

过了老人桥,石板路将人送出村外,出村时路两旁的树枝形成了一个绿荫门洞,门洞将天地分成了内外两界,给人感觉出了这里便是另一番天地。一位老汉扛着锄头背着筐从绿荫门洞走入,下午的低角度阳光照在他的身上,镶嵌了一圈金色的边缘,并在地面上留下了长长的影子。外面阳光明媚,里面则是遮天蔽日,当他进入的门洞那一刻就像从一个时空走进了另外一个时空。

里面的时空就是不一样,不仅枝叶能搭门,连树干上都会长叶子。

本幅图片提供:李慧扬

春潮无声未带雨,野渡犹有舟自横。

回到村里,我鬼使神差地沿着另外一条小道左弯右转地又走到了江边,但这里是另外一个渡口,一个小渡口,依然是一条石阶通向水边,和前面那个渡口不同,这里没有可供立足的江岸,石阶是直接伸进水里,一条带棚的两头尖尖的小渔船停泊在江边,这应该就是乌篷船了吧?这船让我找到了电视剧里熟悉的感觉。很有想坐上去的冲动。虽未曾“春潮带雨晚来急”,犹可见“野渡无人舟自橫”。

江岸边竹林掩映处是一排红砖房子,门外的绳子上挂着晾晒的衣服,显示这里有人居住,旁边的一间院子里一条黑狗感觉到门外来了生人,在院门里汪汪地狂吠不止,但就是不肯出来。感觉它是在努力地尽忠职守,却又很会把握分寸。当我来到院门口,它就掉头跑回院内去了,一边跑一边回过头来继续狂吠。院内一位妇女在用盆专心地洗衣服,大概是每日里听狗叫司空见惯了,听着狗的汪汪她连头也没抬一下。

我装好了无人机想航拍一下这个美丽幽静的渡口时,却发现这里竟然是禁飞区,从地图上看,这里离零陵机场比较近,江对岸就是零陵区。一条吃水很深的运沙船在对岸那边的江水里逆流而上艰难地行走着,发动机的声音清晰可闻。走过之后江面上又恢复了宁静,但可以看到江水里时不时泛起的一个个小漩涡,旋转着被风刮落江水里的竹叶向下游漂去。

到这时回想下车时看到的那块指路石碑似乎答案已经很明确了:那是给往来的过渡人指路的。

古渡无妆气自华,如非西施莫效颦

离开老埠头时,一抹金黄色夕阳照着老埠头村头的树木,柏油公路从那里通到村口,进村时便成了土路,接着连接了石板小路。这里绿树浓荫,夕阳在树叶间衍射出点点光芒。一位村民挑着一担谷草走进了夕阳里,形成了一个绝美的剪影。一条黄狗站在村边的树下等待着它的主人,村边的小路上一位上了年纪农妇正挑着两只水桶沿小路一瘸一拐地走过来,黄狗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主人,当农妇走过黄狗身边时,黄狗摇着尾巴跟随在农妇身后缓缓地走进村去。一切都是那么平常,那么随意,却又处处是那么和谐,那么合理,那么天人合一。

未经开发破坏的老埠头给我留下了独特的美好记忆,也给我留下了太多未解的谜团。三个小时的时间太短,根本来不及了解它的曾经的过往,它平时是什么样子?它的过去都经历了什么?那些曾经辉煌的商铺到底有过哪些故事?那些碑文上的名字都有过哪些事迹?桃家冲,鸭田里,櫈塘景灰塘,五背岭唐家门首,这些地名分别对应的是现在的哪里?那周茂臣案到底为什么导致了田地归渡?为什么会有强佃抗租?“学宫”指的究竟是不是萍洲书院?刘大号糟房的酒到底有多香?瞿妹仔伙铺曾经住过哪些达官贵人和贩夫走卒?还有那发洪水时留下的高过门槛很多的不可思议的水线,还有和电影《闪闪的红星》里的茂源米号一样的小窗口,门头上写着“岐头乡电影院”的草料棚,还有老埠头原本那么发达的渡口市镇是何时衰败的?什么原因衰败的?……这一切都在显示着还有很多的历史和故事等待着人们去发现,去探寻。

发表这篇文章心里很矛盾,早年我去拍摄过的很多当时鲜为人知的地方现在都变成人满为患的A级景区了。以经济为目的的开发让景区完全失去了当年的味道,看后令人痛心。

老埠头迄今为止还是个未被开发的原汁原味的古村,网络上也未见任何关于它的介绍文章。希望俺的这篇文章给老埠头带来的是理性的保护和可持续性的有限修复,而不是急功近利的破坏性开发。也希望看到此文的读者们到老埠头去游玩时注意保护珍贵的石碑和古迹。毕竟这样原汁原味又有文化底蕴有碑刻铭文的古渡已经不多了,这里的文物和古迹是冷水滩乃至永州市湖南省甚至是中国的宝贵历史财富。期待有关部门早日投入研发和保护。

文末,以余一小诗聊做结尾。
和氏宝璧贵有璞,岂容凡眼妄识之,待得身贵成王玺,纵有金镶也敝俗。

连载完。

因内容较多,单篇太长,故分作三篇连载,敬请关注此前两篇文章。

黑子翟剑锋2018,8,14日写于京西

黑子翟剑锋
从事摄影30年,作品曾在
《第一届佳能杯亚洲华人摄影大赛》获四等奖,
《大众摄影》月赛二等奖,
《人像摄影》月赛二等奖,
《长城影会摄影月赛》一二三等奖,
《广角影协摄影月赛》一二三等奖,
《茅台杯世界华人摄影大赛》获优秀奖,
《斯拉维奇杯全国黑白摄影大赛》获三等奖,
《家乡的云摄影大赛》获二等奖
《北青报京冀冬乐图摄影比赛》获最佳作品奖
《牵手蓝天摄影比赛》获优秀奖
《爱北京照北京》摄影大赛三等奖
《北京旅游摄影大赛》获三等奖
《全景杯》摄影大赛获三等奖
《雁栖湖摄影大赛》获优秀奖

曾为婚纱影楼首席摄影师,全景图片库,河图创意图片库,中国图库签约摄影师,为上证股份集团,中国水务集团,联想集团,首开集团,国家林业局,中亚管道等多家大型企业做摄影培训。在各类报刊杂志发表过几十幅摄影作品。
乐途旅游网灵感作家,超级旅行家。
电话:13811752267,微信同
微博:戏说西部

原创不易,您分享一下再走呗!黑子给您请安了:您吉祥,长命百岁了您呐!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冷水滩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冷水滩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黑子-翟剑锋 更新:2018.08.21

古城古镇 乡村小镇 田园 历史古迹 江河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冷水滩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古城古镇 乡村小镇 田园 历史古迹 江河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古城古镇 乡村小镇 田园 历史古迹 江河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