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埃塞原始部落之路

非洲 埃塞俄比亚 原始部落 路

埃塞俄比亚

首页 > 户外探险 > 目的地 > 埃塞俄比亚 > 通往埃塞原始部落之路
友贞女
订阅

《珠江商报》专栏作者、《中山日报》签约作家,有散文集《芭蕉叶上好歇凉》,有公众号“花开的声音“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民族村寨埃塞南部的原始部落,难以想象的原始、落后,甚至野蛮
  • 户外探险埃塞南部奥莫河谷一带,有许多原始部落

离开机场

清晨,飞机着陆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机场。马不停蹄,越野车载上我们,从机场出发,直奔埃塞南部阿尔巴门奇——那里奥莫河谷一带,遍布原始部落。
汽车驶离机场,路况平坦。
“中国修的?” 我问前排埃塞导游小王。
“是的,埃塞的路,绝大部分都是中国修的。”小王侧我雕塑般的脸,忽闪着卷翘的长睫帘,笑容亲和。
我讶小王一口顺溜的中文,便提问如射箭。他转身面向我,眨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黑厚的双唇,开关着一口闪亮的白牙,不紧不慢,一一作答:

亚的斯亚贝巴机场 摄影/友贞女

埃塞中国路 摄影/友贞女

埃塞有非洲屋脊之称 摄影/友贞女

路上的课堂

埃塞俄比亚,有着3000多年的历史,现在的国名启用于1941年,其古希腊语意为,被太阳晒黑的人民居住的地方;
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名字中的“亚的斯”,意为“新鲜”,而“亚贝巴”,意为“花朵”;
埃塞国内有80多个民族,首都主要讲阿姆哈拉语,98%以上的民众有宗教信仰;
亚的斯平均气温22度,分大小雨季,现在是大雨季,也是全年最冷的时期,今天气温12度;
一年有13个月的阳光——不是文学的修辞,依埃塞历,前12个月,每月30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第13个月只有5天;埃塞历比公历少7年,亦即每个来到埃塞的外国人,立刻年轻7岁;公历9月11日,是埃塞历13月1日,也是埃塞的新年。

名符其实的“马”路 摄影/友贞女

水!!! 摄影/友贞女

路边垃圾场的狒狒 摄影/友贞女

窗外

窗外,高速公路中间的隔离矮墙上,居然骑有孩子:两个小孩面对面玩家家,就像闲在自家门槛。隔离墙每有凹缺处,甚至根本没有缺口时,都有人翻墙而过,很是闲庭信步。马路正中一匹马,冷眼静立,陷入沉思,只偶尔挥一挥尾巴,好像在说:去你的,说好的马路,怎么还有人、车?逼得车流,像急流遇砥柱,乖乖分流。
路口,车子减速滑行还没停稳,却见纵横的黑肤人潮,泾渭分明:横向的男女,个个昂首挺胸,仿佛有交响乐的进行曲在轰鸣:“向前向前向前——”;径直迎面的商贩,眼睛跟耍灯笼似的,又跟唱戏似的,学孙悟空手搭眉前,脸贴车窗朝里探,又是抛媚眼,又是“啵”厚唇,兜售衣架、饼干、矿泉水之类;而逆向穿梭如游鱼的行人,步步令人惊心。
小王回头,温馨提示:过了前面路口,就离开了首都亚的斯。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农牧业为主

不到半小时就来到了城乡交界处。柏油马路撤了隔离带。横在路中的,已不止沉思的马,还有成群的牛、羊、驴,它们全都喜好沉思,也都误认公路是私家的,对鸣着喇叭滚滚而来的铁轱辘,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想明白了,自会放行。最多是驴子,或直接驮着木材、柴草、橙黄的塑料水桶;或拖着平板两轮车,被立于车上的威风凛凛的车夫吆喝着;或如孤独的老者,孑然而行。
远离了城市,放眼四野,阳光普照一马平川的高原——埃塞属高原,有非洲屋脊之称。公路两旁,是农作物或绿或黄的齐整色块,是新翻沃土的咖啡色块:前面的人赶着牛犁地,后面的人紧跟撒种。

随处可见的格拉树 摄影/友贞女

沃野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生态蜂蜜

无际的原野上,闲适着一棵棵高大的树:树干枝桠挺拔舒展着,像撑开的巨伞;不着一叶的“伞架”,是一首仰望蓝天的诗,那平展的“伞面”,是凝思浮想的绿云。小王说,那是格拉树。格拉树舒展的枝头,挑着一个个灯笼似的、鸟窝似的东西,被告知是蜂巢。横在“绿云”下的疏朗的巨筒,是掏空了的一截截木头,是人为挂上去的蜂箱——在埃塞,浓得化不开的生态蜂蜜,据说是仅次于咖啡的第二大出口创汇产品。
沃野上,当然还有一座座上尖下圆茅屋,草顶木桩墙,似一朵朵黄褐的巨型蘑菇。
一路都见橙黄水桶,或妇人背背头顶,或驴马驮拉,却不知去哪里取水。
突然,打前阵的车一个急刹,泄下持“炮”的摄友——终于见到了一条河。河床一览无余,河水干涸得几乎断流,被沙丘格成时分时合时隐时现的小溪,像老年人糙皮上暴跳的血管。“大炮”们对准了溪中欢愉的人们:一片沉浮挤密的黑色“游鱼”中,夹杂着星星似的黄桶。

水! 摄影/友贞女

兄弟好啊!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水!水!水!

我也想去凑个热闹。刚一下车,就成了动物园里的猴子,被一群孩子团团围住。孩子们亮着白牙伸着手,嘻嘻笑着,“哈罗哈罗、China、广州、u(you)uuuu”,直喷我口水。我们回车取铅笔之类文具,却被黑漆漆的、脏兮兮的、森林般的小手,推搡拍打,逼贴车厢,几乎转不了身。小王果断接过文具,高举过头。他手耍魔术般忽高忽低,身子忽左忽右,一声“you”一支笔,乱中有序地发放。没几下他就两手空空,微笑着,摇头摊手。拿到文具的孩子得意洋洋,没得的不肯离去,而远处,蝗虫般的一大群,正狂奔而来。
我只好帮着小王,招呼大伙儿赶快收兵,绝尘而去,一路向南。

我们的车队 摄影/友贞女

冲破迷雾 摄影/友贞女

尘满面

越南,柏油路换砂土路,尘烟滚滚。如果爬坡,又正好迎面“从天而降”一辆货车,车灯闪烁如鬼眼,弥天尘雾中,恍如身陷硝烟弥漫的前线,令摄友们直发狂,只是苦了我们:即使紧闭车窗,也被迫做了“吸尘器”。
最不习惯的是上厕所——当然是上野厕所。埃塞的司机们,路边转身即“方便”。矫情的女士们,可就挑三拣四,给小王出难题。小王好一番侦探,选一处外高内低的灌木丛林,最好有几人高的一溜儿仙人树作天然屏障,又最好丛林深处还有一小片空地,然后,由他踩出一条荆棘道去,那才是最理想的厕所。末了,还得由小王在“屏障”外、马路边,站岗放哨。

高跷少年从天降 摄影/友贞女

爷们 摄影/友贞女

西洋镜

车经一片随坡起伏的黑土平房——一个什么小城。小王一通耳语般的电话,车停。我们才刚上过厕所,奇怪。他闪着白牙亮着大眼,从容笑答:打前阵的车爆胎了,得换。小事。”
长途路上换个车胎,确是小事儿一桩。可是,这小事儿惊动了一座城。像是吹响了集结号,眨眼工夫,人们倾城出动,把换胎的车,和趴地司机露出车底的包括屁股在内的大半个身子,里三层外三层,围个水泄不通,那真叫一个“黑”压压如倒。
有人发现车里关着我们,如同发现笼子里关有熊猫,“黑压压”哗地溃散,潮水般涌向我们,又把我们的车围个水泄不通。不论男女,尤其是年轻的大老爷们儿,贴窗“啵”嘴耍暧昧,扬眉闪睫抛媚眼,嘻嘻哈哈伸手一个要:什么都要。

亚贝洛公园的自由散漫 摄影/友贞女

闯进别人的家园 摄影/友贞女

“加油”,快跑

对不上话,互相眉来眼去鸡同鸭讲,我们已先倦,他们也兴致稍减,便又转去围观换车胎。如此这般,他们来回往返,那个新奇,那个兴高采烈,跟过节似的。不少的一双双男人,共裹一条类似床单的布,只露出黑乎乎的赤脚,和笑嘻嘻的黑脸,在换胎的车,和载我们的车之间,并肩同步,走过来又走过去,很哥们,更闺蜜,喜气洋洋。
路上偶见公交车。车内有多挤,我无从知道,只知道,车停,许多人和货,就从车顶往下卸。
又路遇大卡车翻车,轮轮向天,那就不止是围观,取水的黄桶,就是现成的油罐,人们奔走相告,蜂拥而上,“嗡”在油箱边接油,吓得我们猛踩油门:万一有一个火星飞进了油里……

车顶上面的空气 摄影/友贞女

车拍 摄影/友贞女

撞车了

从亚贝洛往耶加雪菲小镇的路上,雾浓路滑,一个闪失,我们的车撞停在路边静止的大卡车上,把车头撞个稀巴烂。虽在荒野,却仿如地下冒出的人群,那个围观,想象去吧。
我们去附近的加油站,等新调的车来。我一抬头:哈,右侧壁立的土冈上,挤满了黑脑袋。见我大张了嘴,像发现了新大陆,他们哄笑指点,那意思是:她在看哩,她在笑哩!我也嘻笑着伸出手指,从右往左,一路点数。随着我的手指点移,上头便一路飘移的哗笑,像推倒一排多米诺骨牌。我数得清清楚楚:土冈上二三米长的一溜儿,挨挤着56口大白牙。

拦路的“街舞” 摄影/友贞女

傲骄的蚁丘 摄影/友贞女

拦路街舞

去往部落的崎岖路上,我们连人带车成醉汉。前阵的车急刹车。我们的车差点追尾。透过前车的窗玻璃,我看见他们车头前,几个赤裸绘身的少年,耍杂技般倒立街舞,很是狂野奔放。我激动,要下车。小王笑着摆手,只自己下车,给了钱,请少年让行。前车启动慢行,少年们又拦我们的车。我兴奋得起身,举起了相机。小王朝他们摇头挥手。他们拍打我们的车身,嘻笑着连声“哈罗”,意思很明白:要钱,兼要其他。小王笑着强调:路上不要拍照,一会儿进了部落,集体给钱后,随便拍随便玩。我们的车已远,少年还在尾追,还在伸手“哈罗”。

摄影/友贞女

车轮开路 摄影/友贞女

过河洗车两不误

里出来,人、车都是满面风尘。哗哗淌水的小河挡道,司机直接把车开进了河里。一个黑汉淌水跳将过来,仅有的一条短裤湿哒哒贴在半个屁股上。他可没功夫管这些个,只一瓢泡沫水,没头没脑浇下来——大概这就算占据了地盘,没人跟他抢了——露在水上的半截车身,瞬间成了大花脸。“啊——”,正迷糊昏沉的我,一声惊叫:车窗竟没关密,被溅了一脸一身的泡沫水!小王一惊,回看我;窗外的大汉,张着嘴一脸懵逼,杵在水中。我笑自己大惊小怪,抹了一把脸,朝不知如何是好的小王,轻松一笑:“没事,没事儿!”小王赶紧转身爬过来,使劲儿帮我摇上车窗,示意外面的人加油干。外面果然甩开膀子加油干,一会儿的工夫,一车身的泡沫冲没了。司机用力踩油门,汽车“吼”上岸去。小王把手伸出车窗,把25比尔的零钱,递给水中随车跳行的汉子。接过钱,那汉子喜笑颜开,转身又要跳——又有一车要下水,黑汉们都有觉察,他得抢先!

摄影/友贞女

你们谁?矮我这么多! 摄影/友贞女

富起来

埃塞是最不发达国家之一。无疑,他们正加速发展中。发展是要付出代价的,发展是要有财力支撑的。南下原始部落,一路所见,当然是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只觉这个国家落后、贫穷,人民闲得无奈,又想不劳而富。我支持类似过河洗车生财有道,更欣赏像小王一样的青年,好学诚恳又勤快,有知识有教养,自信自尊,当然,也就致富有门。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埃塞俄比亚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本文为友贞女“走近非洲埃塞原始部落”系列文章之(一),更多非洲埃塞文章,请关注后续发布,更多友贞女原创文、图,请关注友贞女的微信公众号“花开的声音”

埃塞俄比亚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友贞女 更新:2018.08.31

民族村寨 户外探险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埃塞俄比亚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民族村寨 户外探险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民族村寨 户外探险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