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险!我闯入了非洲野人领地

非洲 埃塞俄比亚 奥莫河谷 原始部落 摩西族 唇盘族

埃塞俄比亚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埃塞俄比亚 > 惊险!我闯入了非洲野人领地
友贞女
订阅

《珠江商报》专栏作者、《中山日报》签约作家,有散文集《芭蕉叶上好歇凉》,有公众号“花开的声音“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埃塞俄比亚

  • 国家公园马戈(Mago)国家公园,是埃塞政府专门划给摩西族唇盘人活动的区域
  • 其他人文唇盘人女子有划开下唇套盘和透耳的习俗
  • 文化控埃塞唇盘族,上个世纪70年代,才被世人所发现

出行手册上说,此次埃塞南部原始部落之旅,要去最原始的部落看野人中的野人。——嗬,这广告词,味儿够重!车停马戈国家公园管理局(就几间破土平房),导游小王收齐我们的护照,径直走了进去。

好一阵,小王出来,跟司机说,公园内不要停车,又跟我们说,不要摇下车窗,不要拍照。我问为什么。他轻描淡写:安全。(后来才知,这天部落之间有冲突要开打,政府特别有警示。小王怕吓着我们,没说详情。)

很快,说是到了公园门口——可公园连门都没有!我莫名其妙跟上了一侧高冈。小王指点江:面积多大,野生动物多少。可我放眼望去,除了苍莽的绿,连一根动物的毛也没见。小王说,在森林深处。我只问,一会儿我们要深入?小王答,是的。我在心里“哼”了一声,转身回看停摆路中我们的越野车队,晨光尘雾中,倒有几分神秘与豪迈,便举起相机,连按了几下快门。

俯瞰马戈国家公园 摄影/友贞女

我们的车队 摄影/友贞女

安保护送进部落

汽车颠簸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随处可见矗立的一两层楼高的蚁丘——蚁蚂自筑的城堡。我们兴奋,要下车拍照,小王却真的不给停车。路越来越不像路,只能套用鲁迅先生的话:滚的轮多了,也就成了路。阳光真好,空气真好,可小王也不让开窗。一石头界碑,挂有骷髅头。车减速,跳上来一背枪的黑瘦小个儿,说是政府特派的安保。

摩西部落男人 摄影/友贞女

从南苏丹边境弄来的枪支 摄影/友贞女

界碑一过,立刻惊悚:几人高的灌木丛里,蹿出几个男人来——直立的四肢、绘脸的五官,以及一块斜挂单肩晃荡的遮羞布,该是传说中的野人了;可他们长颈鹿一样的高身,人手一根长棍,特别那冷绿的眼光,虎视眈眈,蠢蠢欲动,完全是嗷嗷觅食的野兽。

车慢如爬。我近窗而坐。他们来了!那冷饿的目光,隔着薄窗,肆无忌惮地盯我,要穿透玻璃似的,要吃人似的!我本能地,抓紧前排小王的座位靠枕,身子贴向小王座位后背,恨不能隐身,嘴里“小王!小王!”,声轻如蚊鸣。

小王反手拍了拍我微抖的手,没回头,只直视外头的“绿光”,小声却正色地说了些什么,坚定地摆了摆手。野人把眼中的凶光收敛了些,身微后退,却仍不肯远离,仍在附近转悠,仍拿渴而冷的目光扫向我们。

摄影/友贞女

摩西高人 摄影/友贞女

小王这才回头说,马戈公园,是政府专门划给摩西族(Mursi)活动的区域。政府规定,摩西人不得越界活动,游客需登记特许才能进入,并特派安保跟进——我即刻向持枪安保投以敬畏的一眼。小王又说,不用怕,他们不会怎样,只要不开车门,不伸出头去,不拍照。

我连连保证:不拍,不拍!——哪里还敢拍?只想逃!逃?正步步深入呢!也不知汽车摇晃了多久,在一小片空地停下。小王说,部落到了,却嘱咐不要下车,也不要拍照,等他。大家再没有的听话,鹦鹉学舌般,重复着“不要下车,不要拍照”。

小王、安保,以及半路上车的当地向导,正在交涉摄影费——允许我们进部落参观的条件是,付给他们摄影费。野人们已如狼似虎地奔过来,把我们的车团团围住,狼般转悠,眼放绿光。

唇盘部落的家园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窗前偷眼

透过车玻璃,我麻着胆子偷眼:林海中的这一小片空地,不过一个篮球场大,几棵树干碗口粗的树下,散巴着四五顶半圆矮草屋——那也叫屋的话;类似先前界碑处的高个儿男人,不仅人人有棍,还有人背枪——AK-47步枪;

啊,此刻拿棍持枪的男人,竟不十分可怕,可怕的,是女人!那些头顶藤篓、腰骑孩子、披挂着除衣服之外任意物件的褐黑女人,正是传说中的唇盘人:一个个咧着嘴,呲着被敲掉正中两颗的下门牙,晃荡着举世闻名的下唇;

冒着做噩梦的危险,我细看唇、盘:齐下牙龈根部割裂开口的下唇,像熟透脱水的桑葚,像紫黑的橡胶弹簧,皱皱巴巴地,松松垮垮地,垂吊于下巴、脖颈,甚至胸前;套着花花绿绿盘子的下唇,则被撑绷得,像磨光泄气的干瘪轮胎皮;那盘子,从瓶盖到皮球大小不等,材质有木制也有土烧,图案也各式各样;负重着唇盘的脸,被拉扯撑张得变形,只有两个字可形容:狰狞!

呃,这头饰……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惊魂

终于与部落首领谈好了价钱,小王招呼我们下车。我却脊背发凉,软在车上挪不动脚。小王微笑着伸过手来。我一个人留在车上,岂不更怕?再说,来都来了,便把手伸给了小王。

谈过价的局面大不相同,凶悍的男人背靠林海,排成一排,虽都拿着武器,却只木头人似的摆拍,只眼珠滴溜溜乱转;女人们也站成了一排,只是,因有孩子、盘子、篓子,以及头上身上堆满牛角、羽毛、贝壳之类的挂碍,队伍歪七扭八,甚至蹲着坐着的都有,乱成一堆。我们挤眼歪嘴,迟迟不敢动作:既不敢拍他们,也不敢与他们合影。

摄影/友贞女

唇盘随装随卸 摄影/友贞女

茶玫果然胆大,又有她摄影师的大哥当保镖,摇着火红的裙摆,“风情万种”地靠近,率先深入野人堆,故作潇洒地抬手斜肩,甚至还用手托着套有盘子的唇,仰鼻噘嘴,佯装亲吻。她胆子越来越大,竟与唇盘们勾肩搭背,又伸手去摸那透空了的垂至肩头的真肉耳环,引来黑手的回摸,却斜眼小声催大哥:“好了没?好了没?”

咦,也没把茶玫给吃了嘛!于是都大了胆,纷纷深入“黑阵”:黑人“白”人放肆互盯互摸,互为西洋镜。

摄影/友贞女

透残的唇与耳 摄影/友贞女

我僵硬的身子也放松了许多,却始终不敢过于靠近,又想看一看他们的日常,便挂着相机,独自四探。只见一个肚子鼓如蝌蚪的光身瘦黑小人,立于三石磊成的灶前,往黑乎乎的胶桶底,掬了一捧泥水糊了一把脸,复又举桶将黑黄的泥汤,倒进嘴里。我看不下去,转向草屋——真矮呀,屋顶不及人高。我蹲身倒头,朝唯一的穴口,往里探看:里面黑蒙蒙,棚内地上,什么也没有,只一股动物的粪臭,把我呛退。

摄影/友贞女

穴居 摄影/友贞女

这时,一个皱巴绘脸盘唇,撅着屁股爬进去,转身如蹲坐的狗,黑暗中,一手撑地,一手朝我勾手。虽诡异,还是以为在示好,我朝她按下了快门。还是害怕,便急起转身去找大伙儿,却衣服被扯住。我一惊,急转身,妈呀,正是刚才勾手的盘唇!她不撒手,恶狠狠地“嘀哒啦嘀哒啦”,另一只手向我伸着。我知是要钱,可不是已经团包了摄影费吗?甩又甩不掉,我又急又怕,直接中文:“给了钱呀,给了钱呀!”她还是不撒手,又拉又扯又吼,其他的“凶光”眼看就要引过来,大有抓我塞进草穴吃掉之势!

我大声叫小王!

年青女子只透耳不盘唇了 摄影/友贞女

盘唇女人 摄影/友贞女

小王就像救火员,正东一下西一下,给被缠的伙伴解围,见我急得要哭,抽身就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剥开唇盘的手,再伸手把我圈开,唬着脸,朝那唇盘也一阵“嘀哒啦嘀哒啦”。那女人虽松了手,却仍像土狼一样围着我转,骂骂咧咧的不肯罢休——连小王也搞不定了!小王把我圈到向导和安保前。那唇盘终于被大家一齐喝退,却仍远远地盯着我,那意思分明是:你给我等着!

我再也无心拍照,也不想停留,只想快快回到车上——我们虽有安保有枪,可唇盘们人人有棍有许多的枪,还个个牛高马大身强体壮,如果冲突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可伙伴们正玩大了胆,各种摆拍各种合影,而车还在数米之外,车门又没开,我没长翅膀,又不会隐身!无奈,我只好影子一样尾巴一样跟着小王——不对,影子和尾巴都在身后,我是横在他身前,他走我走,他停我停,寸步不离。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有人找小王投诉,说是手镯被摸去了,说是墨镜被摸去了,也有报喜的,说虽然摸了耳环去,却也狠狠地抢回来一个唇盘,算是互换礼物,留作纪念。

混乱中还有一插曲:一个还不能下地的碳黑胖小子,赤条条的,竟爬进了摆拍中的伙伴的怀里!猝不及防的伙伴,竟然再自然不过地、母性爆发地,伸手托举黑漆漆滑溜溜沉甸甸的小娃娃,又放其坐在自己腿上,“白”脸对黑脸,“哦、哦”地逗,任那沾着口水鼻涕的黑肥小手,在她手上脸上衣服上,又摸又捏,画面搞怪地温馨。

终于上车了,可以远离弥漫着人畜粪臭的空气了!

摄影/友贞女

关上车门的一刹那,我的心落回腔子!小王问:怎样,有什么问题吗(因我是问题大王)?我摇头不语,心想,出行手册那“野人中的野人”,还真不是文学的夸张宣传用的蛊惑,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埃塞俄比亚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推荐景点:

马戈(Mago)国家公园

美食佳酿:

英吉拉 耶加雪菲咖啡

后记
据说,唇盘族是1970年,由英国人类学家所发现,他们有语言无文字,钻木取火,刀耕火种,以物易物。就是说,1970年是一道界,此前,整个人类文明社会,不知道地球上还有摩西族唇盘人,而唇盘人也不知自己生活在非洲,有国家叫埃塞俄比亚,更不知道还有人穿衣写字读书,仪表堂堂却也许狼心狗肺。
又据说,摩西人盘唇的习俗,只因为美——女人只有透空了唇、耳才美,身价才高;也有人说,这自残的习俗,缘于部落男人的自私:为防其他部落的男人劫色,故意将自己的女人弄丑。
撇开唇盘人的原始贫穷不友好——换谁被围观都不爽——我不好接受的,还是他们为着所谓美的荒诞畸形的自残式盘唇洞耳。不过,关于人类的自残美,我想起我国古代女人的裹脚,又想到现代文明人的整容纹身,跟盘唇人相比,哪一个更残忍?哪一种更畸形?恐怕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吧。
随着旅游业的发展,文明的入侵,政府的强制,也许过不了几年,摩西人不再盘唇了(事实上,他们当中年轻的一代,盘唇透耳的越来越少了),说不定一步登天,直接从原始人进化成文明人。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绝好的事,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受得起这彻底的进化,以我现代文明人的自私猎奇心理,阴暗地想:如果他们进化成文明人,世界这么大,我们能去哪里有什么好看?



上一篇《哈莫人,爱并痛着》,下一篇《卡诺部落的涂鸦与大三尼奇的集体舞》。友贞女 “走近非洲埃塞原始部落”更多文章,请持续关注;更多友贞女原创文、图,请关注友贞女的微信公众号“花开的声音”


埃塞俄比亚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友贞女 更新:2018.08.31

国家公园 其他人文 文化控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埃塞俄比亚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国家公园 其他人文 文化控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国家公园 其他人文 文化控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