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苏武牧羊的地方,独与贝加尔湖深情凝望

俄罗斯 西伯利亚 贝加尔湖 奥利洪岛 北线 草原 红嘴鸥 蓝 萨满

俄罗斯贝加尔湖

首页 > 其他宗教 > 目的地 > 俄罗斯 > 在那苏武牧羊的地方,独与贝加尔湖深情凝望

自媒体人、博物馆导师,历史系90后森女。搜狐旅游金牌作者、乐途专栏作家、驴妈妈旅游达人、途牛大玩家。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湖泊汉时匈奴的北海,就是如今的贝加尔湖。或许,苏武是中国第一个来到此地的旅行家吧!
  • 其他宗教传说奥利洪岛上萨满岩的石头缝里,居住着守护贝加尔湖的神灵。
  • 文化控穿行80多公里,穿越2000多年的时光,在苏武牧羊的地方,独与贝加尔湖深情凝望。

小时候,大多数人都应该听过或读过苏武牧羊的故事,也都曾感叹于苏武刚毅坚韧的君子风度、百折不屈的民族气节。也许,故事里寥寥数百字的描述太过简短,似乎值得我们追问的谜题还有很多。苏武牧羊的北海到底在哪里?被发配到苦寒之地的苏武究竟遭遇了什么?又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持他熬过了19年的流放岁月?

清人王先谦在东汉班固编著《汉书·苏武传》的原文之下有这样一段的“补注”:“北海为匈奴北界,其外即一丁令也。塞外遇大水泽通称为海,唐书地理志骨利干都播二部落北有小海,冰坚时马行八日可渡,海北多大,即此北海也。今曰白哈儿湖,在喀尔喀极北,鄂罗斯国之南界。”不难看出,其中所记载的“白哈儿湖”就是如今的贝加尔湖。当我搭乘渡轮漂泊在贝加尔湖上,凝望碧蓝的湖水,猜想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来到此地的旅行家应该就是苏武吧!

孤独的牧羊人苏武

就在这荒凉的西伯利亚贝加尔湖畔,匈奴单于与苏武开了个大大的玩笑。单于为迫使苏武投降,将苏武囚禁在地窖之中,绝其饮食。苏武以雪为饮,毡毛为食,饥寒交迫中仍不改其志。单于又将苏武流放到北海的无人之地放牧公羊,断绝其粮食供应。承诺只要公羊生下小羊,苏武便可离开。为求生存,苏武只得依靠采掘野鼠野兔所贮藏的果实充饥。但他依然手持汉使符节牧羊,无论晨昏,以致于系在节上的牛毛全部掉落了。苏武活出了自己的风采,令单于的计划一再落空。本想看苏武笑话的单于,却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笑话。

经过5年与孤独为伴的苦心经营,苏武将一个人与一群羊的日子过得有声有色。他能够独自织网捕鱼、制造弓弩,全然过上了自给自足的渔猎游牧生活。正如孔子盛赞颜回那样:“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身处孤独境地却积极乐观的苏武,就像眼前被奥利洪岛放逐到贝加尔湖中的鳄鱼岛那样。身虽渺小无依,却不失为美好精致的存在,固能成为游人驻足瞩目的焦点。

人们常说:“爱笑的姑娘运气不会太差。”努力改造着眼前的苟且,将生活化作诗和远方的苏武,也常常得到贵人相助。单于的弟弟於靬王到北海打猎,结识苏武,对其颇为器重。赏赐给苏武不少食物、牲畜、盛酒酪的器皿、圆顶的毡帐篷。投降匈奴的李陵与苏武曾为故交,李陵对流落北海的苏武亦是极为关照的。总会以其妻子匈奴公主的名义赐给苏武一些牛羊。已然习惯了北海之地平淡生活的苏武,娶了一位匈奴妇人为妻,还与她生下一个儿子。两千年前,贝加尔湖畔的牧羊人苏武,在含糊不清的故事里是如此孤独,但在史籍的记载中却并不孤单。

当然,李陵来访的目的更多是来为单于做说客的。虽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但李陵战败,全家受其牵连而获罪,未得幸免。他无力面对残酷的现实,还不如斩断昨天挥手告别。怀着满腔怨愤的李陵只得投降匈奴。而苏武对于李陵这位老朋友的做法表示理解但并不认同。在苏武看来,君臣共荣辱,作为臣子自是要肝脑涂地,死而后已的。李陵的孤独是狂欢人群中一个人的孤单,荒芜的心灵深陷怨恨之中无法自拔。苏武的孤独是广阔的西伯利亚大地上一个人的狂欢,贫瘠的土地也无法荒漠化他思想的丰饶。

毕竟,天降大任于苏武,是让他来北海受苦的。自是不会像我们这些游客一般,肆意享受着夏秋之交的风,潜心聆听来自地球上最深湖泊的澎湃。某些难捱的冬日里,在西伯利亚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的支配下,丁令部落的人盗去了苏武的牛羊。孤独的苏武再次陷入困境。但日子终归是要过下去的。要知道,寒潮从不会为人们留下太多思考的时间。摆在苏武面前的唯一选择只能是一个人重头再来。

当李陵来到北海,告知苏武汉武帝的死讯。苏武听罢面向南方失声痛哭竟至吐血,哀恸长达几月之久。也许你一定会说,世界欠苏武一座奥斯卡。但在西伯利亚这片没有观众的舞台上,苏武又为何要如此尽力表演呢?古来讲究“诚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慎独是儒家修行的最高境界,在一个人独处无人监督的情况下,善变的人太容易卸下伪装。而最真实的样子却是始终如一的。就如同清澈的贝加尔湖,你能从那深深浅浅的颜色里一眼看得出情深。即便天气变幻也无需抬头看天,湖面的答案就是最好的晴雨表。

或许,苏武也会到奥利洪岛上的心形许愿石上来许愿吧!上天总算是听到了苏武的心声。汉昭帝即位后的几年里,匈奴与汉达成和议。汉朝使臣向匈奴单于寻求苏武等人的消息。虽说在这近20年的时间里,单于们你方唱罢我登场,已不知是换了几个。但对于苏武这样一个专业打脸单于20年的存在还是耿耿于怀的。单于谎称苏武已死,却不料被汉朝使臣责问:“若苏武已死,我大汉天子又是何以收到苏武的鸿雁传书的?”任性的单于神色尴尬,再一次生生被苏武打脸,只得将苏武放归。

当我们一路向北,从胡日耳镇沿着湖边,抵达奥利洪岛最北端的合波角。苏武在贝加尔湖畔长达19年的牧羊故事就此结束。也许你会说,此时已过耳顺之年的苏武,终于可以走上人生巅峰,安享晚年了吧!但现实岂能如此顺遂?苏武回到都城长安的第二年,上官桀、上官安父子和桑弘羊被人控告谋反,苏武及他的儿子遭受牵连,苏武被罢官,其子被处死。汉昭帝死后,苏武因参与了拥立汉宣帝,赐封爵关内侯。尝尽世间冷暖的苏武,把所得的赏赐全部送给亲戚、邻里和朋友,而自己家中却不留一点财物。也许是西伯利亚空气清新、水源纯净,亦或是苏武本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在那样一个年代,他虽曾饱受折磨,竟活到八十多岁。

土著居民布里亚特人

两千年来,匈奴人的一部分后裔留在了这片土地上,历经后世的鲜卑、突厥、蒙古的相互融合,形成贝加尔湖地区的土著居民布里亚特人。即便在遍布东正教的俄罗斯,他们依旧保留着我们最为熟悉的东亚地区游牧民族的宗教信仰。布里亚特人信奉藏传佛教与萨满教,他们会像蒙古人或藏人那样垒起玛尼堆消灾镇邪,也会将彩色丝带或五色经幡系在松树上祈福

传说奥利洪岛上萨满岩的石头缝里,居住着守护贝加尔湖的神灵。而萨满岩附近的13根萨满神柱,总是被五色经幡包裹起来。只不过经幡上面的文字不是藏文或蒙文,而是俄文。而每年的夏天,来自西伯利亚各地的萨满巫师都会齐聚于此,进行祈福仪式。看来黄昏时分,自萨满岩附近传来的鼓声,正是他们与贝加尔湖神灵的对话。

若是在这座神秘的岛屿上谈及万物有灵,那自然是不能忽略红嘴鸥的。阳光或许是它们唯一的信仰。在晴空万里的蓝天里自由翱翔、追逐阳光,在阴云密布的笼罩下停歇在地面休息。它们早已摸清了人类在岛上的行动路线,自然是知道每日中午都要聚集到岛屿最北端的合波角,等待来此午餐的游人。它们可以从游人那里轻易获得“免费的午餐”,而游人们也乐于与它们互动。

午餐是由当地的布里亚特人来完成的,他们每个人都是身兼数职——奥利洪岛一日游线路的司机、导游、大厨。招待游人的美味自然也是就地取材。架起锅灶、点燃柴火、加热饮用水、切好配菜。贝加尔湖里的特产奥姆里鱼(秋白鲑)、西伯利亚的马铃薯、各种五颜六色奇奇怪怪叫不上名字的香料,熬煮出一锅鲜美的鱼汤。坐在野餐区域的长椅上,盛上一碗暖暖的鱼汤,再搭配甜甜的俄罗斯黑面包,实在是幸福的美味。

用罢午餐,当地的布里亚特人会收拾好碗筷,随手将剩下的鱼刺或面包屑之类的食物残渣泼洒到远处的地上。这时,天空中盘旋的红嘴鸥们便会一拥而上。与红嘴鸥一起,享受来自贝加尔湖与西伯利亚的午餐,也是一次独特的体验。或许,两千年前的苏武与他的妻儿,在长居在贝加尔湖畔牧羊的19年间,每一日的每一餐是不是也会如此呢?从奥利洪岛的中部一路向北,穿行80多公里,穿越2000多年,在那苏武牧羊的地方,独与贝加尔湖深情凝望。同样的风景,在你眼中的生活到底是艰难困苦的苟且,还是诗和远方的田野?西伯利亚的蓝眼睛里一直满含泪水,却也带着笑。就像心萌动时、情至深处,泪流不出眼眶的时候,最美。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贝加尔湖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贝加尔湖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驴来驴去 更新:2018.09.06

湖泊 其他宗教 文化控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贝加尔湖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湖泊 其他宗教 文化控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湖泊 其他宗教 文化控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