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青年王有才

非洲 埃寒俄比亚 导游 原始部落

埃塞俄比亚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埃塞俄比亚 > 埃塞青年王有才
友贞女
订阅

《珠江商报》专栏作者、《中山日报》签约作家,有散文集《芭蕉叶上好歇凉》,有公众号“花开的声音“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埃塞俄比亚

  • 猎奇来到卡诺部落,不在身体上绘画怎么行
  • 其他人文旅行就是去远方,见美好的人,重拾美好的自己

导游小王,姓王名有才,非洲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人。

摄影/半轮繁花

摄影/半轮繁花

黑黑的小王

小王皮肤很非洲——古铜偏黑泛红。上宽下窄的长脸,侧面看去,一字眉下,又圆又大的眼珠,衬着清亮的眼白,黑葡萄似的发光透亮;长而浓密的睫帘,卷翘着忽闪着,似爱俏的女生刻意安上的假睫;阔厚外翻的双唇,如黑红的花瓣,一笑,捧出一口闪亮的白牙;本就尖翘的下巴,被一小撮卷翘黑须,拉得更翘;鼻梁高挺是脸脊,鼻翼隆厚如蒜头——这剪影似的轮廓,雕塑般有型!还是从侧面看,他饱满光亮微凸的额头,连同紧贴浓密细卷黑发的头颅,再顺溜儿到脖颈,像极了去点的问号。凸凹有致的轮廓、灵光和善的眼神、沉静腼腆的笑容,如果包上白色头巾,再扣上黑色头箍,就是一个阿拉伯人。

小王当然不是阿拉伯人,更不是中国人——没有来过中国,不沾一丁点儿中国血统。

于是我们“八卦”:为什么名字这么中国?

他亮齿静笑,小媳妇儿似的柔声作答:读大学时,中文老师姓王,又很喜欢他,所以得了“王”姓取名“有才”——很有点佛家高僧都姓释的意味。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中文很溜

小王确实有才,光语言就通五国,包括英文、法文、汉语、阿拉伯语,加上他的埃塞母语——埃塞境内有八十多种民族语言。

他的中文程度,能听能说能读能写,能懂最隐晦的黄色段子——“这有什么不懂的?”——却只是静笑而不接话。某些字的发音,从他的嘴里蹦出,会拐弯变调,比如“对”字念成“堆”,“是”字念成“诗”。变调不会让人误解,反倒平添了几分韵味。

他会唱中文歌《甜蜜蜜》,也会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唱得甜蜜而深情,还有几分搞怪与滑稽,更像个俏皮的小媳妇儿。而他唱自己的民歌时,鼻音浊重低沉,旋律悠长咏叹,竟有几分苍凉与忧伤,像一个被岁月磨糙了脸的祖父。

我们目瞪口呆:这问号似的小脑瓜,是如何装下这么多语言,又特别是如何认会我们繁复的方块字?

他咧嘴憨厚一笑,代答。

摄影/半轮繁花

摄影/友贞女

人见人爱好导游

作为导游,小王可谓无所不能无微不至。从整个车队的调配,到每餐每人的点菜,到酒店热水的调试,到部落探访的交涉,到为女生上野厕所站岗放哨,到替大伙儿背扛提挂大包小包……事无巨细,他腿快脚轻,沉稳从容,无一错漏。风一样忙完后,身心无事地静立一旁微笑,一脸孩子般的天真无邪。

我们同车,他坐前排副驾位。一天里,总有几百次“小王小王”吧?车友们,特别是我,总有各种要求各种好奇各种不明白,需要他解答。

每叫“小王”,他那雕塑般的脸和问号似的头,必定应声后转——这么频繁的后转,真担心他脖子发酸,甚至要扭断。他却总是士兵听到号角似的,严阵以待。

比如灌木丛中搔首弄姿拍照后,小王负责清扫剔除钩在丝巾、衣服上的苍耳果、鬼针刺,以及挤出扎进皮里的短针断刺——这分明是小媳妇儿的女红活计,或者外科大夫的精微手术,更是“小棉袄”式的窝心体贴,他屏息凝气,轻柔细致,直至最后一截针刺带血挤出皮。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一日5次定课

仅有一回,他闻声不应。那时他正净了手脸,铺开随身携带的祷告用的折叠整齐的塑料布,赤脚跪拜其上,虔诚祷告中,传来“小王小王”之声。他听而不闻,继续一丝不苟的礼拜,且连做三次:穆斯林一天五次祷告,他因带团在路上,错过了当天的两次定时定课,便三次累加一起祷。祷告仪式结束后,才问“小王”者什么事,仍是一脸的谦和与殷勤。

我的傻劲又来:“祷了会怎样?忘了会怎样?不祷会怎样?”他耐心回答:祷了心里舒服;忘祷心里不舒服;不祷的话,将来死了会有很不好的惩罚。我自作聪明:就是好心行善天天祷,将来死了升天堂,否则,死了下地狱?他说差不多是这样,具体,要我细读《古兰经》,他说他中文解说不清。

在唇盘族部落,看那部落妇女的下唇,沿下龈根部横割、被碗口大的圆盘撑大,如黑褐皱缩的肉虫,垂吊于胸前,又覆挂于头脸,我又奇又怕还嫌弃,想看又不敢看,更不敢靠近。小王平和一笑,伸出手护我近前,轻声说:“别怕,这是他们的文化。”当部落有人头皮破烂流脓滴血时,他焦急,逐个问我们谁有消炎药,并亲自小心地帮其涂抹,一如帮我们轻挑皮肉里的刺。

图片来自小王

图片来自小王

身轻如燕

在Karo部落,原始人们个个手捏酒瓶盖大的小盒,拿小木棒从盒里蘸岩石粉泥巴水混成的颜料,往裸露的脸上身上,互点互画。小王凑过脸去,让天生行为艺术家的野孩子,在他脸上点画。他屏息仰脸眯眼,隔不了多久还叫停,用反光的手机屏照看效果,一脸天真与喜气,完全是沉浸游戏中的大孩子。

画好了脸,他嘻嘻笑着。在我们要求下,他与部落裸露上身的美女四个,并排合影。我们便问,埃塞习俗可以娶几个老婆?他答,正是四个。我们便起哄:“那你想娶几个?”他还是笑,却伸出一根手指,认真地说:就一个!我们又顺便问他家里有几个兄弟姊妹。他说五个,却只数出了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我们笑他算术不好。他说:“还有我的妻子啊!”我们大声纠正:妻子是妻子,姊妹是姊妹!他也笑着坚持:“为什么?妻子也住家里呀!”看他神情与语气,我们懂了,在他的心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都是最亲的兄弟姐妹,包括新婚的妻子。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顺着话题,我们又问他父母。却原来,他14岁母亲去世,21岁父亲去世。我们的心一下子沉下来,却止不住好奇,低了声,小心地试探着问:那,是你父亲留下的钱,供你读大学,以及供你弟妹生活、上学?

他虽肃穆了表情,却仍不失耐心,说,他自己的学费,以及弟妹的生活费学费,都是他出。我们登时肃然起敬,不敢问他父母为何早逝,只问他,他靠什么支付那么多的费用!他仍不失轻松,微笑轻答,他从小练跆拳道,费用就来自教人跆拳道。然后引我们戳他的胳膊:天啦,那鼓胀有力的肌肉,直把我们奋力的手指反弹回来!

难怪他轻身一跃,就能稳上行进中的汽车;难怪在孔索世遗村庄的顶集合场,他轻松举起截面大过方向盘的巨型卵石;至于夕照下,旷野边公路上,他平地腾空翻筋斗,只手倒立成金刚,我们只有拍手尖叫的份儿。

摄影/友贞女

摄影/友贞女

撞车了

从亚贝洛回耶加雪菲的下坡砂粒路上,雾重路滑。不知是司机走神,还是环境恶劣,突然间,在四五米距离之内,在刚够会车的路宽里,汽车赛车般吼叫,左冲右转,急速中折行尖尖角的横“V”线。公路两旁是无边的荒野,雾虚隐秘在能见度几米之外。汽车在左避右闪免入荒野的瞬间,重重地撞止在大卡车上——卡车仿佛专为阻止疯狂的汽车,而静止在那儿——车头撞得稀巴烂。

车虽止,却还在轰鸣狂抖……我眼睁睁亲历着猛烈的撞车,见前排的小王,双脚蹬撑着车头挡板,双手张开如满弓,拦护于两肩胸前。一时间,小王挺身蹬腿展掌,如木桩般定在那儿,本就外突的大眼圆瞪如炬,屏息中念了一句什么祷词,旋即转背探身亮眼切问:“没事吧?”继而起身伸手,与后排的我们,一一拉手、拍肩、抚膝,虽无惯常的笑,却仍不失静定温和,像慈母,像大姐。

“没事啊!”我们仨异口同声,虽都圆瞪了双眼,急促了呼吸——身体确实全都毫发无损。女士们反常的镇定,也许因为情急中来不及害怕,也许只因为小王就在车上——连日来,已经养成了小王在就有安全就有依靠的心理惯性。

当确认大家都无事,他翻身下车,打开后排车门,父兄般,一一接抱我们下车,又一一环肩抚背,耳语:“别怕!没事了,没事了!”我们真没怕,却真心愿意“害怕”那么一小会儿,就像小女孩赖一赖慈父的呵护。

当我们祥林嫂般,向拥上来的车队同伴喋喋不休时,他亲爱而纵容地笑看我们,从突然间仿如地下涌出的当地人群中,分出一条道来,大张他有力的胳膊,如母鸡孵蛋,把我们三个,拢在他两手之间如墙的胸前,一一护送,去到其他车内。在轻轻却稳妥关门的当儿,他如水的大眼睛,仍不忘安抚的一笑。然后,急速转身,挤出节庆般汹涌的围观人群。不久又挤回车边,隔着摇下的车窗,笑着安抚:“我朋友的车很快就到,我们换车继续走。”

果然没过多久,他那黑大个儿的哥们,开来了一辆越野车,载我们继续前行。

恰特草

摄影/友贞女

恰特草有毒

车行与肯尼亚交界的埃塞边境,路边成堆成捆摊卖着一种嫩枝鲜叶:枝条像苋杆,叶片像茶叶。司机花20比尔(相当于人民币5元)买了一大捆,用快速的弹舌音“吧嗒啦吧嗒啦”,叫小王做他“饲养员”。小王反常地没精打采,慢条斯理地摘下两叶一芽,积成一把,递到司机手中。司机一把一把地塞进嘴里,大嚼起来。

我们很是好奇,当然抓住小王来问,要吃。他平静浅笑,轻声说,这是一种令人兴奋的植物,相当于毒品,是不能带上飞机的,是不能多吃的。我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毛病又来:“多吃了会怎样?”他大眼睛看定我,真诚地说:“吃多了会兴奋得睡不了觉,会使血液减少。”哦,就是会败血呗,那就是大麻咯?我请求吃一点点尝个味儿。他见我坚持,很认真地说:“不是大麻,是恰特草。我从来不吃,你也别吃,对身体不好!” 我还是问他要了一小片,塞进嘴里,用牙齿轻轻咬了咬:顿时,满齿满口是甜丝丝带点儿涩的味道,浓浓地生津,吞下不敢吐又不舍。他再次转身,摇头,近乎苦口婆心:“不要吃!”

摄影/友贞女

承蒙关照 摄影/一鸣大哥

我要你平安幸福

全团都赞小王人好。他老板Leo说小王是精品。而领队茶玫说,成功人士,自有他成功的理由。

可是小王才24岁,与我们一路所见的那些闲得只会寻热闹的他的同胞,截然不同,是他天性聪明能干仁厚博爱?是宗教信仰的熏习自律?是职业素养的自觉克制?会不会,只是特定时期特定环境特定职业背景下,他暂时留给我们的假象?古人云人心唯危,又常识告诉我们,人性是不可考验的。

可是,以此次埃塞南部原始部落之旅十天的朝夕相处,凭直觉,我相信,小王是本色出演:他就是这样,本来是这样。

不要怀疑和多虑吧,相信此刻的内心,因为,一切唯心造;因为,外面没有别人,只有自已的影像——小王的完美,正是行走在路上,我们重拾美好自己的印证。

何时再约伴行一程 摄影/一鸣大哥

“嗳,小王!”

隔着阿拉伯海印度洋,隔着亚非大陆,隔着5小时的时差,以及国家、政治、历史、文化、种族、肤色、语言的不同,甚至年龄、性别的差异,路上前座的小王,应声回笑,满眼是静候恭听,满脸是温文尔雅。我却只有一句:“我要你平安幸福!”因为,据新闻报导,现在,小王带团的线路,埃塞俄比亚南部,索马里州,正在武装冲突,正真刀真枪在打仗哩!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埃塞俄比亚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友贞女《走近非洲埃塞原始部落》系列文章之六,上一篇《卡诺部落的涂鸦与大三尼奇的集体舞》。更多友贞女文章,请关注友贞女微信公众号“花开的声音”

埃塞俄比亚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友贞女 更新:2018.09.06

猎奇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埃塞俄比亚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猎奇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猎奇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