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2小时:普者黑,爸爸到这儿乐不思归

168绝美秘境探访 云南 昆明 玉溪 文山州 红河州

文山普者黑

首页 > 地质奇观 > 目的地 > 文山 > 第24~72小时:普者黑,爸爸到这儿乐不思归

不惧风雨,始终面带和蔼地微笑,照亮一隅!文图双修,旅行达人,翻译,著有《冈仁波齐巡礼行纪》、《仏教東渐》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日出日落密枝山顶上看日落已约定俗成,就好比不能放过的荷花宴
  • 地质奇观喀斯特地貌特征造就了普者黑景区的83个溶洞、120公里地下暗河
  • 湿地沼泽白凤凰召唤着湿地的百鸟,“咕咕嘎嘎”叫声此起彼伏
  • 舍得草场山脊矗立着一尊尊风车巨人,云雾不断从上面经过

全国旅游看云南。云南宜居、宜游,平时性格内向、阴沉的人来到云南,被云南的七彩阳光一晒,心境会莫名其妙地豁然开朗。这些年踏访了很多旅游胜地,却在云南停留时间最长,印象中云南的晴天多,一米阳光最值钱。于扑捉光影的摄影旅行家来说,多彩云南带来的视觉享受超过作品本身,起早贪黑、跋涉水途中带来更多满足与幸福感。

久居滇西北,而滇东南“普者黑”的名字一直萦绕在心念之间。那种像馒头一样的小,排列成林,人们住在水之间,不问世事,耕耘着门前的水田,自给自足,诗酒田园

很多粉丝看了普者黑的照片,误以为是桂林。事实上,桂林再倒退半个世纪仍然和拙朴的普者黑无法相比。桂林的水阴柔,细雨绵绵。普者黑阳光明丽,透着彝家阿黑哥的硬朗。普者黑不是桂林的替身或者翻版,云南独特的气候赋予这片峦另类高贵气质。这就好比威廉王子的发际线和我一样高,而我却没有皇家血统。

第24~30小时,神仙眷恋的湿地

昆明坐上高铁,一路穿过几条长长的隧道,无需两个小时就到了普者黑。

普者黑,彝语意为“鱼虾丰盛之地”,属于文壮族苗族自治州,312座孤峰、83个溶洞……景区一位帅气的阿黑哥用标准的普通话,一边介绍着概况,带着我们来到第一站——天鹅湖。这一片湿地是百鸟的乐园,大片大片的荷叶覆盖在水面上,一阵风吹过,甜丝丝的荷香夹杂着清凉扑面而来。

这个季节的普者黑并不黑,满目皆是绿油油的青翠。前不久,玄幻剧《三生三世》2在这里完成了取景拍摄,几乎可以想象,那些仙人的纯净面庞在绿荷衬托之下是生动的水灵灵、白生生。

天鹅湖更像一座大盆景,沿着步道围着一座小岛转一圈,没有碰到神仙,抬头却看到了巅上的白凤凰。它召唤着湿地草丛里的百鸟,传来此起彼伏的“咕咕嘎嘎”叫声。低头仔细寻找,看不到踪影,于是将它们幻想成天地间的精灵。

第30~32小时,密枝火焰

在太阳落前一小时,登顶仙人洞村密枝。狭小的尖上挤着3波人,人们的脸庞朝着西方,被照成金灿灿的颜色,充满希望,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朝着太阳的几个头,和人们的面庞一样,逐渐过渡到橘色,一会儿变得和火焰一样,然后迅速暗淡了。平静的水面此时变成暗色调,反射着天色,营造着仙人洞村的镜像世界。

密枝的名字读出仙人洞是彝族人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彝族人经常会在密枝林举行驱邪气、保人畜平安,以及追求婚姻自由的祭祀活动。祭祀之日,各家各户凑钱置办祭祀物品,每家出一个男人,在毕摩(大巫师)的带领下,进入到密枝林中祭神石、荆条、爱神、猎神。

尽管有“女性不得进入密枝林”的习俗,今天爬上密枝的姐姐还不少嘞。这座顶上看日落已约定俗成,就好比不能放过的荷花宴。然而也不能太贪,因路陡峭,趁着天色没有完全黑下去赴宴。

第32~40小时,坐拥一片荷园

仙人洞村和普者黑村直线距离很近,可是被大水阻隔,车走旱路要绕一个大“C”。旅游旺季已过,夜色中的普者黑村古色古香,酒吧与街角咖啡店并不喧嚣,街灯照着盼主人归的小汪,格调恰到好处。

下榻的花语岸酒店仍然以荷为主题,落地飘窗下有无敌荷花景。搬着小沙发和室友泡上一壶红茶,隔着纱窗发呆,舍不得去洗澡。荷花的精神疗愈效果明显,柔美荷花仙子朵垂着头,在人造光映射下,娇艳羞涩。

花语岸只有两层,第三曾布置成了宽阔的露台,为小飞机提供了方便的起降点。客栈靠临水,闹中取静,和村民常住的院子为邻,坐拥荷园,很接地气。

第40~44小时,青龙顶约会耶稣光

青龙被认贴了最适合拍日出的标签,在昨晚拍日落的密枝顶上,与摄友闲聊,得到了关于它的情报。青龙没有索道,同样要靠肉腿攀登,比密枝高出1/3。从客栈到青龙脚下,要穿过一片稻田、一座石桥,全程只需10分钟。

利用手机照明,喘着粗气爬到顶,太阳还未冒出地平线,可是最好的位置已经布满了三脚架。人们“吧嗒吧嗒”地抽着烟,喝着茶,稳坐在尖峭的石头上,看上去全是大师级别气质。

再往上走,经过第二、第三平台,找到了最佳拍摄点。普者黑村、仙人洞村,一条S型水路链接着天鹅湖与普者黑湖。随着太阳穿透云层,形成一束一束耶稣光,眼底变化出更多内容。炊烟、晨雾、云团、水面衍射,那些动态的、静态的,开始闪闪烁烁,忽明忽暗。

第44~47小时,乘柳叶舟会经历什么?

观光客在普者黑耍,少不了泛舟泼水湿身项目。登上柳叶船,一手打着伞,另一手要握着一个小盆。小盆最好隐藏起来,佯装没有攻击性,等待恰当时机出手。伞可以优雅地遮挡阳光,同时抵御远距离喷过来的水柱。

柳叶舟要靠人力划,顺流而下,几乎不废力。航路从青龙码头到蒲草塘码头,用不了一个小时。在夏天,多艘船在水面交叉的情况下,不湿身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身手敏捷,也会遭到浦新桥上面的埋伏。在太阳把铁皮船上晒得滚烫的时候,相互泼水刚好把温度降下来。

不愿参与水战的游人,可以选择坐着稳稳的电动画舫船、电动竹筏船,从双甲码头出发,大环普者黑。这一路经过天鹅湖、海子桥、花石桥、青丘、青龙、密枝,轻松囊括大部分景观。

第48~53小时,神仙府邸

青龙是一座宝。早上爬青龙观日出,中午在青龙码头划船,下午又转回青龙探洞。普者黑多水和喀斯特地貌特征造就了普者黑景区的83个溶洞、120公里地下暗河,观音洞、火把洞就在青龙脚下。

观音洞更像一座庙宇,洞内显赫奇特的位置安放着姿态各异的佛菩萨像,或坐、或卧、或直立,和周边钟乳石的形状空间相互协调,暗河水的镜面效果映射在安祥的菩萨面庞,再小的空间也闪烁有神圣的光。

火把洞内的步道很长,主要沿着一条地下暗河铺设。带着佛菩萨的加持又进入火把洞,看到更多玄幻。洞内一块儿天然钟乳石形状如跳动的火焰,又似灵魂凝聚,为镇洞之宝。在彝族人的信仰里,火焰具有特殊的意义,它驱走邪恶,带来好运,火把洞在普者黑的存在有“祠堂”一般的效果,如果这片神奇土地有一尊保护神,火把洞更像神的府邸。

第53~57小时,今年的好收成

这是来云南经历的第三个黄昏。

夏雨湖畔酒店在门前搭了这个有情调的露天餐厅。在湖边飞完无人机,原地开启了湖畔晚餐。大家边聊边吃,就着对面青龙的渐沉暮色,感慨世间少有好时光。

夏雨湖畔客栈的老板年轻热情,邀我们去隔壁酒吧喝两杯。酒吧老板也很年轻,从冰箱取出德国啤酒招待。大家坐成一圈,闲聊起“对普者黑的爱”话题。

普者黑地理位置的关系,相比滇西北诸名城开发较晚。普者黑因《爸爸去哪儿》而火,之后游人在这里找到灵感,决定留下来开客栈。小小普者黑村加上仙人洞村,目前只有400多家客栈。自从广西北海~云南昆明高铁开通,来普者黑变得容易,游人陡然间倍增,迅速成为旅游热点。过去的两个月里,沿湖的这几家客栈天天爆满,服务人员不够用,找不到厨子,只好请来在校大学生。

普者黑目前没有整体的开发规划,只是不允许先建超过12米楼房,墙体要统一刷成褐色。年轻老板们经历了今年的好收成,信心倍增,准备在下一个旺季前积极扩张服务领域……

第66~72小时,舍得草场之恋

从名字不难读解这片牧场不凡的意境。究竟是谁起了这个名字?他想得到什么?想舍去哪样?

舍得草场(Model :旅行家 Abby)

舍得草场依然是彝族风情。清代雍正年间,彝族土司昂尚才曾在这一带建府,管理丘北、泸西、弥勒等地土司。草场海拔结结实实地超过了2000m,开车到这里花了1个多小时。脊矗立着一尊尊风车巨人,云雾不断从上面飘过,阳光闪烁,一阵凉风,一阵灼热。

和普者黑的馒头小完全不同,极目远眺,也看不到水乡,对面的体雄壮健硕,与舍得的隔着一道巨型裂缝,底部奔腾着向东而去的南盘江。

云南有七彩之云,亦有有七彩的大地,舍得草场的魅力不仅在巅,那些途中不知名的小村落,也美得让人瞠目结舌,不知如何形容。

一场暴雨过后,路过腻脚彝族乡一个不知名的村落,被漫遍野的万寿菊震撼。面对陌生的美丽,我的耳边再次想起那首明丽高亢的《彩云之南》。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普者黑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带父母/一家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推荐景点:

滇池 舍得草场 普者黑 建水 抚仙湖

美食佳酿:

荷花宴

娱乐体验:

划船水战 探洞 爬山

特色住宿:

花语岸 夏雨湖畔

1、火车站距离普者黑景区还有20公里,途中路过丘北县城,建议在县城吃完饭,街上逛逛,再前往普者黑。
2、普者黑有著名的荷花宴,由于烹饪过程复杂,需提前预定。
3、乘坐柳叶舟一定打上伞,尽量避免皮肤暴晒。

普者黑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尼玛次仁 更新:2018.10.29

日出日落 地质奇观 湿地沼泽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普者黑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日出日落 地质奇观 湿地沼泽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日出日落 地质奇观 湿地沼泽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