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两条平行纬度上的梦境

冰岛 辛格维利尔国家公园,盖歇尔间歇泉,黄金瀑布和凯瑞斯火山口湖等

冰岛

首页 > 瀑布 > 目的地 > 冰岛 > 冰岛,两条平行纬度上的梦境

至今没有写出一篇让自己十分满意文章的树妖姑娘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冰岛

  • 冰雪透明的心和会流泪的眼睛
  • 瀑布从冰而来,向河流去

就像我愿意用今后所有的遇见,换和某人平和的生活一样,我十分愿意将对所有未到达地方的想念,换再一次的冰岛旅行,当我把浮生当作一场大梦,为自我编织一个又一个的梦境时,我发现,冰岛,是梦境本身。梦境是什么?是一个虚构的美妙境界,在这个境界里,所有美好、善良、真诚都值得被期许、被等待、被珍重。

梦境 摄影/谭笑

一个人去旅行,最好是报团。于是我报了Guide to Iceland, 跟着Nice Travel去了两个地方,第一天是黄金圈,第二三天是南岸,它们像两条平行的珠串,镶嵌在冰岛地图的中部和南部,珠线不紧绷,是留有余地的,于是串起了散落如梦境球的辛格维利尔国家公园盖歇尔间歇泉,黄金瀑布和凯瑞斯火山口湖,也串起了森林瀑布、塞里雅兰瀑布、索尔黑马冰川、杰古沙龙冰河湖、钻石沙滩和雷尼斯黑沙滩。

黄金瀑布 摄影/谭笑

黄金瀑布 摄影/谭笑

水火相融的梦境中有一丝强悍

去冰岛之前,我想象着它应该是块严寒之地,有大风大雪、大冰大浪。毕竟去过的朋友称它为“白色的沙漠”。出乎意料的是,寒冷的冰岛竟然有火山,地下也蕴藏着无比滚烫的steam,它们被当地人称为“white ghost”,这让我联想起猛兽毒虫出现的不远处,定有其天敌或者解药。这种神奇却又合理的造物法则让冰岛看起来有点无限接近对立的和谐,接近一个水火共存的梦。

辛格维利尔国家公园大裂谷 摄影/谭笑

辛格维利尔国家公园 摄影/谭笑

石头纹路 摄影/谭笑

辛格维利尔公园位于美洲板块和亚欧大陆板块的分界线上,在不被看见的地方,地壳运动还在继续着,也因此形成裂缝和裂谷。除了对地球的重要意义之外,它也书写了冰岛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传说公元930年,冰岛人就是在这里建立了世界第一个民主议会。登上裂谷的石壁,是一片开阔的景象,近处是延展的步道,宁静的河水,远处是清冷的雪,透着点橘粉色的天空。

延展的步道 摄影/谭笑

宁静的河水 摄影/谭笑

远处 摄影/谭笑

间歇泉每隔5到8分钟从地下喷射出来,水温在80度到100度之间。游客们拿着手机和相机围成一圈,目不转睛地盯着泉眼。那一洼泉被风吹起了皱纹,我听到人群中的深吸气声,空气都显得紧张起来,风停后叹息声此起彼伏。在这样几次撩拨人的心情之后,终于泉的外圈先拱起来,形成凸起的水环,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中文“来了!”,我把手机握好,试图捕捉泉水喷涌的瞬间。水环里面的水一起涌上来,缓缓超过水环的高度,突然“嘭”的一声,射出几米高的水柱,我的手一抖,手机差点掉落,大风立刻把水柱吹散,硫磺味也横冲直撞扑面而来。

间歇泉 摄影/谭笑

拍照的人群 摄影/谭笑

喷射的泉水 摄影/谭笑

这个水火梦必定不是柔和的,里面加了些强悍的魅力。冰岛人硬邦邦的,不苟言笑。他们的祖先维京人,是一群来自北欧的海盗。信奉雷神索尔,信奉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信奉唯有战死,才能进入英灵殿。导游ANA是本地人,长得高大威猛,三十来岁,一头白色的短发。他的气质一下子就让我想起了《疯狂的麦克斯》,狂野、强悍、带点bloody,他们好像习惯了别人对他们外貌的称赞,或者说handsome对于他们来说,不如strong更符合心意。

瀑布 摄影/谭笑

农舍 摄影/谭笑

冰冷清澈的梦境是轻描淡写的

前往南岸的途中,天气晴雨多变。上午时分,半边的天空被乌云笼罩,半边散发出淡金色的光,一瞬间我神情恍惚起来,错把天的那半边,当成一个折射着太阳光的大湖。傍晚返回时,天空已被暗蓝幕布遮盖,与地相接的地方有一条极细的亮红橙黄晕染缝隙,神奇的是,这块幕布有几处地方破了洞,光从那头透出来,淡的粉、淡的蓝、淡的紫,有点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它确实存在着。

瀑布 摄影/谭笑

瀑布 摄影/谭笑

一路上有很多瀑布,看着这些前赴后继从崖边跌落的白色水龙,很难不想知道它的开头和结尾,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导游JAKA说塑造冰岛地景的三个元素分别是火山、冰和河水,那瀑布似乎是联系三者的纽带,因为有冰,它有来处,因为有河,它有归处,因为有,它成为它自己。

摄影/谭笑

摄影/谭笑

索尔黑马冰川徒步,我们穿戴着专业的冰鞋、头盔,手里拿着冰镐,领队的腰上缠着安全绳,攀登看起来很危险,实际上蛮容易。在这里,我们重新把走路当成一件郑重其事的事情,心无旁骛地专注脚下的冰阶、裂缝和水流。当我们终于登上大斜坡时,太阳出现了。在天空的那头,湖水开始变得闪烁起来。川海始于冰,让我想起妈妈。她的少女时代,有一个叫“冰”的笔名,喜欢《致橡树》和《简爱》。我知道,在和我相同的年纪,属于她的25岁,是在日记本里一字一句描述着思念的等待,是一个人带着孩子工作生活的等待,是不断学习充实自我的等待,直到爸爸退伍归来。时间也结冰,融化,然后奔涌,最后会相逢。

摄影/谭笑

摄影/谭笑

杰古沙龙冰河湖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冰川剥落至湖中流向北大西洋,里面的冰有着透明的心还有会因为温暖而流泪的眼睛。如果你凑近去观察,每一块冰都不尽相同,有一些冰里面是带着气泡的,有的里面仿佛凝固了多面体,有的冰里还包裹着火山灰,黑色显得更黑,透明色也变得更透明。很多冰被海水冲回岸上,搁浅后形成钻石沙滩,在阳光下闪烁着。

冰湖 摄影/谭笑

碎冰 摄影/谭笑

碎冰 摄影/谭笑

JAKA来自意大利周围的一个小国家,因为喜爱冰岛的自然景观而选择留在这里。他披着亚麻色的长发,五官有点神似《死侍》演员瑞恩雷诺兹。他见多了游客们望眼欲穿的期盼,所以他会直白地劝我们相信机缘。他劝我不要对极光执念太深,要学会享受等待的过程,以及等不到的失落感。冰岛对我来说,是个太适合学习等待的地方。

蓝冰 摄影/谭笑

碎冰 摄影/谭笑

碎冰 摄影/谭笑

充满新生的梦境需要种一些爱

春季冰川融化之后,水会漫过南部的大多数区域,未形成河道的地方往往被冲刷成平原,覆盖上一层火山灰,辽远空旷,无人之境,是一场寂静的黑白底色梦境。与之形成对比的,是lava field上长出来的苔藓植物火山喷发,摧毁了大部分生物,待熔浆冷却后,一些简单的植物便在此繁衍生息。它们像是黑色半球形蛋糕上的抹茶粉,底下不知是否藏着侏儒怪或是地精?

lava field 摄影/谭笑

lava field 摄影/谭笑

同车的姐姐一个温柔善良,一个直率勇敢,她们都觉得冰岛是人类的终极孤独。与她们不同,我觉得这里处处藏着生机。也许是因为孤独的人遇见相同属性的地方,已经不自觉地融化进去,所以会看到另外一些东西吧。

在婺源看着窗外明媚的春光,我觉得自己内心是一片荒原,在冰岛,突然感受到荒凉与孤寂下的蠢蠢欲动,突然想在这原上播点种,也许是因为某人冷色调的温暖,突然想种点爱,看时间如何让它开花结果。在冰岛,树妖对我说,她没有很强的是非观念,也不相信客观真理的存在,分辨不得好坏对错,只是这世界和周围的人对她存有善意,她便学着给自己涂一层暖色,于是整个冰岛的梦境都从天蓝色变成了粉蓝色。

梦境 摄影/谭笑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冰岛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情侣/夫妻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冰岛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莲雾浮生(谭笑) 更新:2018.10.24

冰雪 瀑布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冰岛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冰雪 瀑布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冰雪 瀑布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