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后,日军受降地为什么选址湖南芷江?

芷江受降 抗战胜利

怀化芷江受降旧址

首页 > 红色旅游 > 目的地 > 怀化 > 抗战胜利后,日军受降地为什么选址湖南芷江?
L.Ranger
订阅

中国国家地理精英典藏奖获得者、乐途专栏作家;搜狐旅游专家;携程、去哪、途牛旅行家,凤凰博客vip博主。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纪念馆1985年,中共湖南省委决定,在长沙和芷江举行抗日战争胜利40周年纪念大会。
  • 红色旅游芷江,一个中国人引以为傲,日本人为之耻辱的地方。

芷江,一个中国人引以为傲,日本人为之耻辱的地方。“八年烽火起卢沟,一纸降书出芷江”。遥想当年,先辈们浴血奋战,抵御外敌,为了夺取最后的胜利,为了后辈的我们拥有一个和平的世界甘愿付出生命的代价。整个中华民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八年、十四年的顽强抵抗,终于在这里迎来了全面胜利的曙光。芷江,在中国抗战史上有着丰碑式的意义。芷江受降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侵华日军正式投降之前,派出侵华日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作为受降使节,在此地与中国陆军相关高级参谋人员商定日军向中国军民投降的所有事宜,并在日本投降时注意事项备忘录上签字。“芷江受降”标志侵华日军开始同中国政府接触讨论投降的具体细节。

庄严肃穆的芷江受降纪念坊就矗立在距芷江县城3公里外的七里桥村内。驻足坊下,周遭一派郁郁葱葱,显得祥和宁静,身后的宽阔马路车流不息,院外的路人熙熙攘攘,欢声笑语。如今的一切平和安稳,都背负着一个洒满鲜血的过去。芷江受降纪念纺建于1946年2月,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标志,是中华民族伟大不朽的历史丰碑,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重要历史见证,是全球六座凯旋门(罗马、柏林、米兰、巴黎、芷江、平壤)之一。

1945年8月21日,当时的中国政府在湖南芷江接受日本投降后,许多人主张以各种形式对其作永久性纪念。据档案史料记载:1946年南京国民政府计划建立和平省,拟将湘黔边境之龙、永顺等湘西31个县划为和平省行政区,定省会于芷江。同一天,芷江县参议会议长、副议长及584名县民联名提议国民大会,请划湘西边境的怀化、芷江、黔阳、麻阳等25个县新建芷江省,以永久纪念日本投降。1946年冬,当时的湖南省主席王东原视察芷江时,对县府人员反复强调,原接洽受降地点的房屋、签字用桌椅等用具均应保留原状,留示后人。随后,王东原又在省府会议上决定将芷江修建为受降城。

关于受降坊的落成,还有着很有意思的一段历史故事。1947年6月,湖南省政府派设计委员陈誉膺和芷江县长杨化育拟订了《芷江受降城设计草案》。如今这份草案一直完整地保存在芷江县档案馆,虽然经过了几十年风风雨雨,纸色发黄,但字迹却清晰如昨。这份受降城设计草案把芷江城建设分为城市建设与公共事业建设两大部分,规模宏大,整个城区扩大为70平方公里,城市居民拟增为10万~15万人,预计总共需经费286.02亿元(法币)。芷江受降城的建设计划经湖南省政府建设厅的专家和技术人员多次研究修订,并转送给南京国民政府请求批准。时因蒋介石忙于内战,军费消耗浩大,南京国民政府仅仅拨下285万元(法币),加上层层克扣真正到县政府手里还不到应拨的1‰。杨化育见到这点钱后呆若木鸡,莫说是设省建城,就是建一个纪念坊也还差一半。

建和平省的希望没了,修建受降城也不现实了,但作为一个在8年苦战中争取最后胜利的受降城市,如果不搞些永久性的纪念建设,那将愧对抗战中长眠九泉的英灵和子孙后代。杨化育召集县府官员开会,发誓即使扒城挖砖也要建一座纪念坊。后来,杨化育真的指挥芷江百姓扒了城东的城墙,在城东七里桥曾举行受降会谈的地方修了这座受降纪念坊。

仰望纪念坊,它犹如一块刺向苍穹的警示碑,’血’字型的设计,是带血的思考,是对历史的探问,是中华名族英勇奋战永不低头的象征。它醒目而庄严,是在提醒后人不能忘记这段血淋淋的历史,是在提醒后人不能忘记那些为抗战胜利而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先烈。纪念坊正南朝北,四柱三拱门,青砖砌就,两侧青松翠柏相伴,高耸挺拔,正象炎黄子孙永不弯曲的脊梁。牌坊中间,写着“受降纪念坊”几个大字,其上及两边,是蒋介石先生的题字:“震古烁今”,“克敌受降威加万里;名城揽胜地重千秋”,两边有于右任的“布昭神武”和孙科的“武德长昭”,李宗仁的“得道胜强权,百万敌军齐解甲;受降行大典,千秋战史记名城”。背面,有白崇禧的“我武自维扬沧海依然归禹弓;受降昭盛典神州从此靖烟尘”

走过受降纪念坊,一旁的中国人民抗战胜利受降纪念馆正沐浴在新中国的阳光之下。不少前来参观的人们正络绎不绝的向纪念馆走去,其中不乏一些中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虽然这本应该是一个神圣而庄严的地方,但参观者的神情上无一不洋溢着胜利的喜悦,虽然这胜利离我们久远,但这胜利却是整个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

毛主席题字,人民的胜利。这确实是一场人民的胜利,一场人民的伟大的胜利,一场人民的伟大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胜利。这一天,中华民族终于在近现代的屈辱中站了起来,从惨烈的血海中站了起来,从侵略者的刀枪下站了起来。

走进展览馆,巨大的V字符雕塑醒目而震撼人心。上方红色的巨幅数字标识着那个令亿万中华儿女为止欢呼的胜利日。1985年,中共湖南省委决定,在长沙和芷江举行抗日战争胜利40周年纪念大会。中共芷江县委拨地8200平方米,组建"受降纪念馆"。9月3日开馆,中共湖南省委副书记刘夫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齐寿良在纪念大会为纪念馆剪彩,原在湘西抗战的国民党第十八军军长杨伯涛先生也参加了剪彩仪式。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现为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馆内主题展览《胜利的见证——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芷江受降史实陈列》由“胜利的见证”“历史选择芷江受降”、“芷江受降”、“全国受降”、“彪炳青史的受降城”及《胜利的见证——芷江受降》专题影视厅6个部分组成。展出珍贵历史图片675幅,文献资料127件,历史文物278件,原始视频、音频资料35′27″。

1945年8月15日,蒋介石以中国战区盟军最高统帅名义,电令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一、日本政府已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二、该指挥官应即通令所属日军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并迅速派代表至玉接受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之命令。三、军事行动停止后,日本可暂保有其武器及装备,保持现在态势,并维持所在地之秩序及交通,听候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之命令。四、所有飞机及船舰应停留现在地,但长江内之船舰,应集中宜昌、沙市。

五、不得破坏任何设备及物资。六、以上各项命令之执行,该指挥官及所属官员,均应负个人之责任,并迅速答复为要”。同时,蒋介石给何应钦规定受降权限:秉承委员长之命,处理在中国战区内之全部敌军投降事宜;指导各战区、各方面军分区分期办理一切接受敌军投降之实施事宜;对中国战区内之敌最高指挥官发布一切命令;与中国战区美军人员密切合作办理美军占领区、盟军联合占领区,交防接防敌军投降后之处置;指导各战区、各方面军分区分期办理接受伪军投诚编遣事宜;负责处理南京伪组织政府,恢复南京及其附近之秩序等。

很显然,国民党政府的这些规定,剥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正当接受日伪投降的权利,理所当然地遭到中国共产党的拒绝。根据蒋介石的电谕,国民政府派马俊超、钱大钧、熊斌、张廷谔等一批人员前往南京、上海、北平、天津等近20个市负责临时事务。自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以来,抵抗和消灭、消耗日军的,不仅有在正面战场作战的国民党军队,也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持在敌后抗战的武装。日本投降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各抗日游击队理应接受日军投降并派代表参加受降事宜。但国民党政府为抢夺和独霸抗战果实,阻止敌后抗日军队受降。

这些照片由当年美国飞虎队员约瑟夫-德拍摄,现年89岁的约瑟夫-德表示,“芷江是接受日本投降之地,这些照片应该回归到历史的发生地,回归到中国的抗战受降历史名城芷江。”他向芷江捐赠了223张反映当年中国抗战的历史照片,108张反映芷江风貌,其中32张展示的是日本在芷江向中国人民投降的历史镜头。

1945年8月10日,蒋介石电令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各战区“应警告辖区以内敌军,不得向我已指定之军事长官外任何人投降缴械”。又电令第18集团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所有该集团军所属部队,应就原地驻防待命。其在各战区作战地境内之部队,并应接受各该战区司令长官之管辖”,“各部队勿再擅自行动”。8月13日,朱德、彭德怀致电蒋介石,“坚决拒绝这个命令,不但不公道,而且违背中华民族的民族利益,仅仅有利于日本侵略者和背叛祖国的汉奸们”。同日,新华社发表评论,指出:蒋介石垄断接受日本投降的权利,旨在挑起内战。中国解放区抗日军队有权接受日本投降和军事管制日本。

8月15日,朱德以说帖致苏、美、英三国政府,声明中国解放区、沦陷区一切抗日武装,有权接受被我军所包围之日伪军队的投降;有权派遣自己的代表参加同盟国接受敌国的投降和处理敌国投降后的工作。8月16日,朱德再次致电蒋介石,指出他要求我军“就原地驻防待命”是完全错误的,并提出“凡被解放区军队所包围的敌伪军由解放区军队接受其投降,你的军队则接受被你的军队所包围的敌伪军的投降”。

8月17日,冈村宁次复电蒋介石,派侵华日本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等,于18日乘飞机至杭州候命飞玉。由于玉机场跑道被雨水损坏,当日,蒋介石电告冈村宁次,受降地改为湖南芷江,并通知日军投降使节于21日到达芷江,需随带中国大陆台湾及北纬16度以北越南地区所有日军之战斗序列、兵力位置等表册,代表人数不得超过5人。8月21日,冈村宁次派遣副参谋长今井武夫一行8人,乘日本飞机自汉口起飞,在盟军飞机监护下由汉口飞抵湖南芷江。8月21日11时,日本投降使节今井武夫等一行8人乘机到达芷江。下午,中国战区中国接受日军洽降会议正式举行。至23日,中国谈判代表将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部备忘录第1至第5号交今井武夫转冈村宁次,详细规定了中国受降的事项。23日下午,受降会议结束后,何应钦召见了日本洽降代表今井武夫,并告之日本投降书签字地点定为南京。

侵华日军投降代表降机并没有悬挂象征投降的白色旗帜,而是悬挂了红色的旗帜。这是因为白色旗帜在天空中很容易与云彩相混淆,为了更加突出降机的标示日方临时调换了旗帜的颜色,改为悬挂红色投降旗帜。

馆内多功能放映厅播放着芷江受降的全过程,清晰的记录下了这一重要历史时刻的每一个细节。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参加受降仪式的各界人士代表均着盛装出席,在场受降代表并没有因为盛装的厚度而感到炎热,反观今井武夫却不停的用手帕擦汗,可想而知作为投降代表的他当时是多么的紧张和焦虑。

中国战区受降典礼会场建于1938年,由受降会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何应钦办公室三栋鱼鳞板双层木结构平房组成。1945年8月21日至9月8日,何应钦在这里举行了震惊中外的日本投降典礼,签发了载有投降详细规定命令备忘录24份,部署了全国十六受降区102处缴械点的受降工作;收受处理了与蒋介石、冈村宁茨、冷欣等人来往电函40余份;确定了日本投降各项具体条款,受降签字时间、地点,完成了接收日军投降全部实质性工作。室内陈列的桌、椅、沙发等均属原物。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芷江受降旧址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推荐景点:

芷江受降坊 中国人民抗战胜利受降纪念馆

门票价格

门票价格为免费。游客可凭身份证在游客中心领票。
交通
可先到达怀化市城区,在怀化汽车西站乘怀化——芷江的汽车,车程为32公里。
航空客运:芷江机场已通达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西安等多个个城市。
铁路客运:沪昆高铁芷江境内设芷江站。湘黔铁路、焦柳铁路、渝怀铁路、沪昆高铁交汇在距芷江约30公里的怀化市。怀化站、怀化南站乘坐普铁、动车、高铁可直达多个省会城市。

芷江受降旧址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L.Ranger 发布:2018.11.09

纪念馆 红色旅游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芷江受降旧址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纪念馆 红色旅游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纪念馆 红色旅游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