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进士村海口古镇 探秘千年古樟洞穴传奇

数百进士古镇, 千年古樟劫后余生依然冠如华盖,烧焦的树洞可容62人

上饶德兴

首页 > 乡村小镇 > 目的地 > 上饶 > 天下第一进士村海口古镇 探秘千年古樟洞穴传奇
琦玲
订阅

胡琦玲,中学教师,一个喜欢用图片和文字记录生活的女子!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乡村小镇海口村城几乎完全是仿制一个古代城市而建造的

晚秋是最令人遐思的季节,也是最诱人出行的魔镜。
周末,和三两好友信步山野,喜欢裹着水雾的风,喜欢缠满金穗的稻,喜欢欣赏每一个村口,造型和立意各不相同的仿古牌楼,海口古镇就这样不经意闯进了我们的视野。
蒙蒙细雨里的大理石,干净的不染一丝尘埃。同色系的仿古城墙,在清泠泠的秋风中,从牌楼右侧延伸古木深处。追随的目光顺延这份清冷却无法直抵路的曲幽。
千年古樟的遒劲穿透我的视线,穿越荏苒时光,挂上牌楼的飞檐。我仿佛看见了百年后被岁月洗礼过的沧桑,牌楼终于有了古木同样的色彩,斑驳而又阑珊。曾几何时,无数的魏晋、明清牌楼轰然倒塌,倒塌的不仅仅是雕花的楼阁,精美的飞檐,倒塌的是一个时代的文化灵魂。
追忆往昔,传承文明,重拾经典,立于牌楼前的我,祈祷她与古樟一般长青,祈愿秋风秋雨编织的不会仅仅是一场秋愁。

德兴海口古镇       摄影  琦玲

德兴海口古镇 摄影 琦玲

初听海口,大伙都会误以为是海南的海口市,其实这里是江西德兴的海口古镇。因安徽乐安之水、江西李宅之水和浙江体泉之水在当地汇合,号称“三江归一口”而得“海口”之名。悠悠地漫步林间,古樟翠竹用层层叠叠的绿色铺陈着岁月的苔痕,苍郁与青翠交错着生命的轨迹。

海口古镇风光      摄影    琦玲

海口古镇风光 摄影 琦玲

提起“进士村”,印象里粉墙黛瓦马头墙,深宅大院的浮华便施施然,款款而至。可是,当我走进这座古镇时,绿荫掩映下的小山村,简洁明了。普普通通的民宅一排排井然有序,青石板的小路逼仄地连着东家,牵着西头。

深秋的细雨,绵绵地裹挟着满帘的桂香,在四通八达的里弄里东躲西藏。金色的桂枝极不配合地从墙角探出头来,顽皮地摇曳轻黄。

海口农家小院

海口农家小院

于是,扑鼻的馨香柔软了潮湿的雨巷。
鲜花、小狗、怡然自得的孩子们被斜风细雨织进她的画布,悬挂在巷口,似浓彩的水粉,又宛如久违的露天银幕,温馨而又润泽。

巷口的风景        摄影    琦玲

巷口的风景 摄影 琦玲

巷子里的风,徐徐的,混杂着雨丝和花香。收网归来的渔者,缓缓地抖开渔网,一层一层铺开,挂上墙,墙由浅碧成了深绿,守望者的希翼沿着绿色层层叠加,越来越浓!

守望者        摄影    琦玲

守望者 摄影 琦玲

浓浓的绿色染翠了乐安河面,水葫芦开着紫色的花朵你挤我,我挤你的,在轻寒的秋风里英姿飒爽。

乐安河         摄影     琦玲

乐安河 摄影 琦玲

河畔的寥子花红了,粉粉的,一大片一大片。滩涂上的芦苇,笑呵呵地挥动着银色的舞带频频向寥子花暗送秋波。

乐安河畔的廖子花红了      摄影    琦玲

乐安河畔的廖子花红了 摄影 琦玲

护城河上,古樟群,沉稳稳地静立。任由遒劲的枝干蜿蜒弯曲,却始终静默无语。回忆缱绻着古樟的每一滴苍翠,沧桑镌刻着海口唐、宋、明清的史记。数百进士,浸润古镇风流,条条家训,浸淫山村秀色。

每一户农家小院门口都工工整整地悬挂着“我家家训”,“认真行事、端正做人,诗书传家、勤俭兴家......”每条家训都独具特色,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高调的宣言,只有平实的心愿,世代传承的家风。小小的家训牌,在微寒的秋风里卷起了一股浅浅的暖流,漾起我们心中的涟漪,我们细细地品读着千年古镇,源远流长的文明......

传承祖辈文明的家训    摄影  琦玲

传承祖辈文明的家训 摄影 琦玲

远远的一座白色小院在翠竹林里若影若现,穿过 青石小弄,写满书画的院墙在黛青色瓦片衬托下清逸俊朗。宛如手执画卷的翩翩公子,我们仿若看见一群羽扇纶巾的进士从竹林深处款款而来......

翠竹里的小院     摄影   琦玲

翠竹里的小院 摄影 琦玲

一幅幅诗画不仅仅是弹奏在秋风里的美妙音符,更是一曲曲载满史实的歌赋。
其中有一首是李东阳(明内阁首辅,茶陵诗派文坛领袖)写董子仁(董旻)出使琉球的诗《送朝廷出使琉球使者董子仁》:“琉球东望海门开,圣代提封亦壮哉!万里风涛才七日,六年天使此重来。麒麟有服真殊宠,薏苡无车莫浪猜。归忆皂囊封事在,殿前丰采尚崔嵬。”诗中把董子仁比作汉代伏波将军马援,评价极高。这字字句句证明,琉球岛上留下了德兴董氏的足迹,这是不可磨灭的。蔚蓝的大海见证了明朝使者劈波斩浪挺进琉球,“藩属”、“册封”等带有浓厚儒家思想的词语是琉球辉煌的符号,是一个民族的记忆。

天下第一进士村的董氏名人文化墙    摄影  琦玲

天下第一进士村的董氏名人文化墙 摄影 琦玲

院墙边,矗立着海口进士名人录。这道名人录是用瓷板烧制后一块一块依序镶嵌在墙上的,做工考究精细,可见海口人对先贤的敬重,对文化的景仰。名人录从唐写到清,白底黑字彰显董氏族人的骄傲。
名人录里最有影响力之一的是一个叫董煟的人,南宋绍熙四年进士,治荒名吏,在瑞安任县令期间著有《救荒活民书》,宋宁宗赞誉其书为“南宋第一书”,诏令刊印发行至郡县。几百年后,清高宗称董煟《救荒活民书》“实有经济,与同时空谈性学者殊”,诏命重新刊行,四库全书已收录。宋代就有人写诗赞美董煟,“活民鸿宝方书备,寿国灵枢脉络纷。”诗中还把他比作鄱君,足见董煟在时人心目中的地位何其显要。

海口进士名人录     摄影  琦玲

海口进士名人录 摄影 琦玲

小院内,一棵千年“华夏第一樟”在历经数次浩劫后,却依然冠如华盖,郁郁葱葱。传说古樟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树围长达23米、树高20米、树冠35米,整棵树需要16个成年人伸开双手才能合围。虬曲蜿蜒的树干,宛如蛟龙腾飞,又恰似涅槃重生的凤凰。

华夏第一樟     摄影   琦玲

华夏第一樟 摄影 琦玲

树兜内可容六十二人围坐的洞窟在多次雷击和火灾之后被烧成了焦炭,碳化的树身却依然演绎神话般的传奇,莲花座上的观音、垂钓的姜太翁、神态怡然的关公、展翅欲飞的鸿雁个个栩栩如生精彩纷呈。这绝不仅仅是一道生命的奇迹,这是古镇千年的顽强与不屈。

神奇的炭化树洞内外两重天     摄影    琦玲

神奇的炭化树洞内外两重天 摄影 琦玲

树兜的洞穴里炭化的树身       摄影 琦玲

树兜的洞穴里炭化的树身 摄影 琦玲

仰望这棵来自唐代的古樟,我仿佛听到了朗朗读书声和簌簌作响的树叶交融成一股磅礴气势汹涌而来。
海口以这样的方式让我们铭记:这里是“天下第一进士村”,是“中国进士文化之乡”。

当我在村里渐行渐深时,我才发现海口竟然像极了一座城堡,这里有内城墙外城墙之分,具有防守、防火、防盗等诸多功能。从整个村子的布局不难发现古代海口人非常注重规划,海口村城几乎完全是仿制一个古代城市而建造的,有护城河、北门、东门,有上街、中街、下街、前街、后街等,弄道分布有序。尽管海口没有相邻的婺源古村落保护完好,但是粉墙黛瓦古民居与钢筋水泥小楼房互相交错,彼此相对,古今合璧,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造就了一个原汁原味的海口。

海口后街古戏台

海口后街古戏台

书院是培养进士的摇篮,古时海口的书院非常兴盛,相传有五大书院。其中的南隐书院,乃董煟辞官回乡所创办。如今我们只能在这些精美的石雕、木雕古宅里去寻找书院的印迹。
每一块栩栩如生的雕花,都演绎着海口古镇一个个绵长的故事,它们恰似海口漫漫历史长河里飞溅的浪花,一浪更比一浪高。

千年石雕      摄影   琦玲

千年石雕 摄影 琦玲

何其有幸,我们在晚秋的微雨中和这个古镇邂逅,匆匆作别的眷恋,给了自己一个冬日再访海口的理由,待到雪花纷飞时,海口我们再相会。

古宅木雕

古宅木雕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德兴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德兴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琦玲 发布:2018.11.14

乡村小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德兴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乡村小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乡村小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