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杨派盆景,读《病梅馆记》

扬州 瘦西湖 杨派盆景博物馆 古树名木

扬州瘦西湖

首页 > 博物馆 > 目的地 > 扬州 > 看杨派盆景,读《病梅馆记》

静观人事外,得趣山林中。游走在自媒与纸媒之间的老“文青”,希望永葆对世界的好奇之心。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扬州

  • 瘦西湖

  • 博物馆看扬派盆景,读《病梅馆记》——一段充实而快乐的旅途!

题 记

隐匿于瘦西湖一角的杨派盆景博物馆,陈列着数十盆明清时期的扬州盆景。看着这些咫尺千里、缩龙成寸的名木古树,我忽然想起了龚自珍的《病梅馆记》。这些“珍贵”的陈列品,无一不是将本应高大挺拔的树木缩小在盆具之中——从树木到盆景,哪一棵没遭受过“斫其正,养其旁条,删其密,夭其稚枝,锄其直”的“修理”呢?在我看来,与其说它们从枝到叶都烙印着扬州的盆景文化,倒不如说反映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某些特质。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扬派盆景“活”的文物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杨派盆景博物馆是一座粉墙黛瓦建筑,静静地伫立在瘦西湖景区一隅。馆内陈列展出馆藏盆景千余件,其中有20余件明清时期的作品。这些盆景,或如云莺出岫,或如蛟龙探海,或者遒劲,或者或清妍……虽历经百年沧桑,仍保持着盎然生机。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杨派盆景唐、宋时已有制作,清代发展到顶峰。据记载,当时的扬州城内广筑园林,大兴盆景,以至于“家家有花园,户户养盆景”,逐渐形成独特的风格,与岭南派、川派、苏派、海派并列中国盆景“五大流派”。若问扬州盆景或杨派盆景的风格何在?简言之,就是以观叶类的松、柏、榆、杨(瓜子黄杨)别树一帜,层次分明、严整平稳、富有工笔细描的装饰美。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具体说来,扬派盆景要求“桩必古老,以久为贵;片必平整,以功为贵”。其造型技法,堪称“精扎细剪”的极致!单是“扎”这一项,捆绑的技法就有11种之多——扬、底、撇、靠、挥、拌、乎、套、吊、连、缝。为了使云片平正有力,片内每根枝条都弯曲成蛇形,即“一寸三弯”。与云片相适应的树桩主干,则大多捆扎成螺旋弯曲状,势若游龙,变幻莫测,惯称“游龙弯”。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据说,一盆扬州盆景,至少需要十年以上才能成型,而且,在这十年中,还需要不间断地慢慢修剪、打磨。这与龚自珍《病梅馆记》中“斫其正,养其旁条,删其密,夭其稚枝,锄其直”等等“培养”病梅的技法,有什么两样呢?

重读《病梅馆记》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龚自珍先生的《病梅馆记》,是初中时学过的课文。当时年少,不求甚解,只记住了文章主旨是“以梅喻人,针砭时弊,反对封建专制思想对人性的压抑和束缚”。看过扬州盆景,翻出此篇重读,才发现真正的高妙,并不仅仅是借物托讽,而是把缜密思考和深刻感受浓缩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洗炼地步!区区三百余字,说理从容透彻,形象鲜明生动形象,批判气势丰沛,读之动人心魄!尤其在晚清“万马齐喑”的时代背景下,此篇既是檄文又是吼声,殊为难得。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病梅馆记》所切中的时弊,正是当时社会最典型的病态——扭曲。富庶江南,梅花多娇娆,但囿于盆缶,捆绑扭曲,去直除嫩,成为“欹”“疏”“曲”的梅,丧失了原有的天性与生机,变成了畸形病态。清王朝入主中原之后,为了巩固和维护统治地位,千方百计加强思想统治,一方面以八股文作为科举考试选人用人的法定文体,束缚人们的思想;另一方面大兴文字狱,打压知识分子。在龚自珍看来,文字狱最严重的后果是摧残了人才和打压了知识分子,致使文人学士“病”了,即如《病梅馆记》所云:“江浙之梅皆病”。这种“病”最显著的病症,就是泯灭思想,不敢有所作为——“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有的文人学士死抱八股程式,背诵孔孟程朱的教诲以求科举入仕;有的文人学士远离现实,远离敏感的学术领域,不敢议论时政,把全部精力用于训诂、考据的故纸堆中。

扭曲,曾是一种时代“病”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其实,早在龚自珍之前,就已有人著文“以物喻人”,表达过反对束缚人才、追求个性解放的思想,只不过没有《病梅馆记》这样深刻而已。明人李日华在《味水轩日记》卷一里,记述某日经过一家花圃时,看到一种天目小松,松针很短,树干却并无偃蹇之势。本来这种细叶松树,只要略加捆扎,就可做成盆景,但主人没有这样做。于是,作者联想到扬州豪门常以歌舞弹唱强行调教贫家女子,这种现象与工匠对花木施行砍削绑扎十分相似:“圃人习烧凿捆缚之术,欲强松使作奇态,此如扬州豪家收畜稚女盈室,极意剪拂。”意思是说明代工匠已习惯于用火烧、斧凿、捆绑、缚扎等技术,强迫松树呈现出各种奇异姿态,这与扬州豪门收养幼女、恣意加以调教没有两样。李日华认为:人和树一样,经过特殊剪裁之后,固然也有赏心悦目者,可供达官贵人一时之需,但世间最美的往往藏在深,要像西施那样等待范蠡去发现。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另外,清人沈复在《浮生六记》卷二里,谈到当时扬州已用盆景作为贵重物品送礼,但他十分怀疑扬州人的审美水平:“在扬州商家,见有虞游客,携送黄杨、翠柏各一盆。惜乎明珠暗投,余未见其可也。”沈复认为,作为盆栽植物,如若一味追求将枝叶盘如宝塔,把树干曲如蚯蚓,便成“匠气”。点缀盆中花石,最好是小景入画,大景入神,一瓯清茗在手,神能趋入其中,方可供幽斋之玩。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以上两篇,都被视为有关扬州盆景的珍贵史料。耐人寻味的是,文中都从技术或精神层面对扬州盆景作了某种批判。从这个意义说,它们不但是关于盆景的史料,更是当时社会现实的见证。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马未都先生说过:审美四个层次是呈倒三角型,最底一层是“艳俗”,如街头的流行歌曲;其次是“含蓄”,如唐诗宋词,寥寥数字,其中却有无尽情意;再上去就是“矫情”,毕加索的画为例子,大家看不懂却深以为美;金字塔的顶端是就是“病态”了,如裹小脚、病梅、太湖石、哈巴狗……到了病态一层,审美观念往往对社会有一种爆炸效应,将病态美的审美情趣辐射到大众,从而风靡社会。比如缠足,就是集自虐、暴力、性等病态美于一身,影响中国上流社会近一千年。而盆景的制作,虐待植物比虐待人体还要残忍。

杨派盆景博物馆掠影 砾华 / 文图

看扬派盆景,读《病梅馆记》,让一段原本平常的旅途变得丰富而充实!有道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人生最快乐的事,不就是旅行和读书吗?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瘦西湖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瘦西湖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砾华漫步 更新:2019.01.06

博物馆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瘦西湖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博物馆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博物馆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