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梅初见

石家庄 鹿泉 十方院

石家庄鹿泉十方院

首页 > 赏花 > 目的地 > 石家庄 > 腊梅初见
小陈
订阅

苏立敏,经济师,河北散文学会会员,已出版六本书,其中《眼眸滴落温润的秋寒》获得河北第十届散文名作奖。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石家庄

  • 鹿泉十方院

  • 赏花寻常小城,古朴旧迹,旧院看腊梅,完成今生与腊梅的初见。

西安的腊梅开了,上海的开了,我们这儿还没有腊梅香,以往每年的大年初一,我们一家都要去鹿泉十方院看腊梅,冬天的天分外蓝,比往日减了几分深邃,微风多了几分清冽,浅春已坐在岁月的眉睫上,闪动着神奇的青韵,这样的日子近了春反而不急着探春,田间的草色,路旁的柳枝,老屋的柴扉,都可以缓一段时日去轻扣,这样的日子还是给冬天一个回望吧,旧院看腊梅,完成今生与腊梅的初见。寻常小城,古朴旧迹,鹿泉这名字给小城添了些许灵动,只字品味,仿佛一头小鹿低眉一汪清泉,即使从不造访,心里也早入画了。

一个旧城楼,一条老河,老树枯藤点缀旧地,市民挑担串巷吆喝,浑厚寒做了远景,在这样新旧交错的街头,只觉得百年腊梅只是一个传说,昨日问小城友:你们那儿的十方院怎么走?她说久居小城,只是从未听说有此地,更不知道有腊梅香浓了那么多岁月。爱人去过,不是奔腊梅而来,算是无意碰面,没有太多的感动备着,也没有太多的祝福相送,他只是说腊梅就在那里,不知道在什么路什么街,反正外面有城楼有有水。那就走吧,让心去导航,想看见的美总会遇着。

日上三竿时,巷陌的光阴还未染上阳光的红润,蓝墙青石迎接了视线,视线尽头,稳稳地开着一树灿灿的黄。稳稳地走近腊梅树,用走红地毯的心动,走进一片奇香的空气里。明知是有感动的,牵念了太久的花和友人一样,注入太多的幻想太多的感情,初见的心情却安静了,既不想惊扰,也不想喧哗,就想记住它的模样,说:我来过,在你百年的生长里,有一个长冬我是为我们的见面奢望过的,我来过,在你璀璨的花期里,我曾以纤弱的影子出现在你香醉的心海。

腊梅是灌木,不像梅枝那么曲那么妖,它直巴巴地由一个根分了枝,袅袅婷婷地向上生长,百年岁月催,如今已高过了明灿的琉璃瓦,蔓过了锈红的铁窗棱,它光洁银白的树干已长成一种不喜张扬的品质,光滑的恍如白桦的树皮上密密麻麻的斑点,像极了岁月封存的书信里最浓烈的那一笔抒情。树前佛香缭绕,树上红绳飘摇,这树系了凡俗人们不寻常的向好心愿和如常祝福的满满心意,它是不摇曳的,承载了花的枝远远地超过了树身的长度,似乎引领了红尘闹市里修行的重任,它只守望一处蓝天,用自己点燃的花蕾证明,花如心灯,开了,就为点亮众人而来。

凑近闻闻,浓郁的香气沁入心海,我是不知道它为何那么香的,只想着可能这长长的树干,在春天释放了所有的香以后,经过炎炎夏天和荒瘠秋天的生长,它就把吸收的天地精华在冬天加工,每天都精心孕育一点香味儿,经过枝脉的节节阵痛,然后分娩成一朵黄球,再让寒冷的风刀去雕刻,直到小黄球开成了个小喇叭形状的花儿,不是绽放到十分快乐的花儿,花儿就开一个小口,够输送香气足矣,够与善良的人们对话足矣。

花瓣不是带岁月质感的那种如布绸,它真的如蜡,一定是经了诵经的韵律,一定是经了佛香的晕染,也经了慈眉善目的祈祷,它在风里开得那么精致,它在风里败得又那么干脆,开尽了香就如蜡燃尽,灭了就是灭了,它甚至不做落花感伤土地,它就如蜡化在枝头,不经意里消失。没有人看得见腊梅的疼,能看见的只是繁华,永远的花蕾与永远的绽放,直到春花都开了,直到人们淡忘了它,直到没有人为寻一缕清香前来,它无怨无悔地生长在古院墙角,做一垛干柴与光阴静语。
   
腊梅看久了会流泪的,一眼的温柔就可转身别过,不要回眸,如果还愿意来,不要在想起它的时候,当心枯竭成一缕乡愁,别忘了有腊梅的地方就是家的守望,可瞬间相忘,可一世绵长。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鹿泉十方院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1-2月来玩最佳。
鹿泉十方院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小陈 更新:2019.01.03

赏花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鹿泉十方院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赏花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赏花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