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雪山,我们都信共产主义

雪山 尼泊尔 安纳普尔纳

尼泊尔

首页 > 徒步 > 目的地 > 尼泊尔 > 夜宿雪山,我们都信共产主义
小重山
订阅

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主要作品《埃及,尼罗河西岸》《伊朗,五月的蔷薇》《去印度,与诸神同行》《奔向湄公河》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尼泊尔

  • 雪山冰川安娜普尔娜是雪山王国八大雪山之一。
  • 徒步尼泊尔安娜普尔纳大本营是最好的徒步线路之一。

在一个玩雪的季节,我跑到雪王国尼泊尔徒步安娜普尔纳(ABC),这是我即将到达终点大本营的前一个晚上所经历的故事。

一、徒步安娜普尔纳

一对东亚面孔的男女正在路边休息,看到我走过,用英语招呼:“是中国人吗?”我点头称是。男子自称甘遂,女孩叫细辛。攀谈中得知,他们本来是个六人组合,从西藏过来,在尼泊尔意见不合,矛盾频发,终于散伙。正应了那句经典的台词:“所谓旅行,不在乎去哪儿,关键是与谁同行。”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暗自发笑。

他俩全副武装,每人两支登山杖,想来不是初出茅庐。细辛水土不服,正在闹肚子。我带了“腹可安”,她病急乱投医,赶紧服下几粒。反正我也走不快,便与他们结伴而行。细辛说比较适应我的速度,我便走在前面,做个领头羊。关于走路,我速度不快,胜在坚韧不拨。每到休息,甘遂即时提醒添减衣服,果然是经验丰富“老驴”。这些看似琐碎的细节,对于高海拨高强度的户外活动,非常管用。一个很小的失误,也许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苦雨无边,大家躲在一块凸出来的岩石下面,略作休整,穿好防水衣服,继续前进。午后的行人已经不多,那些时间充裕的家伙,为了躲避安纳普尔纳阴晴无常的天气,通常上午赶路,下午休息,只有装备齐全的韩国人还在雨中穿行。许多背夫抱怨,韩国人恨不得将家搬到安纳普尔纳,带着根本用不到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把他们累得半死。

雨中开始夹杂着细雪,打在身上沙沙作响,周围的景色也变得枯黄黯淡,一派冬末春初的景象。已经到达高草甸区域,坡遍布低矮的耐寒植物。细辛的状况不太好,计划赶到前面的喜玛拉雅宾馆再做计较。

喜马拉雅(Himalaya)宾馆听起来冠冕堂皇,其实也是简陋的客栈,旅行者多选择在此休息。因为过了喜玛拉雅,海拨将超过3000米,对许多人来说,是个考验。三个俄罗斯人正在大快朵颐,看来他们准备在此休整过夜。

细辛还是吃不下东西,只喝了一杯可乐。昨晚住在我隔壁的两个美国姑娘背着登山包呼哧呼哧地走来,看到我,坏兮兮地一笑。她俩总算超过了我,而且没有休息的打算,不得不佩服她们剽悍的人生。休息片刻,渐觉体力恢复,雨也停了,细辛振作精神,决定继续前进。

然而,天气就像故意捣乱的坏孩子。这回如同打翻了冰雹库,劈头盖脸砸将下来,好在不湿衣,比雨中行走有趣。四周雪色连天,道路湿滑难行,前面是德拉里(Deurali)。这家客栈位于高垭口,只听得风呼啸,院子里的桌凳已经被积雪深埋,似乎甚少有人在此安营扎寨。稍事整理,征求细辛的意见,她突然兴奋起来,坚持要往前走。我穿在里面的短袖已经湿透,只好脱掉。想起来这也算是个奇迹,光膀子套件冲锋衣就敢在暴雪中徒步

按正常速度,从德拉里到鱼尾峰大本营需要3小时。这段路几乎像魔鬼训练营地,时而笔直向上,时而穿过溪流,时而隐入丛林。大雪纷飞,已经几乎看不到人影,路面被积雪掩埋,只好在石头上跳来跳去。有几次误入歧途,不得不攀上巨石四处搜索,确定路线。

树林里出现许多的经幡,被雪压得很低。甘遂说,这叫风马旗,藏地也称隆达,因布条画有六字真言和风马,意谓祷文藉风马传遍十方。只要看到风马旗,就肯定有人有路。

我很快将他俩甩到后面,因为只穿件外套,冲锋衣不吸汗。走路时汗水顺着衣服滑落,尚不觉得冷,一旦停下来,刺骨的寒风就从各个缝隙灌进来,身体几乎如全裸般冰冷。所以不敢停留,一路急行,以尽早赶到鱼尾峰大本营。瓶子里的水已经喝完,沿途看不到溪流,便抓几把雪来吃。或者将雪揉碎了洗脸,清冷冰凉,人顿时精神起来。倒不是口渴难耐,很多年没有在雪中嬉戏了,小时经常堆雪人、打雪仗,如今有缘,在喜玛拉雅重温旧时光。

朔雪纷飞,天地苍茫,万籁俱寂。环顾四周,群对峙,仿佛诸神坐而论道。此时此刻,只能感怀自己是多么地渺小,颇有些“林冲雪夜上梁”的悲壮情怀。有人说,所谓旅行,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渺小,此话大有道理。

爬上最后一段斜坡,鱼尾峰大本营(MBC)到了。客栈院子里静悄悄的,雪厚过膝,凳子倒放在饭桌上,被积雪覆盖,只剩下轮廓。屋檐上高耸的积雪不时落到院子里,几乎要堵住紧闭的客栈门。我抹把额头的汗水,上前敲门。

二、夜宿鱼尾峰

一个戴着绒线暖帽的黑脸汉子走出来,我问:
“有无房间?”
“几位?”
“三位,另两位随后就到。”

他将我带到一间房门前,示意可以进去。然而,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她们用中文说搞错了,已经有人啦。看来老板误会了,以为我和与这两名中国女子是同伴。我又去找老板:“里面有人,而且我不认识,我的另外两个朋友在后面,在后面。”我指着来时的路口强调。

老板给我最后一间客房的钥匙,低矮的房间里有七张床,潮湿阴冷,昏暗凌乱,就像碰到了丧心病狂的资本家,一股凄凉意。我赶紧换上羽绒服和抓绒裤,和隔壁邻居交谈几句,才知道她们就是和甘遂散伙的那两位,还有位来自北京的老爷子,住在后面客栈里。走进隔壁房间,见她们缩在床上瑟瑟发抖,我不由得暗自发笑。

厨房里温暖如春,煤气炉烧得正旺,周围坐满烤火的各国游客,一个个呆若木鸡,就像在开联合国会议。我赶紧坐到旁边,老板拉起桌布,示意将脚伸到里面。然后要来一壶尼泊尔茶,边烤边饮,身体很快暖和起来。想起还在冷房子里发抖的两位女士,也许她们不知道这里有火吧?便将她们叫过来。果然,她们才晓得这里可以烤火。

甘遂和细辛终于到了。天哪,细辛脸色铁青,真不知道,这两个小时,她经历了怎样的历程,整个人都变了样。大概感觉冷极,细辛低头想钻到桌子下面。我拉住她,倒上一杯茶,让她赶紧喝将下去。尼泊尔茶混合各种香料,包括生姜茴香等,正是驱寒祛湿的良药。

厨房里有个相片墙,贴满各国旅行者的证件照,其中不乏中国面孔。餐桌上放着一盘红辣椒,细辛拿起来生吃,惹得联合国民们啧啧称奇,西方人大概受不了这种口味极端的食物。一个胡须拖到胸口的法国人说,他去过四川,成都人将这种食物叫“辣椒”,而且非常爱吃。说到舌尖上的中国,这群家伙垂涎欲滴。可是,今晚只能吃到鸡蛋炒空心粉,或者炒米饭炒面条。

我问老板:“你信仰佛教还是印度教?”
佛教,嗯,就一点儿。你呢?”
“我啊?信共产主义,哈哈!”
“共产主义?哦,是的是的,我知道毛泽东,毛泽东。”他重复了好几遍。我说:“是啊,他是我们的神,也是你们的神。”大家哈哈大笑。在这里,政治话题就是旅途中的一道甜点,还不如生辣椒带劲儿。

寒风呼啸,野云低垂,大雪翻飞,外面似乎已经是世界末日。真想不到,安纳普尔纳的四月还是如此冷峭。我将湿衣服晾起来,幸好鞋子未曾湿透,却也不敢过分靠近火炉,免得脱胶。

鱼尾峰登山基地海拨为3700米,高海拨更兼天气恶劣,洗澡成了奢侈的事。实在不愿意回到那间狗窝似的七人房,我征求老板意见,想住在厨房里。厨房是背夫的宿舍,老板同意了,甘遂细辛也想住在这里。于是,今夜男女混搭,哪里还顾得了背夫的呼噜声和烤鞋子的味道。

雪依然在下,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尼泊尔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10-4月来玩最佳。
尼泊尔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小重山 更新:2019.01.07

雪山冰川 徒步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尼泊尔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雪山冰川 徒步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雪山冰川 徒步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