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根·长城|八坝孤碑残香拓 白沙水涯映风华

白沙大漠,荒烟草芥。

张掖高台

首页 > 历史古迹 > 目的地 > 张掖 > 寻根·长城|八坝孤碑残香拓 白沙水涯映风华
张明弘
订阅

著名艺术家,长城寻根文化发起人。沿长城的历史发展脉络去寻赖以生存的传统文化根源。以绘画的表达,贴近自然,感受人生的惊喜。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张掖

  • 高台

  • 历史古迹沙漠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它的某一个地方藏着一口井。

作为“九边”之一的甘肃镇,
“僻处河西,孤悬天末,四面受警。
若以守之难易论,诸边皆难,而甘肃为尤难”。

——查继佐《罪惟录》

2018年7月18日,我们从四坝堡继续向西北方出发。根据《明陕西行都司的辖区图》索引,我们由临泽县进入高台县境,前往六坝、七坝、八坝及高台所等。夏暑时节天气酷热,草间谷地蚊虫猖獗 ,不知名的虫子常常把手脚咬起水泡,打针吃药也难消。

明陕西行都司的辖区图   局部

明陕西行都司的辖区图 局部

甘肃省高台县南部有高大的祁连山脉,北部有延绵的合黎山山脉体系,并且在南北两山之间呈现出相对平缓的地势,由此形成了一条东西长,南北窄的走廊腹地。其间,有黑河切穿腹地而过,使其在沙漠广布,戈壁星罗的不毛之地中发育了许多大小不均的绿洲景观。

甘肃省高台县南部有高大的祁连山脉,北部有延绵的合黎山山脉

甘肃省高台县南部有高大的祁连山脉,北部有延绵的合黎山山脉

《重修肃州新志》载:此城为明天顺八年(1464年)由镇守太监蒙泰建议始筑。城“设在平川中地,土筑方城一座。东门至西门一里二分,南城至北城一里三分六厘,城周共五里六分,城墙高三丈二尺,厚一丈。城壕周围六里五分,阔一丈,深七尺。壕中泉水环绕,冬夏不竭。”
此城称之为高台城,团队在高台县城区共住了15天,但没有找到关于高台城的任何遗迹,高台城已不可考。

高台县航拍图

高台县航拍图

另,据《重修肃州新志》载:“六坝堡设在黑河之北。土城周围九十丈,开南门。”老乡说,六坝堡因年久未葺、地形下湿、土壤盐碱等因素所致,已是丹塌镇废,早已不在。我们到达六坝时,太阳暖融融的,葡萄藤正蓬勃地生长,在大地上堆起厚厚的绒绿色。

据载:“七坝堡,土筑,周八十丈,开南门,北至边墙半里。八坝堡土筑,城周七十丈,开东门,北至边墙半里。”而今,七坝堡新农村建设如在画中,旧时景色难觅,畦田渠畔诞生着新的力量。

于是,我们带着遗憾,抱着希望来到八坝村。八坝段长城仅个别地方稍有所存,其间残存的夯土墩台均耸立于沙漠之中。

八坝段长城石碑

八坝段长城石碑

八坝村西始有夯土墙,残高二米左右,
只一小段残立于地面之上,向西被黄沙所没。

八坝段长城遗址

八坝段长城遗址

摄影师朱冠军 出镜

摄影师朱冠军 出镜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
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
——王昌龄《塞下曲》

八坝段长城为防守紧要之处,北虏由此频繁侵扰内地。因此,杨博任甘肃巡抚时上疏朝廷,一反常规不再利用山险设障的优势条件,而是追求边墙的坚固耐用,建议将此处边墙“移改北山坡下”,平地筑墙,以此达到一劳永逸的长久之计。

八坝段长城向西在水涯墩入口处两线并行

八坝段长城向西在水涯墩入口处两线并行

我们带着蚊香进入沙漠,希望能幸免厌烦的叮咬。

我们带着蚊香进入沙漠,希望能幸免厌烦的叮咬。

在八坝段长城微微隆起的沙丘上,寻到一处水涯墩,外形呈覆斗式。水涯,意为离水很近。唐代宋之问曾云:“烟岑水涯,缭绕逶迤。”

水涯墩石碑

水涯墩石碑

不禁想象古时黑河潺湲 ,天际寂寥。刀剑暗哑处,听蛙傍水涯。 其实海很容易枯,石很容易烂。脚下的土地,也很容易被毁灭。

水涯墩遗址

水涯墩遗址

水涯墩,位于八坝村二社西北侧约800米处 。墩台西南两侧墙体尚有遗迹,墩台西北角坍塌严重。在明长城全长6259.6公里的人工墙体中,只有8.2%保存状况尚好,亦存在坍塌、倾斜之虞。 而74.1%保存较差或仅余基底部分。黄沙中遇见水涯,又是何其幸运。

水涯墩航拍图

水涯墩航拍图

据载,八坝堡位于今高台县西北二十五里的八坝村。土筑堡城,周七十丈,开东门。进入八坝村,老乡说老八坝堡因为黑河洪灾被冲毁,曾迁址过三次。于是,我们到村委会问问原委。

八坝堡村民

八坝堡村民

村委会一位工作人员说,隔壁废弃院子是老村委,里面有块碑你们或许感兴趣。一进大门,空空荡荡,一块石碑沿墙竖放。细瞧写着,观音堂碑记,落款日期为弘治十年岁在丁巳孟夏八日,即1497年蛇年农历四月。
张明弘老师说,观音堂属于道家,因为佛教称为观音殿。石板上的字碑,完完整整的保留了620年,隽刻百年的沧桑,是一块了不起石碑。最好将石碑搬进屋里妥善保存,即使没有条件起码也要将有碑文的一面背对太阳,减少风化。

手触石碑,故人催人泪。

手触石碑,故人催人泪。

我们都在寻找阳光 ,却在路上邂逅沧桑。出张掖,过临泽,入高台,这一路能够证明边堡历史的文物极为罕见。于是,这块记载着明弘治年间的八坝堡观音堂石碑显得格外珍贵。

感谢谢万雄书记。左为谢书记,右为张明弘老师。

感谢谢万雄书记。左为谢书记,右为张明弘老师。

感谢村委会谢书记,他给我们介绍了八十岁的张金果爷爷,说村里以前的情况张爷爷知道的最清楚了。张爷爷讲,八坝堡原址临之黑河,夏汛期涨洪淹没堡顶,因此八坝堡曾两次搬迁。第一次搬迁在解放前时间不详,第二次搬迁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现址距老八坝堡约500米。

张金果爷爷

张金果爷爷

每个故事以回忆开头,就注定它的曲折。我们很好奇这块石碑为何保存得这样完整。张爷爷说,起初八坝堡被洪水冲毁后,有心人把碑从水里救出来。村子建好后大家捐钱盖庙,东面是玉皇庙,西面是求子娘娘庙,娘娘庙前面是祖师庙。村民把观音堂碑记石碑放在了祖师庙里。

讲述八坝堡的过往

讲述八坝堡的过往

1958年破除迷信,村里把庙拆了,石碑又放在长城墩下。后来林场要磨豆子,便把石碑当了磨刀石。大爷说这里实在太小又穷,文革期间都没有斗过地主,只是象征性的喊喊口号游个街。

张明弘老师拓碑记

张明弘老师拓碑记

八十年代有文化者请愿,说石碑是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不可再用来磨镰刀,便将石碑搬到老村委。至今几十年再没动过,得以保存。历史并不真的流传于世,因为总有人怀着绝望毁灭了最后的人证物证。为了八坝堡这宝贵的历史物证,我们决定拓碑给村里留一份碑文,作为资料和纪念。

视先祖碑,有感而幽怆矣。

视先祖碑,有感而幽怆矣。

感谢冯旭教授,整理石碑内容如下:
重建八垻堡觀音堂碑記
吏部聽選監生姜杲文昭述
昭勇將軍李書丹
武德將軍張篆額
兼造築堡信官馬旺
寺以觀音名者,若有無量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
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尋聲普濟皆得解脫,以此謂之觀音。
而其寺或興或廢,則係平人之得與不得尔,夫豈有他術哉。
况八垻廼建康之要地也,南羌北戎皆知尚佛,雖爭戰之際,聞佛之說即解,餘說,不能入也,於是僧人月空了清軰,當弘治康成歲遂發善心於城內,坐西向東處所相其地之廣狭長短傾斜之不齊者俾其方正,平坦四面周以垣墻,立一山門,上修蓋觀音堂一所,三間內畫薄粧自在觀音之身,僧舍兩間,首僧通廣祖林,東設晨鐘西設暮鼓,俱有樓房,朝夕焚修,祝延聖壽,功則難,時不易得,於弘治丁巳夏復有居士夏清偕雲遊釋子蘭谷軰,覩斯佛寺殿宇完就功業已成,但少碑記,於是

舒纷又昨, 孤碑残香拓。

舒纷又昨, 孤碑残香拓。

明代堡内大量的建筑是营房,但营房的建筑形制在资料中比较少。因为其建筑的等级和规格比衙署、府第、祠庙等低,史料中不把其作为介绍的重点。而大部分庙宇受到人为和自然的破坏,到今天也只剩遗址。所以,今天军堡内能看到的最大量的建筑就是民居了。

拓碑过后,张金果爷爷邀请我们到他的家里坐坐。他家房子只有大门檐下斗拱还保有传统样式。清代斗拱结构作用已经完全退化,成为梁架与屋顶间的一个垫层。从外观上看,那些细小堆叠的密密斗拱,好象屋顶与梁柱间的过渡性装饰。

张爷爷不仅是六十多年的老党员,而且曾担任过四十多年的村主任,去过北上广深、太原、敦煌、西安等。房屋大门正对着后门,通透的两进院。前院住人,后院养了七只羊,年收入不足五千元。屋内相框里有父母亲、五个兄弟姐妹 、儿女及八个重孙的照片,和83年中国民航的老式机票根,永恒的幸福记忆。

就像任何家庭影集一样,随意拿张照片,只能讲述一些零碎片段。真正的故事只有那些不见了的相片才能讲出来,生活中的故事绝不是照片能讲述的。
事情可能突如其来地改变了我们生活的轨迹,但真正决定什么会降临在我们身上的,是我们周遭那些人的行为,以及那些生活在我们之前人的行为。
——维多利亚·希斯洛普《岛》

物件摆放得井井有条

物件摆放得井井有条

被子防尘罩上的双喜鸳鸯缠枝莲是他大哥的媳妇在80年代绣的

被子防尘罩上的双喜鸳鸯缠枝莲是他大哥的媳妇在80年代绣的

传统三等分样式的实木门

传统三等分样式的实木门

每到一城一池,常会遇到张金果爷爷这样的朴素人,不仅熟稔当地历史,而且待人热情好客,有着生命的生机和坚定,是自然从容生活的见证者。

张奶奶

张奶奶

清风梨树下告别张爷爷张奶奶,黄昏落日时到达白沙墩。白沙墩,位于黑泉乡九坝村四社居民地东北约2.6千米处的戈壁滩中。

陶片微映

陶片微映

张明弘老师夕阳下的背影

张明弘老师夕阳下的背影

白沙大漠,荒烟草芥。

白沙大漠,荒烟草芥。

白沙墩航拍图

白沙墩航拍图

白沙墩,近似方形,西北两侧保存较好,顶部略有坍塌。现代城镇继续书写着自己的历史,厚厚沙土掩盖了长城太多的光彩。

日月两盏灯,春秋一场梦。每走过一山一水,需要用一朝一夕来还。还好,黄昏落日的余光总可通向黎明的曙光。

茫茫黑夜北斗星

茫茫黑夜北斗星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顾城说,树枝想去撕裂天空,却只戳了几个微小的窟窿,它透出天外的光亮,人们把它叫作月亮和星星。
白沙墩,日暮晚,风卷微尘,我们不再急着赶路,默守星月之变。一起做回了孩子,吃着西瓜,互相依偎,唱起了长城谣。

我们把这段旅程称为【寻根 ·长城】 ,就是想通过对长城的一路考察,走进长城历史,梳理长城文化,寻找那些遗失的传统长城文化根脉。去弘扬长城文化,重新认识和思考传统长城文化对于今天的价值和意义。

走进长城历史
考察长城现状
梳理长城文化
践行长城精神
关注我们官方微信平台
跟随我们的脚步
去感受不一样的长城文化
张明弘-寻根·长城

张明弘,1971年生于济南。
现任教于北京科技大学国际学院副教授,首都师范大学现代水墨研究所研究员,长城学会研究员,渤海大学山水研究所副所长,渤海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章丘国画院院长。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高台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高台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张明弘 更新:2019.04.17

历史古迹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高台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历史古迹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历史古迹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