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斑纹——於菟舞

青海同仁县 土族於菟舞

黄南藏族同仁县

首页 > 民俗 > 目的地 > 黄南藏族 > 神秘的斑纹——於菟舞
雨浓
订阅

辄徘徊留念,情不极已也。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黄南藏族

  • 同仁县

  • 民俗“於菟”舞被国务院批准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冬日寒风,刺骨凛冽。冬日落叶,枯黄飘曳。冬日的景色,也那么一如既往的显得萧瑟。冬天的青藏高原确实比较寒冷,寒风中,脸上就像无数小刀划过一样阵阵发疼,双手不敢从口袋中露出,我把自己裹在严实的冬衣之中,露出眼睛能看清前行的路面就行。而在如此寒冷的季节里,地处青海同仁县的一个土族村落年都乎村,扮成“於菟”的小伙子们却脱光上身、挽起裤管,由村里的画师用锅底黑烟在他们的脸、上身和四肢上都画满虎豹斑纹。

黄河尖扎段,摄影:雨浓。

行驶到黄河尖扎段,金色的朝阳照射在昂拉乡拉毛村的坡上,袅袅炊烟在空中弥散仿若天境一般,一座白塔代表着此地的民族信仰着藏传佛教,在平缓流淌的清澈黄河水面上,一叶扁舟无声的向前滑行。在人们的印象中,黄河本是波涛汹涌水质浑浊的,可在青海段,如果没有降水河水都是清澈见底的,“天下黄河青海清”就是真实写照。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多年前,从电视节目上第一次看到“跳於菟”就被这奇异、神秘、具有民族和地域特色的传统民俗仪式深深地吸引。每年农历十一月二十日,都是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年都乎村举行“跳於菟”的日子。很多外地游客为了一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再现,不顾天气的寒冷,翻过青砂,沿着黄河来到了“热贡艺术”之乡同仁。2018年12月26日,青海的天格外寒冷,雪后的天气愈加冰冷刺骨。这样的天气对赤裸身体扮演老虎的“於菟”们是信仰与毅力的考验。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童谣唱道:“从前有座里有个庙,庙里……”但现在,这个庙里没有和尚,却有一位“拉瓦法师”,率领着村里一队虎虎生风的青年。於菟舞者在表演前要做一番特殊的准备工作。首先脱光上衣,将裤腿卷到大腿根部,赤身露腿,用红辣椒面和煨桑台中的炉灰涂抹全身。然后,由本村的画师化装,化装颜料是锅底黑灰和黑色墨汁。画师将这些舞者面部画成虎头状脸谱和虎皮斑纹,腿部则画成豹皮斑纹,背部呈水纹状。头发上梳如刷形,朝天立起,似虎狂怒状。此外,还将羊肠洗净后用角吹起挂在脖子上。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几位神情庄重的“村民”手执毛笔上前,实际上 这几位看似普通村民的人却是当地著名的唐卡画师,这些画师用毛笔醮饱墨汁,在“灰头土脸”的青年们脸上信手 勾、抹、涂、画,一张狰狞表意的象形虎脸生动古朴,有如上古青铜文物器皿上的兽面图案,叠加在灰扑扑的人脸之上。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在零下二十度的户外,“於菟”们卷起裤腿,赤裸上身,装扮成威猛的百兽之王。从化妆开始到驱魔逐邪,祈求平安活动结束,“於菟”们要在寒冷的户外表演约4小时左右,这对体力和毅力是个考验。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於菟装扮就绪后,在头戴五佛冠的巫师“拉哇”带领下到神庙中跪拜诸神,由“拉哇”击鼓诵经祈求神灵保佑全村平安并授予“於菟”以神力为各家驱魔除疫。此时,长老不断给众“於菟”灌酒,以达到抵御寒冷和促使“於菟”酒醉晕迷进入应有境界。在“拉哇”向众“於菟”传达神灵的旨意后,“於菟”从此不再说话而成为驱魔的“神虎”。

祭祀完毕两只大“於菟”和五只小“於菟”,先在庙前广场上围圈疯狂地跳起“虎舞”,以示神虎之威风。“跳於菟”一种古老,有特色,又极富生命力的珍贵古文化遗存。“於菟”舞被国务院批准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在举行跳於菟的前夜,当地群众还要进行"邦祭"的活动。首先是请神,在天亮时分,把二郎神的轿子从二郎神的庙里请到要举行邦祭的人家里,在拉瓦(即法师)的带领下进行祭祀,在祭祀的过程中,由拉瓦挑选表演於菟的人员。祭祀结束后,青年男女就可以自由地唱起拉伊,谈情说爱,而长辈们则需要回避。第二天下午,选定的七名男子来到二郎神庙,脱去上衣,挽起裤腿,用墨汁或者锅灰在全身包括脸上绘上虎豹的斑纹,并用白纸条把头发扎成发怒状,恰似猛虎狂怒的情形。然后在头戴佛冠、手执单面羊皮鼓的拉瓦的主持下,祭拜二郎神,以求得到真神法力。接着,七名於菟握持用经文裹定的木棍,到庙前的广场,围绕桑台,伴着锣鼓声有节奏地跳起古朴的"於菟"舞。在表演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人在村口燃放鞭炮,当於菟们听到鞭炮声后,便气势汹汹地冲出神庙,直扑村中。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於菟”们严禁从村民的庄廓院大门进入,只能从院外翻墙上房顶。“於菟”进入村里,就翻墙进入村民家,可以肆无忌惮地搜寻食物,并将这些食物衔于嘴中,摇头摆尾,做老虎吞食状。如果家中有生病的人,“於菟”就从病人身上跳过去,以示把病魔驱走。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许多人家,把早早做好的圈馍拿在手里,等於菟一来,就快速地把圈馍套在於菟手中举的长杆上,这样做的意思是希望於菟把疾病和灾难带走。全村老幼有的跟在队伍后面,有的则爬到自家的墙头上从上面直接把馍馍串在过往於菟的长杆上。於菟每到一家,在各屋蹦跳一番以示驱鬼逐邪后,便吃掉或口叼户主事先准备好的肉块,再继续从屋顶进入另一家院落。活动开始,年都乎古城里的村民,几乎全部登上自家房顶,游人们也在古城的街巷等候“於菟”的到来。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於菟"的舞蹈语汇与节奏相对单一,"垫步吸腿跳"是整个舞蹈的主干动作,因舞者双手持约两米长的树棍,所以上身及手势动作较为简单。腿部动作的跳跃幅度与动势,也随其舞蹈情绪的发展、变化相适应。从"於菟"的舞蹈形态来看,它是一种原始拟兽舞在当代土族民俗活动中的形态表现。拟兽舞与原始人的狩猎生活紧密相连,是原始舞蹈中最常见、最有代表性的舞蹈形式。值得指出的是,年都乎土族的"於菟"舞则完全失去了狩猎生活的那种功能,成为当地民间祭祀活动中的重要内容,它的全部意义是"驱魔逐邪,祈求平安",它是原始人万物有灵的宗教文化观念在民间艺术中的遗存。

摄影:雨浓。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头戴五佛冠的“拉瓦法师”敲响了扇面鼓,一面铜锣在其身后紧随。年都乎村的几位“於菟”痛饮烈酒,双手各持套着馍馍的竹竿,口中叼着一块生羊肉,虎面人脸叠加的表情努力做出狰狞的样子,从小庙院内依次跳到院外的一个小型广场上,随着鼓和锣的节奏,弓腿迈步,抬腿时微微停在空中,支撑腿随之微微一顿,晃动着身体模仿虎步威仪列队前行,绕着广场作循环舞。舞蹈古朴粗犷,围观的村民和游客混杂其间,激动不已,沿着缓缓前行的於菟舞队伍前后奔跑。由于生羊肉是从冰柜里取出的,“於菟”们不时将肉取下,活动一下被冰肉刺激得发木的口腔。落在嘴里的肉渣,则嚼巴嚼巴咽下去。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活动中,许多女子和儿童,纷纷争着蹲在“於菟”身前,让“於菟”从她们头顶跨过。据说这样可以给家中的病人消除病魔,带来健康。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在法师的带领下,两只大老虎走街串巷进行驱魔逐邪,祈求平安的活动。他们口叼生肉,脖子上挂着成串的血肠、水果,迈着特定的舞步为人们祈求平安。村民“簇拥”着的“於菟”,人们将面做的餐盘大小中空外圆的馍馍,插在“於菟”手持的树杆上。在他们看来,这样能带走一年的疾病,禳灾祛邪。

於菟(wutu )摄影:雨浓。

当於菟们转完整个村子时,时辰已接近太阳落时,“拉哇”与两个老於菟站在村内巷道中,一边敲锣打鼓,一边接受村民们的大饼、牛羊肉、白酒等供品。驱除了全村妖魔之后的於菟们这时手持串满圈馍的树枝,口叼鲜红的生肉,以“垫步吸腿跳”的动作舞向村口。此时,观赏的村民们齐放鞭炮,於菟与村民们一道欢呼驱魔除邪的胜利。而后,众於菟们在鸣炮声中快速冲向隆务河畔,在河面上凿开几个大窟窿,用腊月冰冷的水洗去全身的虎纹。这冰水不仅洗去了於菟们身上的图纹,更重要的是洗去了全村百姓家的邪气。与此同时,“拉哇”在村外河滩诵经焚纸,表示将妖魔彻底烧尽。河边的於菟洗净全身后,穿起衣服暖身,然后将村民的供品平分,其中,部分供品则被倒进隆务河内。至此,整个祭祀仪式全部结束。这一天晚上,於菟的扮演者一律不能回家,到神庙过夜。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同仁县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7-9月、12月来玩最佳。
同仁县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雨浓 发布:2019.01.17

民俗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同仁县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民俗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民俗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