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峰脚下国际文学村,沿着文学的小径,遇见你

上饶弋阳 诗和远方 我的青年作家公寓

上饶龟峰

首页 > 文艺范 > 目的地 > 上饶 > 龟峰脚下国际文学村,沿着文学的小径,遇见你
杨怡
订阅

中国作协会员;上饶师院客座教授;《三清媚》杂志编辑。曾获青年文学新人奖。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上饶

  • 龟峰

  • 乡村小镇国际文学村
  • 文艺范龟峰脚下国际文学村,沿着文学的小径,遇见你

一个文学村坐落在这里,有它非常合时宜的地方。

村子里很多房子正面对的是绮丽的龟模样的景。天晴时半个多小时的日出的过程,雨后数十种远近色、天色的转换。就像一个南国梦境。一切都清爽纯洁。

当抵达这里,你并不因为旅途感到劳累,并不期盼过多的人的陪伴,你需要的极少,想掌控的极少,欲望好像渐渐回落了。

江廖肖国际文学村,在5A级景区龟峰旁,这里清静、安闲又充满自然的意趣,几片竹林,色彩各异的花,不少作家的家。

乡村生活的寂静,大自然的植物香,几缕鸡鸣像是天籁之音。

并不像伊索寓言里所讲,高高的长颈鹿吃高高树枝头上的叶子,却走不进矮小的门;矮矮的羊吃不着高高树枝上的叶子,却轻而易举地走进矮小的门。这里没有长颈鹿和羊,有的是讲求生命平衡之道的乌龟。无不龟的龟峰,让我们从一开始就不会去顾此失彼,更加平和与从容,更懂得欣赏那一副舒展的画卷。

沉浸在浪漫而灼热的文字里,看忠贞的、羞怯的、转瞬即逝的书上的故事,既有对文学的赞颂又有对文学的思索。

它展示出文学的另一种质地:有一点妙趣横生,有一点优美的文学调性,不是一只阳光下蜷缩在书脊之间的慵懒的白猫,而是一只雨过天晴时洞悉自我的富有忍耐力的乌龟。

“它”实在是像智慧的、特有耐心的人,它早就彻悟到人生三昧。和文学不断提醒人的“生活比我们想象的复杂、人性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并不一样,它所忠告的是:生活比我们想的要简单得多。所以当我们为创作而构思过度的时候,多需要这样一个简单明了的地方。

所以不是一片人性自由的乐土,也不是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地方,是生长智慧、增长力量的地方。

面对苍凉世事以及风云变幻的大自然,它们就像一群大大小小的乌龟,如定海神针一般。镇一镇创作伊始的锐气,又以古老的韵致激发灵感,于是那个中的情怀,明白的人便能明白。

弋阳国际文学村

也许十九世纪的某一天,左拉、雨果、巴尔扎克,在巴黎的左岸咖啡馆构思着传世之作。也许美国爱荷华州的“国际协作计划”之所以著名和吸引着许多著名作家都想去看、去交流、去感受,是因为它的历史足够悠久。

在爱荷华城,世界各地的作家们带着浓厚的地方色彩聚集在一起,超越国家、民族和意识形态的障碍,自由地进行思想、艺术交流。

也许今时今日此身此地,我们也在龟峰脚下的文学村里,顺着时光的藤蔓攀爬着光阴的故事,一小步一小步书写内心的千回百转。

就像世界有仙有俗,有东方神秘主义也有西方文艺作品中的魔幻,就像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所谓的“无心插柳”,有的是以种种精神激励自己,是抓紧分分秒秒的改变。在这里,谁都不知道会诞生多少新的作品,可至少已有的文学不会流失。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的一见如故也不会流失。

当走遍这个文学村的角角落落,我想到了《朋友之、间:汉娜·阿伦特.玛丽·麦卡锡书信集》这本书,有种致精神的侣伴的感觉,有的瞬间给人的内心留下的是沁凉,有的则是温暖,有一种进化。然后你开始看这个文学村的文学馆和民宿,王蒙文学馆、梁晓声文学馆、梁衡文学馆、周大新文学馆、龟峰写作营、龟峰作家公寓、青年作家公寓……我想最好的文学、最好的文学馆、最好的文学民宿都和信念有关。真的有来生,我希望这地方还是被归类到文学的标签和类型里。我希望,下一辈子的文学村,仍旧是它。

它可以是年轻人的文学村,它可以是文学爱好者的文学村,它可以是伟大的作家的文学村。它是自由的,与有关爱情的文学相吻合,与有关母爱父爱的文学相吻合,更与有关真理的文学相吻合。

你不用只选其一,你可以获得相对多的宽广,和很多思想与情感相互映照,和很多灵魂一一对应。一个人整个儿地沉浸在文学的绚烂光华中,在文学的想象中统摄万有的世界,满足自己最高尚的需要,至少会有一个高尚的瞬间。

就像海明威说的:我为我喜爱的东西大费周章,所以我才能快乐如斯。

有关文学的表态,获取文化的社会实践空间,文艺范的人群,你来、你更想要的是一种向内的转化。想在这里住个两年,大量的阅读、写作、安顿身心,会觉得一瓶墨水、一支笔、一张书桌、一盏灯、一些花鸟虫鱼和一缕阳光,就足够。

你羡慕那些笔迹飞扬的人,你会想到人生路之路漫漫而情长长,你会遇到能成为自己“心灵导师”的作家。你会在将来,把自己所接触到的最高级的文学,又带给更多的人。

想象作家的家,他们家里会陈列哪些精致的工艺品,他们会摆放怎样的艺术画,你会想听听他们什么时候以何方式与文学结缘。

花是不是在夜里红了,蝴蝶会眨几次眼睛,两只狗之间的一次无疾而终的恋爱,地球之外的巨大的科幻世界……在文学村,你也可以把文学放到一边。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无法相信文化意义会在很短时间内会在很多人身上卓然成形。但正如电影《卡萨布兰卡》里所讲的“如今你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文学村在这里,一种责任和守望就在这里。

浪漫主义、理想主义、纯情主义,非虚构文学、杂文、诗歌、散文与剧本,来到这里,不意味着你可以逃离日常生活的逼仄,是意味着你将包容更多的日常。你将记起,飞翔的姿势。

如果说每个人在各自星系里运行的规律是,彼此相遇、带着距离。爱着同样的事的人,或许可以有个共同的家吧。

关于撩动心弦的遇见,关于命中注定的陪伴和不能陪伴,还有一定要做的选择,关于各种各样的无知和太多太多的无解,你忽然感到,是文学帮我们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当靠近各种类型的文学,你会用纯净之心去创造,去感悟。

你会由文学联想到更丰富的哲学、人类学、美学和人的生离死别。平凡的生活角度,更宏伟的想象力。

文学的力量,和它不会有的超能力。情到深处的哭泣,和哭泣不意味着悲戚。

文学的梦,好像总是开始于万物复苏的春天。

好像是会摇曳的小草,好像是出生在弋阳的方志敏在《可爱的中国》里写下的:“假如我不能生存——死了,我流血的地方,或者我瘗骨的地方,或许会长出一朵可爱的花来,这朵花你们就看作是我的精诚的寄托吧!在微风的吹拂中,如果那朵花是上下点头,那就可视为我对于为中国民族解放奋斗的爱国志士们在致以热诚的敬礼;如果那朵花是左右摇摆,那就可视为我在提劲儿唱着革命之歌……”

E.B.怀特写过:“所谓创造,一定程度上,不过是懂得如何放弃大大小小的诱惑。”我想,在未来,到龟峰脚下的文学村来寻求什么的人,来创作什么的人,大概是为了避开内心的喧嚣。

避开了喧嚣,又点燃了激情。

我的青年作家公寓

只有作家才会真正做到爱惜作家吧?只有青年作家才能真正地体谅年轻的创作者吧。

英国女作家伍尔夫在笔记中写道:“有一天,蒙田在巴勒杜克看到一副勒内的自画像,便自问‘既然他可以用蜡笔为自己画像,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用鹅毛笔写写自己呢?’无论青年作家对这个世界认知的核心是什么,怀疑和否定也好,理解和宽容也好,他们都是一个个思想者,身上微微散发着思想之光。

去年三月,我被《小说选刊》推荐,进入鲁迅文学院读第三十四届高研班学习。鲁迅文学院,简称鲁院,官方简介为“中国唯一一所国家级的以联系作家、服务作家、团结作家、培养作家为宗旨的教学与研究机构”。在为期四个月的深度研讨中,我的青年作家同学们,每天都在分享自己的创作谈,每一周都有大大小小的作品研讨会。

来到一个人人都比自己强的环境,实在是莫大的幸运。

那种交流好像是一个人的思想搭乘了几十条国际航线,好像是身在一个世界公园,好像地球都尽在掌控之中。然而畅谈着世界文学的青年作家们,他们保持着劳苦的创作状态,本质上都是很务实、很拼的人。

所以当我正年轻时,我多希望有自己的青年作家公寓,想象那一群“文艺青年”怀抱着一个个“作家梦”的理想,占据着不同的创作位置,凭借着不同的写作资源,有着不同的文类选择。总之,青年作家公寓能为他们提供种种便利。

起笔、落笔,于此创作的作品后附上一句“于龟峰脚下国际文学村某幢作家公寓某房间”。

为什么是“青年作家公寓”。我想,追溯起来,要回到19世纪30年代的北平。

1930年代北平文艺青年的公寓写作,很多青年作家是在公寓里开始他们的文学创作生活,以至于现在很多作家会回忆曾经公寓中的“作家梦”,写下《北平的公寓》、《我的公寓生活》这样的文章。他们在当时多是一些清贫的学生、知识分子,住在胡同或街道上的公寓里,在某家小馆里吃包月伙食,步行的距离可以到达图书馆去读书、看报,往往期盼那图书馆是不要闭馆的,因为彻夜都不想离开。

那时候的北平文艺青年们,一边在大学旁边中文课程,一边在图书馆看书,晚上从事写作,可以拜访文学界的知名作家。

我感谢龟峰这方水,感谢这个宜居宜游的乡村,感谢弋阳县委县政府、广东乡创、三清媚等多方共同努力下,融入文创的理念。

上饶,我出生于此。从小的阅读,使我很想成为一个作家,让我懂得成为什么样的人才会遇到什么样的人。我大学去美国读书的时候,箱子里面装了很多书和一包土,因为妈妈告诉我两样东西是一定不能离身的,一是故土,二是书。

后来我成了行走四方的旅行专栏作家,每次遇到外出的时候,妈妈就跟我说,到外面的晚上要是睡不着,就摆些书在床头,那么自会有文曲星保佑的。

上饶是方志敏的故乡,这两年很自然地开始读方志敏的《可爱的中国》和他生平事迹的书。在书中,看到包括他创建闽浙皖赣四省革命根据地,看他在狱中写下30多万字的文稿,我被那种奋斗和人的能动性所震撼到。

我的青年作家生涯,一面写作,一面行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双语创作。走遍了几乎整个中国,开罗、纽约、肯尼亚、芝加哥、哈瓦那,我在这些地方短暂地住过,在梦中也曾以为我的家会在那儿,而这时,我在龟峰脚下有了一个家。

人的来来往往也好,青年作家公寓也好,文学馆和图书馆也好,彻夜不关的灯也好,真正不朽的还是一些书和一些爱,是广博而悠长的思想。

一个人的玄想,一个人的才气,一个人的精神力量,一个爱文学的人都将有一个家。

文学的普遍性之光和青春之光。灯火阑珊处,亦是阳光普照。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龟峰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龟峰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杨怡 更新:2019.02.20

乡村小镇 文艺范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龟峰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乡村小镇 文艺范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乡村小镇 文艺范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