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根·长城|盐池堡西墙尚存 将为农田可知否

一抹晚烟荒戍垒,半竿斜阳旧关城。

张掖高台

首页 > 文明遗址 > 目的地 > 张掖 > 寻根·长城|盐池堡西墙尚存 将为农田可知否
张明弘
订阅

著名艺术家,长城寻根文化发起人。沿长城的历史发展脉络去寻赖以生存的传统文化根源。以绘画的表达,贴近自然,感受人生的惊喜。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张掖

  • 高台

  • 文明遗址盐池堡即盐池驿,连接境内长城古驿站。

据说2019年一月是试用期,过完了新年、春节、元宵节,大家开工才算正式进入了新的一年。
寻根长城团队沿着长城持续行走,每周一期微信分享我们路上的所见所闻,因此订阅号行程和实际行走并不能同步。想时时同步了解更多,可关注微博 张明弘- ,不必疑惑这个时节为何会有西瓜南瓜一池塘了。

冯旭教授体验两个月被晒得紫黑发痛  心疼冯教授

冯旭教授体验两个月被晒得紫黑发痛 心疼冯教授

这就是助理们全年 帽子纱巾口罩 袖套长袜手套
不想喜提“长城色”的原因啊!! 亲测 物理防晒最有效

话说回到长城边陲,据载,长城进入高台县境后,县辖境长约112.5公里。大致一直向西北方向,循黑河东岸而筑,至罗城乡天城村天城堡镇夷守御千户所【长城万里吻弱水 三方交汇正义峡】。

天城堡  甘肃省所辖明长城图   选自《明长城考实》

天城堡 甘肃省所辖明长城图 选自《明长城考实》

2018年8月3日我们告别天城堡镇夷所,沿着X221县道前往下一站盐池堡:堡从无边垣,皆浚壕以防其北面耳。浚意为疏通深挖,是说盐池堡不设城墙,以挖出壕沟作为对抗北方鞑靼的边防。明置驿于此,清设把总。产白盐而得名。

明陕西行都司的辖区图   局部

明陕西行都司的辖区图 局部

县路边的白净标语墙

县路边的白净标语墙

遮遮掩掩藏不住夯土的暮年村庄,并不及真容的自然而然,表里如一的朴素方受君子之爱。

站在黑水河岸花棒丛中发现远处有座烽火台,决定前去探看。

站在黑水河岸花棒丛中发现远处有座烽火台,决定前去探看。

便是这离着几公里远远看到了座烽火台,实际找到真的是靠方位感了。不过“隔空探路”却是张老师除了绘画之外的另一项必杀技能,也是团队几年来顺利行走的重要保障。我们在X221县道下来穿过徐家庄、常丰村,把车停在阎家庄,开始徒步前行了。

据说小羊的鼻子附近粉红色其实是生病了,真的吗

据说小羊的鼻子附近粉红色其实是生病了,真的吗

又见西瓜南瓜一池塘,盛夏中腐烂流着粘液的臭臭。

又见西瓜南瓜一池塘,盛夏中腐烂流着粘液的臭臭。

从村里走出,爬上丹霞地貌千沟万壑,向东行靠近烽火台。这里的石头在风力流水的侵蚀下有着被切割般的纹理,有时会捡起几块纪念。海子说,没有任何泪水会使石头变成花朵 ,没有任何国王使它变成王座。石头那漫长的生命,在人类看来,几乎没有尽头。

长城,在上期提到的天城村的镇夷守御千户所跨过黑河,西去至盐池村,转为向西偏北方向。这一由西北向西的小小转折点,在路线图上很明显。

六只脚APP关注【张明弘寻根长城】可直接导航去过的长城点

六只脚APP关注【张明弘寻根长城】可直接导航去过的长城点

据载,离黑河岸向西约十华里,有边境一道,壕宽约六米,壕两侧有隆起的土脊。可知,修壕时是将挖出之土堆积于壕的两侧,多指在不易筑墙的地方,挖有深广各若干丈的深沟,称其为壕棱。史称此处壕深五米余,可现在看不足半米。仿佛长城过了黑河弱水,也由高耸城墙变成匍匐壕棱变得弱了起来。

壕棱匍匐已不足半米深

壕棱匍匐已不足半米深

说到壕棱,国家文物局把长城形态分为人工墙体、壕堑、天然险三大类。国家文物局和国家测绘局2009年4月18日联合公布,明长城总长度为8851.8公里,其中壕堑359.7千米,自然天险2232.5千米。人工墙体是大众最为熟知的,主要是边墙、营堡、墩台等。天然险主要是高山峡谷河流等,与长城建筑共同构成了防御战线,发挥着抵御、阻滞敌方进攻的作用。壕堑包括远壕、外壕、城壕、斩崖、崖栅、水壕、山壕等。长城还有一种防御形式叫“塞天田”也称“天田”,古人的想法实用又可爱,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百度了解下。

他们的过去像长城一样,在地平线上绵延起伏。

他们的过去像长城一样,在地平线上绵延起伏。

原来这座烽火台的名字叫盐池10号烽火台。残高约四米,南侧较为完整,东西两侧下方约三分之一处有坍塌,夯土砖砌结构明显,北侧残缺坍塌如泥。徐志摩老师说,“我不知道风是往哪一个方向吹,是在梦的轻波里依洄。”但在这里,塞北风沙尚烈,被摧毁得最严重的一侧便是北方了。

烽火台南侧

烽火台南侧

烽火台西侧   北风其凉,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携手同行。

烽火台西侧 北风其凉,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携手同行。

烽火台东侧

烽火台东侧

山上观察黑河两岸兵情一目千里一目了然

山上观察黑河两岸兵情一目千里一目了然

下山遇到了一处深两米有余的坑,第一反应是不是被盗墓,小伙伴查看下方并无更深洞穴松了一口气。仔细想想,职业盗墓领域早已抛弃洛阳铲,而使用金属探测仪等工具,不会这样弱爆的白费力气。不过在陕西境边堡时,曾遇到盗墓贼应该是对墓葬的判断失准,不仅盗洞地面较多,而且看到一个小孩子的墓穴被破坏,周边棺材板散落。当然在多年前,也有报道过盗墓贼把长城烽火台当做墓葬给破坏了。

体验者张善普探究竟

体验者张善普探究竟

边壕里侧每隔数里有一夯土墩台,直到今日将要拜访的盐池堡。离开盐池10号墩,在离着县道最近一处为盐池4号烽火台,不远处便是盛产硝盐的盐池堡。

4号墩台距县道约600米,左为冯旭教授,右为助理白丹妮

4号墩台距县道约600米,左为冯旭教授,右为助理白丹妮

盐池4号烽火台,底基约7米,高约8米,四面保存较好,东南两侧有裂痕,壕沟深不足半米。南侧有一墓。长城是弯曲的,眼睛是看不完的,只能看见越来越蓝的天,让人感到愉快。

甘肃镇的地理范围主要包括今天河西走廊以及庄浪河、大通河、湟水河流域的部分区域。张掖以西,沙漠、戈壁面积逐渐增大,并有盐沼分布。

进入盐池村

进入盐池村

自古以来,这里的盐硝资源就闻名遐迩,高台县志记载早在汉代就盛产芒硝和原盐;居延汉简中也有自此贩运食盐的记录。曹魏明帝时,凉州刺史徐邈曾经书“上修武威、酒泉盐池以收虏谷”,也就是说用此地河西地区所产的食盐来换取少数民族生产的粮食,互惠互利。

《酒泉史话》言,元朝为了发展中西交往,开辟了驿运大道,设立驿站。明朝建国初沿袭元朝驿运,盐池堡和其他重要驿站一样始建于元朝。目前经勘探原盐储量1168万吨,为甘肃省最大产盐区。高台盐池已成为甘肃化工企业的主要原料基地。

高台盐池地区的气候由草原景观向干旱方向发展,所有湖泊趋于干涸,湖水咸化。特殊的地质条件、地理位置造就了这里的天赐禀赋的盐硝资源。

盐池村航拍图

盐池村航拍图

饭后休息片刻,我们走进老盐池堡。盐池的地下河肥沃着大地,南侧草木茂茂丰润,风吹牛羊,徐度原野。

堡里鸟雀振翅,残垣断壁四面空。一位爷爷坐在门前乘凉,爷爷的耳朵有些背,问了好多遍之后才得知大爷姓王,是盐池堡唯一居住的堡民了,而他又告诉了我们怎样的故事。

王爷爷83岁一人独居,听力和走路不太方便,但尚有行动力。每月靠低保金450元维持生计,两个儿子极少回家也没有寄钱给他。

知乎上有个提问说,中国农村什么让你感到最恐怖,也许王爷爷这类似《楢山节考》被遗弃的冷酷,可以成为回答之一。废弃的堡子,噤声的儿子,身体情况愈下,一种可称为复杂的心理感受,王爷爷安静无奈面对,如宽容的地母,只回答了我们的疑问和说起堡子从前的热闹。

为了生存和孩子求学,自身难免成为现代资本下的的经济动物,可贫穷并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王爷爷回到门前安然而坐,静静等待,也许等待日落。一句再见了大叔,心中呜咽不止。

王爷爷提到,盐池堡原为方形堡,长五六十米,城墙上能爬好多人,解放前还算完整。后来为了盖房种地,堡子便慢慢拆掉了,现在仅西墙还剩一截。

曾经的盐池小学

曾经的盐池小学

据载,明王朝在高台县境内设高台守御千户所(治今县城)【魏晋砖画韵千年 心追神摹越古今】和镇夷守御千户所(治今罗城乡天城村)。镇夷所领镇夷驿、深沟驿、盐池驿、河清驿。两所各领递运所和急递铺若干。驿、递、铺三套机构,各司其事,紧密结合。驿站设于交通要道,专门递送旅客,飞报军情。

清雍正三年,裁两所置高台县;雍正六年(1728),高台县设5驿,即高台、黑泉、深沟、盐池、双井。此刻这座废弃了二三十年的堡子,四处凋零。时间在沉淀着一些不存在的存在,又抹去一些存在的存在。

不知不觉走到堡外,走到村边,遇到一户人家。他们说,附近已经打好了水井,等着明年堡子都会拆除改为农田,分给大家种地。盐池堡也会如板桥堡【临泽-千年奉仙姑 群蛇护板桥】一样种上绿绿的玉米吗,但再没有群蛇护堡,大概随手一指说就是那里,再无人能找到了。

花开绣鞋 踏醒路长长

花开绣鞋 踏醒路长长

心中的丧失感像傍晚的云,向回返还是没有找到堡城西墙。却见一头头驴儿跑向大礼堂,原来它们也在天天“办舞会”驴来驴往,也许在旁观之时,才看得见人去人散带来的幽默荒诞。

萋萋春草秋绿,落落长松夏寒,牛羊自归村巷,童稚不识衣冠。

萋萋春草秋绿,落落长松夏寒,牛羊自归村巷,童稚不识衣冠。

《芳华》海报图片源自网络

《芳华》海报图片源自网络

除了大礼堂,村里好多没有塌的屋子,都成了驴儿的栖身之所。在不同的环境下,一切是怎样的变幻无常。张明弘老师的写生,记下了那一天残缺的盐池堡。

天色暗了,晚风微扬,人们出来散步。张老师询问路人,是否知道盐池堡西墙遗迹,终于有位大爷说知道并愿意带我们过去。

感谢大叔

感谢大叔

盐池堡西墙遗迹高约两米五,宽约一米五,长六十米有余。盐池堡即盐池驿,连接境内长城古驿站。不知此处改为农田,堡墙如何处理,是否保护。而今,尚未立碑亦不知何故。盐池堡已经失去了太多,若如这一不存,荒诞而无幽默。

告别还幸存的西墙,盛夏如春雪,硝盐阡陌草间。日落蓝色的翅膀轻柔地触及 ,千枯稻草的顶盖和漆黑的大地。日出日落,人与自然相看两不厌。

一抹晚烟荒戍垒,半竿斜阳旧关城。

一抹晚烟荒戍垒,半竿斜阳旧关城。

我们把这段旅程称为【寻根 ·长城】 ,就是想通过对长城的一路考察,走进长城历史,梳理长城文化,寻找那些遗失的传统长城文化根脉。去弘扬长城文化,重新认识和思考传统长城文化对于今天的价值和意义。

走进长城历史
考察长城现状
梳理长城文化
践行长城精神
关注我们官方微信平台
跟随我们的脚步
去感受不一样的长城文化
野昏边气合,烽回戍烟通。
膂力风尘倦,疆场岁月穷。

——骆宾王·《边庭落日》

张明弘,1971年生于济南。
现任教于北京科技大学国际学院副教授,首都师范大学现代水墨研究所研究员,长城学会研究员,渤海大学山水研究所副所长,渤海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章丘国画院院长。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高台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高台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张明弘 更新:2019.03.19

文明遗址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高台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文明遗址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文明遗址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