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根·长城|酒泉-你听说过夹边沟吗?

穿过世事,每一步都留下了一座空城。

酒泉肃州

首页 > 其他景观 > 目的地 > 酒泉 > 寻根·长城|酒泉-你听说过夹边沟吗?
张明弘
订阅

著名艺术家,长城寻根文化发起人。沿长城的历史发展脉络去寻赖以生存的传统文化根源。以绘画的表达,贴近自然,感受人生的惊喜。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酒泉

  • 肃州

  • 其他景观埋骨之地,浊酒一坛。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
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牛羊下来。
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恬?
鸡栖于桀,日之夕矣,牛羊下括
君子于役,苟无饥渴。

——《诗经·君子于役》

甘肃镇处于长城的最西端,北有蒙古,西有诸番。据《明史·西域传》载:朱元璋’甫定关中,即法汉武创河西四郡隔绝羌、胡之间,建重镇于甘肃,以北拒蒙古,南捍诸番,俾不得相合由‘。可以看出,作为明王朝的西北边防前哨,甘肃镇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甘肃镇军事聚落分布图

甘肃镇军事聚落分布图

长城由高台县杨家井向西偏北,进入酒泉县土棋墩后,经鸳鸯池【链接回顾:鸳鸯池畔鸳鸯堡 长城边有夹边沟】、夹边沟、古城北、段家庄、边湾滩等,西入嘉峪关市界。酒泉县境内所辖长城约46公里,隶属肃州卫(今酒泉市肃州区)。
18年八月炎炎烈日火烤戈壁,鸳鸯池水库如翡翠温柔,墨墨的绿看得见山峰一片一片的影子。北大河两岸郁郁葱葱,由鸳鸯池经夹边沟至古城村北段,只存一道坍塌成堆状的土脊。

沿着北大河来到长城村,路边老乡们正在杀鸡。大爷说,掉头往回走不到一公里处,向西可以看到长城村的长城还剩一截。张明弘老师又问,您知道夹边沟村吗。大爷说,继续向前走,到了夹边沟那里的人都知道,到了那里再打听吧。

郭璞在《<山海经>图赞》中写道:狸力黧鹕,或飞或伏。是惟土祥,出兴功筑。长城之役,同集秦城。是说狸力和黧鹕,一个在地上爬伏,一个在空中飞行,但是它们的出现,意味着将会出现大规模的水土工程。
据说在修筑长城之前,大量的狸力曾聚集在秦国的领土上。而我们临近夹边沟的路上,第一次见到割头皮的杀鸡法,心有戚戚。一地的鸡血,如狸力般留下了暗示。

夹边沟因东边梁家山山上有明长城,西边北山余脉上曾有汉长城遗迹,两条长城相夹的地方是排洪沟,长城古人又叫边墙,故得名夹边沟。

夹边沟村包括上古城、下古城、夹边沟林场。

夹边沟村包括上古城、下古城、夹边沟林场。

张明弘老师说,杨显惠所著的《夹边沟记事》曾是本禁书,从一个侧面再现了1959年我国大饥荒背景下,右派高知分子在劳改农场遭受非人磨难的场境。他们为了活下去吃毒蜥蜴、动物白骨、会胀死人的草籽、未曾消化完的呕吐物,甚至死人肉。与其说是小说,不如当作历史来读。只是当时不知它就在长城脚下,也未曾想到几年后沿着长城会走到这里。

1958年,国内发起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央的指示使地方官员想方设法收集粮食上交,农民除了交公粮,还要把余粮卖给国家。有些地方把全部口粮上交还完不成定额,农民的口粮失去了保障。作者杨显惠历经数年搜寻和采访了近百名当事人,在高度忠于历史事实的基础上,完成了这部历史悲剧的纪实性小说,对众多受难者命运的来龙去脉进行了深沉的揭示。

1954年创建甘肃省第十八劳改管教队。由于许多劳改农场的犯人劳改期满,而中央的政策又规定劳改犯期满释放后大都不准回原籍,夹边沟农场就改成了专事收容就业人员的农场。
千百年来,从祁连山里流出的洪水在那片荒滩上冲出了几道深沟。山水沟蜿蜒两公里多长,南边靠近祁连山的一端很浅,越往北越深,最深处有六七米。出了山水沟是一片泥沙沉积的沙土地,再往北是一道接一道的沙梁。我们在老乡的指路下来到了夹边沟村后面的山丘,却没有找到小说中记载的地窝子。一位大哥正在葵花地劳作,他姓张,带我们走上了山丘,讲诉了一段历史的苦难……
1957年开始关押的三千人左右,至1960年底幸存者已不足五百人,是一处充满了饥饿和死亡的伤痛之地。大都是以开荒建设为名,但当时自然环境恶劣,科技技术尚不完备的情况下,抽调大批一个月仅有14斤粮食虚弱不堪的右派到处开荒,一批批生命倒在了荒凉的甘肃戈壁上。

埋骨之地,浊酒一坛。

埋骨之地,浊酒一坛。

80、90后的我们,听过家人提起三年自然灾害吃不上饭,却不知竟会到这种境地。《法华经》上提到一位菩萨,名叫常啼菩萨。他悲痛众生可怜受苦,害得他尽哭。而在此,谁又会平息心哀。因尸体太多埋得极浅不时暴露,60年代后集中掩埋。也总有后人来这里给已亡故者上坟,所以地上散落着酒瓶。沿山坡埋葬右派尸骨的坟场,用铁丝网封了起来,防止牛羊践踏为了让逝者安息。

铁丝网的两边,当年是死亡和求生的分界线。

铁丝网的两边,当年是死亡和求生的分界线。

张大哥说14年前来到这儿,那时岸边没有白杨树,到处一片荒凉。他是林业局直管的农民,不属于工人不属于村民。农民确权有土地可他们没有土地,更没有老保医保,靠租地耕种为生,是个“夹边人”。
他边说边用镰刀把向日葵切下放到三轮车后厢里,张老师问向日葵还没熟怎么摘下来了呢。张大哥说,向日葵不好卖,养了些羊但不能放牧,砍下来向日葵给羊吃。

往村里走着,张大哥带我们来到一个荒废大院,曾是储藏粮食和干部住的房子,属于夹边沟遗址。说原来东侧还有几间房,已经拆了。

以下内容摘自《夹边沟记事》:

“夹边沟农场虽然地处巴丹吉林沙漠,但是有农业大队的大杂院,有基建大队的四合院,还有场部的办公室和机关干部们的宿舍房,还有农田还有水渠!”

“这里却是光秃秃的一片旱滩,一千多名右派穴居在山洪冲出的两道山水沟里的地窝子和窑洞里。站在沟沿上往下看,地窝子大小不一,窑洞口挂着草帘子或是破棉絮遮挡风寒,景致如同50万年前黄河流域一处猿人部落的聚居地。唯一体现现代人类文明的标志是东边一条山水沟南端的高地上有几块长着糜谷的庄稼地,两间附近农民种撞田住的土屋,三四间新搭的芨芨草房。有人告知,那是场部和伙房。”

“由于没有木材盖房,我们住在自己动手挖的窑洞里。窑洞大小不等,沟浅的地方,靠近南端,因为崖坎矮,挖的窑洞才一米高,人四肢着地才能钻进去,进去后坐着刚能仰起脸来。这样的窑洞住一个人或者两个人。”
“那么小的个窑洞,连个火都没生,又没个门扇,不冻死吗?多大的风呀!程炯明说她:把眼泪擦干,不要哭,还有几百人就睡在那样的窑洞里,那有啥法?”

穿过世事,每一步都留下了一座空城。

穿过世事,每一步都留下了一座空城。

文字朴实的力量带给人深思。体验者冯旭老师说,这些年悲情的故事知道多了,心早已麻木,本想躲进山里修炼画艺,不再问世事,谁知西行至此,半个世纪前一个上海普通女人的故事深深刺痛着我。不见花前月下,不见海誓山盟,只是直白地记述事实,就冲破了所能承受的心理底线……
冯旭老师提到的上海女人,是《夹边沟记事》中第一篇。讲的是位医生出身的董建义,在老婆顾大姐来探望他的前几天便饿死了。于是上海女人顾大姐在茫茫戈壁上百具的尸体中寻找董建义,万般波折找到老董时他的衣服已经被人扒走,屁股上少了两块肉,被人挖了露着白骨。顾大姐说,无论如何一定要将丈夫骨灰带回老家,一份超越恐惧的勇敢执着,深沉的承诺。
我敢肯定:任你想象,所有的人间地狱在此都相形见绌;所有的爱情故事在此都黯然失色……在苦难中,人类的情感变得复杂,生存条件恶劣的情况下并不是每个人都变得面目狰狞。

日头渐渐西落,空气也变得凉了。小小的村落轻烟残霞。又是形象工程的白墙,真令人怅然无语。

房龙在《发现太平洋》前言写道:“统治人类原始这回的也只有一个信条,那就是至高无上的求生欲望,人类的历史就是饥饿动物寻找食物的历史,为此奋斗争夺的历史。
为求生存,必须制定许多强制和禁忌,对与自己不同的异类保持高度的怀疑,警惕和排斥。不宽容不过是人的自卫本能的一种表现。悲壮也罢,惨烈也罢,这一切不是无端而生,而是人类走向文明所不得不经历的血与剑的洗礼。”

远眺河对岸的鸳鸯池烽火台

远眺河对岸的鸳鸯池烽火台

这时候,太阳已经走完了它一天的天路历程,斜斜地悬在西边的河岸上。它的炫目的冷飕飕的光线投在干涸的河床上。良心是超过生命之外的东西。

山水沟像是大地的裂隙,弯曲着延伸到河坝的沙枣林。沙枣林,沙枣林北边的鸣沙窝和更远处的地平线上晨雾弥漫,晨雾也被霞光染红了,像是他的眼前挂了一块遮天避地的玫瑰色纱帘,朦朦胧胧绚丽至极。时常笑着说,这里地高天燥,连苍蝇怕也是高温消毒过了。可是草丛中的蚊子却像是和孙悟空般,经过太上老君的高温炉后功力大大增强。

文中名词解释

整风运动的发起

1957年5月1日,《人民日报》刊载了中共中央在4月27日发出的《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决定在全党开展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号召党外人士“鸣放”,鼓励群众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见,也可以给共产党和政府提意见,帮助共产党。于是各界人士,主要是知识分子们,开始向党和政府表达不满或建议改进。新闻界也跟进,刊出各种声音。这段时期被称为“大鸣大放”。此举让知识分子们觉得共产党勇于自我批评,十分伟大。
短时间里,全国各地召开的各类会议上,搜集到针对中央和地方各级组织以及党员的数十万条意见。这些意见的核心是希望获得根据1954年制定的首部宪法中也保障的公民固有的民主自由权利,没有人对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和资格提出异议。文革结束后逐渐开启的改革开放时期提出的“党政分开”“政企分开”等口号正是当时的一些意见中的内容。

反右及其扩大化

然而之后的5月15日,毛泽东写下《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认定党内一部分知识分子新党员中有严重修正主义思想,跟社会上的右翼知识分子互相呼应,而在民主党派和高等学校中,右派表现得最坚决最猖狂。在发至17级以上干部的此文中,毛制定出“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的策略,表示,还要让右派们猖狂一个时期,让其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我们越有利”。
至6月8日公开号召全国反右,各级各地党委继续鼓动人们向党提意见,遂使更多人遭受“请君入瓮”的命运。毛本人事后在驳斥对他的批评时,把这一做法称为“阳谋”。但也有很多人认为“引蛇出洞”、“阳谋”论只是后来的托词。李志绥说:“毛这步棋估计错了。最后毛几乎一天到晚睡在床上,精神抑郁,患了感冒,把我叫回来。睡眠更加不规律。毛感觉上了民主党派的‘当’,自信心受到极大挫折,因此毛准备狠狠‘整’民主人士。”

在知识分子中找出“右派”的反右运动从此开始。右派被定性为敌我矛盾,与“地富反坏”并列,但 “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分别受到降级降薪、劳改劳教、发配农村边疆、留职停薪、开除公职、只发生活费、关押监狱等处罚。
被打成“右派”的55万人大多经历了悲惨的命运。等到20年后中共给“右派”平反时,活下来的“右派”只有10多万。根据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复查统计,全国共划分右派份子552877人。复查核实改正错划(并未平反真正“右派”)右派533222人,占总人数97%。

订阅号每周一期分享路上所见所闻,因此与实际行程有时间差。同步了解更多,请关注微博 张明弘- 。

我们把这段旅程称为【寻根 ·长城】 ,就是想通过对长城的一路考察,走进长城历史,梳理长城文化,寻找那些遗失的传统长城文化根脉。去弘扬长城文化,重新认识和思考传统长城文化对于今天的价值和意义。

张明弘,1971年生于济南。

现任教于北京科技大学国际学院副教授,首都师范大学现代水墨研究所研究员,长城学会研究员,渤海大学山水研究所副所长,渤海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章丘国画院院长。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肃州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肃州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张明弘 更新:2019.03.19

其他景观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景观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景观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