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闹的旅游节,我却踏上寂静的“寻根”之路

崇山头 乡愁

上饶横峰

首页 > 乡村小镇 > 目的地 > 上饶 > 喧闹的旅游节,我却踏上寂静的“寻根”之路
葛青岑
订阅

江西省横峰县人,省作协会员。爱写游记、散文,会文言文、诗歌、小说写作。喜爱摄影。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上饶

  • 横峰

  • 乡村小镇休闲山村,寻觅乡愁。或许,一草一木就会勾起你的回忆
  • 赏花独特的梯田油菜花,既赏灵秀梯田,又看金黄油菜花

葛源崇山头的知名度已经颇大,连续三年举办油菜花节,每年都有一批美文、美图推出,吸引了远近的人们来一睹她的芳颜。她有着绝世姿容,曲线玲珑、风情万种,既有天真野趣,也上得了大雅之堂,怎不令人着迷。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连续三年因为工作需要参加油菜花节庆活动,期间平时陪游还来过多次。可无论是在舞台前看人头攒动,听人群喧嚣,还是独自彳亍山路,亲近花草树木,都别有一番滋味。所以,厌倦是不存在的,一是真美,自然之美,久居山间都心甘情愿,偶尔来看看怎会满足;二是亲切,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那个开着“沁源陈家园”农家乐的是我表弟,一旁帮着洗菜打杂的是我亲姑姑。不远的村庄里有我祖父、祖母的长眠之地——与多数人相比,我对这里还有一丝真切的乡愁。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先在村庄走了一圈,处处都是来参加油菜花节的人。舞台前、油菜花地的田埂上、木质的游步道和观景台、村庄里,都挤满了看热闹的人,路上还有长蛇一样绵延不断的人群不断汇入。不久,文艺演出开始了,要我陪同的市里来的记者还没到达,何况他们也是多年参加活动,对这里都非常熟悉了,我便去梯田间寻找好的角度,准备拍一些照片。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梯田就从台前漫延开去,往上层层上升,往下层层下降,舞台搭建在山坳间的一块空地上,位于在梯田的半山腰。大功率音响设备里清晰听见主持人的赞美与煽情,听见歌唱和舞蹈节目的配乐,听见猪八戒逗乐和听众的哄笑,而不知不觉间我已到了山的背面。本想从侧面去山顶拍全景,却被向另一个地方的一条小路吸引。只见花岗岩石星布在稻田之间,黄牛在悠闲吃草。沿着弯曲的山间水泥路,看得见陈旧的泥土房,它们融于天地田野之间,构成淳朴的画面。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恰好有一位40岁左右的男子带着两个孩子经过,我问他前面是什么村,他说是应家。应家这么近?记忆中好像好远!
记得小时候,山里的祖母去世,父亲带着我进山奔丧,那时全靠步行,仿佛是遥远的长征,我一直问父亲:快到了没有,怎么还没到啊。印象最深的是清澈的河水边,布满房子大、禾桶大,或者箩筐大的花岗岩石。据说祖母就是早晨在溪边洗衣时,突发脑溢血,不省人事,溘然仙逝的……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其实我有两个爷爷两个奶奶。一个是父亲的亲生父母;一个是父亲的养父母。情节和左联作家柔石写的现代小说名篇《为奴隶的母亲》一样。70多年前,我山里的爷爷奶奶就生活在山多田少的村庄,衣食尚且不保,又频繁添加子女。一家人生活难以为继的时候,便听从了中人的介绍,为我镇上中年无子的爷爷奶奶借腹生子。借腹生子,介于纳妾和抱养之间,是一种旧时的陋俗。山里的奶奶是屈辱的,爷爷是屈辱的;镇上的爷爷是无奈的,奶奶也是无奈的。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后来,父亲一周岁后被抱养到葛源镇上,镇上爷爷人高马大,早年做泥瓦匠,中年有一定积蓄后改开店,在我父亲15岁时就去世了。镇上奶奶在我考取大学的那年以八十二岁高龄去世。而山里的爷爷奶奶已在我镇上奶奶去世前几年先后去世。
按当时两家约定,父亲是不能认山里的爷爷奶奶的。那时的人都遵守契约,在我印象中,山里的爷爷奶奶上街经过我家门前时,有时朝门口看看,父母喊住他们时就进来喝口水,别说住一晚,连吃饭都好像没有过……父母去那边也极少,以至于两边亲戚显得有些疏远。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山那边的喧闹不时随风飘来,而我踏上寂静的山道去寻根。我这么多年来,先是求学,然后在镇上中学教书,进城工作也十五六年了,去山里的次数却极少。这几年秀美乡村建设,只有曲折山路的村子也修了通村、通户路,我就对本该属于我故乡的村子更没有印象了。而那份烙印在血脉中的亲情与牵挂,却从未淡去。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我前行着,前面有分叉路。我不知道该往哪边走,先往山野处走吧。这边,有坍塌的旧房,仅剩残破的泥墙矗立在天地中,似乎证明它们来过。沿着小路继续往前,有桃树、梨树绽放着花朵,自开自落,我自芬芳,颇有“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的意味。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我打电话给堂哥(山里伯父的长子),说想去山里祖父母住过的老宅看看。他说,就在路边,有一条小路往上走,祖父母的故居就在最高处。他便从油菜花节舞台处走回,带我去寻找。在交叉路口相遇,往回走一里许,堂哥说:喏,往前就是。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哦,这就是我祖父母——我父亲的生身父母住过的地方,我已经逝去十年、血脉相连的伯父住过一辈子的地方!几年前这里开始旅游开发,为了造福村民,也预留旅游发展空间,政府通过资金补助,将山间零星的住户安置到靠近马路的平整处。山里祖父母的祖居被拆除,在山下新区建了新房。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一株桃树灿烂的开放,泥墙坍塌处,依稀看得见基脚。左边还有小半堵墙立着,土质已经疏松,随时会倒塌的样子。我在脑子里还原着房子曾经的样子——或许就在哪个房间,有了我父亲生命的源起,然后绵延,才有了我。我心里一动,这不就是我要寻的根吗?

不远处有一栋未拆的泥瓦房,或许祖父母的旧居就是差不多的样子吧!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我又和堂哥去他的新家看看,相距不到一公里,旁边有公路。堂哥、二堂哥、三堂哥都做了楼房,伯母和智力有残疾的四堂哥则建了一层的盖瓦小房,生活无疑比以前安逸多了。我和堂哥、伯母合了影,他们留我吃午饭,但因为还有陪新闻媒体朋友的工作,我便沿着山路返回崇山头。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蓦然看见有“应家”两字的村庄标记。这里应该是新应家吧,老房子所在之处才是原来的应家。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我告别颓圮的泥墙,告别桃花和荆棘,也告别一段乡愁,回到崇山头,回到了现实的生活。

葛青岑 摄

葛青岑 摄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横峰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3-11月来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还提到了...

推荐景点:

应家村,离崇山头1公里,真正的山里人家,寻找乡愁的地方

横峰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葛青岑 更新:2019.04.01

乡村小镇 赏花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横峰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乡村小镇 赏花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乡村小镇 赏花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