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再厉害 也阻止不了这恶心小东西逆天!

都江堰 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枷担湾 马鞍山 蚂蝗岗

成都龙溪虹口保护区

首页 > 户外探险 > 目的地 > 成都 > 人类再厉害 也阻止不了这恶心小东西逆天!
勒克儿
订阅

腾讯网《大家》/搜狐《名人》签约作家;最具价值四川头条号十强之一。资深媒体人,自媒体工作者;旅行达人,摄影师。酒囊饭袋。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成都

  • 龙溪虹口保护区

  • 户外探险横渡堰塞湖悬崖溜旱冰只是魔鬼训练,翻越蚂蝗岗那是对身心摧残——没胆量别试!

今天从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枷担湾出发,已经不记得翻过多少滑坡体趟过多少次河。只依稀记得像扒壁虎一样,心惊胆战连续翻过N处陡峭的崖壁后下后,眼前一汪碧绿。

勒克儿 摄

当地采药的村民说,这里是窑子沟堰塞湖。

下到河谷看昔日水线,脖子仰望的角度表明,这湖512地震时的当量,用超级恐怖形容一点不夸张,虽然面积不及枷担湾堰塞湖。

沿着湖边,我们的行走,在淌水、穿林、爬坡、下坡间反复拷贝,只是地名从“窑子沟”换成了“补锅匠”,再换成“长坪”……

勒克儿 摄

勒克儿 摄

被人销魂的背影……队员 小戴 摄

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双脚膝盖以下部位,一直在汗水和冰水中反复交替,腿完全麻木,人已经机械,水深水浅,爬坡下坡,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随它去吧。

如果说横渡堰塞湖溃决口、崖壁上溜旱冰、水中跳探戈、滑坡体上走太空步是对意志的考验,那今天通过“马鞍”的蚂蝗岗,则是对身心的摧残。

开始翻越蚂蝗岗前,河滩上,赵队就提醒大家:海拨在2000米以下,潮湿而温润,是旱蚂蟥丛生的温床。大家一定要穿好裤子扎紧粗布袜子裹好脚,因为这里蚂蝗巨多,会钻进裤子和鞋子里吸血。

要翻越传说中恐怖的蚂蝗岗,大家纷纷穿上长裤子。

翻越蚂蝗岗,从这里开始……

翻越蚂蝗岗途中一瞥。

翻越蚂蝗岗途中一瞥。

翻越蚂蝗岗途中遇见的奇葩植物一瞥。

翻越蚂蝗岗途中一瞥。

看到这儿,你可别哼哼,不就蚂蝗嘛,农村多了去了。

这蚂蝗非彼蚂蝗。虽然这里还是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的马鞍,但已经没有人烟,生长在这里的旱蚂蝗,能吸到的血,都来自天然动物,包括毒蛇。村民杨良坤,一个当地常年翻越岭采药的高手。他说,这里的蚂蝗样子并不很可怕。但怕的是它吸过毒蛇血后再吸人,一旦中招,那伤口附近,血管肿胀,严重时,像生姜疙瘩,要好几个月才能消停……不过呢,今天下雨,估计毒蛇在窝里不出门,蚂蟥可能吸不到毒蛇。还有一点很重要,我们里人都晓得,“前脚蚂蝗后脚蛇”,跟着前人的脚印走,被蚂蝗袭击的概率可能就要小一些……

听村民这么一说,最怕就是遇到毒蛇!

额滴个神!

队医听说后,也惊恐地嚷嚷,遭了遭了!啥子药都带了,就是搞忘了携带毒蛇血清!

翻越蚂蝗岗途中遇见的奇葩植物一瞥。

翻越蚂蝗岗途中遇见的奇葩植物一瞥。

翻越蚂蝗岗途中遇见的奇葩植物一瞥。

队医没带解毒的抗毒血清,总不可能大家退回枷担湾等他回都江堰去取吧?虽然科考队员们感觉进退维谷,但村民采药也通过过这里,没听说过谁谁被毒蛇毒死啊……怀着这种超恐惧的忐忑,大家硬着头皮跟随队伍开始穿行蚂蝗岗。

申明先,科考队员们不是故意跟在村民后面,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路在哪里,只能亦步亦趋。进入蚂蝗岗,势逶迤起伏,脚下,一种二三十公分高,不像野菜也不是荒草的植物,围着群群嶙峋怪石片片相连。翠绿中泛出的一道清晰带泥水的青黄,那是这植物被前行者脚板开拓倒伏后方向一致的印痕。眼睛朝下锁定这道带泥的青黄,双手机械地不断刨开横生的荆棘和树枝前行。因为眼睛一直紧张朝下紧盯,像跳鞍马一样跨过一倒伏的巨大朽树时,只听“嘭”的一声脆响,脑袋撞上紧邻的一碗口大横置枯树,幸好头盔在岗位上履职,即使如此,也被撞的金星直冒……

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里的马鞍蚂蝗岗一角。

一路爬坡上坎,一路跌跌跄跄,汗水浸透冲锋衣包裹下的里三层。即使再热,但不敢脱冲锋衣,因为四周布满带刺的蔓藤。

翻越蚂蝗岗不知过了多久,终于从一陡坡下到峡谷河滩。赵队说,宣布一个好消息:我们都顺利通过了蚂蝗岗,大家不用担心了!听赵队这么一说,大家一阵欢呼雀跃,所有人忙不迭都在河边脱鞋脱袜查看有没有中招,结果是惊呼声此起彼伏,一张苦瓜脸,两张苦瓜脸,一片苦瓜脸……

走出蚂蝗岗,立即沿着一绝壁,贴身紧靠体下到河谷……

翻越蚂蝗岗下,坡度也是非常陡峭而且遍布青苔,必须拉绳。

来到河谷,大家紧张毒蛇和蚂蟥的心情终于得以放松。

从陡坡下到峡谷河滩,所有人都在脱鞋脱袜查看有没有中招……

这为仁兄明显已经被蚂蟥袭击,正在擦拭伤口……

不幸的是,我也是一片苦瓜脸中的一个。

在河边,正待脱下作训鞋,忽见一坨胖乎乎的小虫,不,此生我从没见过的最恶心动物,盘踞在我左腿!它一动不动,浑身已经光滑,因为吸血太多,感觉涨得皮都快要撑破。我一阵胆寒连连惊叫:“蚂蝗!蚂蝗!”旁边一村民闻声,跑过来看了看,没立即动手:“别怕,它已经吸饱,拿烟一熏,很快自己就会滚下来……”

“快点逮走它嘛!看到好恶心!”我央求道。

一位兄弟中招,现场记录用香烟的处置过程……

央视记者不幸也中招,现场记录处置过程……

几个有经验的村民围着我七嘴八舌地说,只有点着的香烟,能把蚂蝗脑袋从你血管中逼出来,它是扯不动,弹不走的。若硬生生扯,就算它的身体断成两截,它的脑袋也会留在你血管中,与你玉石俱焚。关键是,这个留在体内的蚂蝗脑袋,还会顺着你的血管游走,弄的不好,让你大片肌肉和皮肤溃疡!

全身石化,都不能形容当时的恐惧万一!

好在,纸烟刚刚点燃一熏,这恶心的小东西倏忽滚了下来,落在一石块上蠕动着。我顺手抓起一石头,狠命砸下,手起,石头和地下,像盖一枚鲜红章。低头看,腿上,血,汨汨在流,殷红殷红。

一哥儿们点着香烟开始处置我右腿上的这恶心小东西。小戴 摄

我的左腿遍布伤痕很血迹……

与我同样苦瓜一个的队友黄琦,明明粗布袜子从膝盖以下扎的密不透风,鞋邦也被鞋带紧扎,他检查腿和鞋袜外观,没见任何异常。他很开心的地说,估计我绝对不是苦瓜。见他悠闲地脱下鞋,再脱掉粗布袜子,结果,脚背内侧竟也赫然盘着一条吃得胖胖的小东西!“它怎么钻进去的?”大家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没我那种恶心的生理反应,反而很“冷静”地点了一支烟,耐心地烟熏火燎它……他说:“我看见它松开了口,长着吸盘的脑壳,立了起来四处晃动,貌似在寻找脱身之计。吸我那么多血,岂能给它逃生机会?我继续烟熏火燎,终于看见它从脚背滚了下去,落在沙土里翻滚着。但它一离开,一小股鲜血,立马从我脚背上涌了出来……”

队员黄琦的脚丫也中招了……

看着脚上不断涌出的血,他报复性地打燃火机,火头一直追随那恶心的蠕动,直到把这小东西,烤成一小坨黑黑的肉干巴。

最苦瓜的是女队员小戴。到了宿营地,村民见她双腿粗布袜子已经染红,七手八脚帮她里外检查,竟然发现17根吸得滚圆的蚂蝗!

“我当时在河边脱鞋里里外外都检查了的啊……”她说完这句话,眼睛一闭立马石化当场,任由村民们七手八脚帮她处置。这个场景是听另一女队员晚饭后给我叙述的。

我没亲自看见算是幸运。因为写这段文字,都一身鸡皮疙瘩!

队员黄琦报复性地打燃火机,火头一直追随那恶心的蠕动……

话说,人类对付蚂蟥,也只有这点报复的能耐了,嚯嚯

这里的旱蚂蟥到底有多厉害?

它是一全身棕色,用头和尾当足来前行的微小动物,它能在你进入它的领地的第一时间,精准地探测到你的方位,然后瞬间找到你的血管,精准无比地把脑袋扎进去——这还不神奇。最神奇的是,它脑袋进入你血管前,会提前无痛无痒给你注射麻醉药和抗凝血剂!爬上腿、找到血管、注射、脑袋扎进去,一系列动作悄然无息一气呵成。此后,它优雅地开始吸血,直到吸得原本细条状的身体鼓成小气球后,自动滚落……全程你毫无异样感觉,直到你看见自己鲜血淋漓后的惊恐万分!

这是一只吸饱了队员献血的旱蚂蟥,样子看上去真的很恶心!

逆天的小东西,头尾当足,居然跑的飞快……

额滴个神!和这蚂蝗生存技能相比,人类什么生命探测仪、高科技抽血针、高级麻醉剂通通弱爆!

虽然它看上去无限恶心,但它与生俱来独特的抗凝血和麻醉剂,人类至今也无法复制,也没任何科技手段,让人不被袭击。除非,你远离它领地。

所以,千万别说人定胜天。如真有这本事,先阻止这恶心的小东西逆天!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龙溪虹口保护区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同学/朋友共同体验。
4-10月来玩最佳。
龙溪虹口保护区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勒克儿 更新:2019.04.15

户外探险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龙溪虹口保护区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户外探险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户外探险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