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码头望你 你是乡色酒 你满 乡愁也满

江西上饶信州区龙门额 秀美乡村 乡愁

上饶龙门额

首页 > 田园 > 目的地 > 上饶 > 我在码头望你 你是乡色酒 你满 乡愁也满
云萍
订阅

教育工作者。《散文选刊》签约作家。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上饶

  • 龙门额

  • 田园山水在村庄,炊烟在近处。橘子花的清香氤氲其中。
  • 其他个性当机器隆隆响起,渔耕时代帷幕落下,江湖换了一种方式演化古老的夏布文化。夏布不但还
  • 治愈系多年以后,或许还有人,凭借这一棵老樟树,辨认我们当初的容貌、声音,辨认我们的故乡

2018年,一个春风沉醉的早晨,我第四次来到信州区沙溪镇向阳村龙门额

摄影:詹爱玉

沙溪向阳龙门额村毗邻老320国道,卧于信江河边的一条不高的梁上,依枕水。我去的时候,天色还早,没见几个人,小村很安静,只有晨起的鸡、犬和鸟雀不时唱和几声,显得静谧而有生机。许多人家的院子停放着轿车,龙门额的房子似乎是有规则又似乎是没规则的分布得高高低低、前前后后。在这些房子之间,总有一些安排,或一丛两丛修竹,或一棵橘子树,或一片夹杂着小花的草丛,或格着木篱笆的菜地。或丢着几个陶罐,或放个竹篓,或一段鹅卵石的坎坡。这些安排,没有刻意的痕迹,仿佛是这个村庄原本就有的,原本就是这个的样子。这些的房子,屋面全是白色的,斜坡顶是黛色的,有着不同的翘檐,有的在墙面或墙的顶檐上画着跳跃的鱼、游动的鱼和一些水画。这是这个从前的渔村的图腾,是村庄时间的记忆。这样的一幅乡村图,在乡野纯净的天空下,透出一派古朴来;而当太阳凌空而照时,那房顶上金泽闪闪,又透出一派现代的华贵。

摄影:詹爱玉

我喜欢龙门额并不是仅仅因为它的干净和漂亮,它的移步换景,还因为它有一座码头,还有挨着信江河在码头高处那一棵老樟树。

老樟树长在码头的最高处,苍翠虬劲。树身粗大,生出许多枝桠,伸展成一个巨大的伞;黑绿的树皮温润潮湿,苍老亲切,我仰望它,仿佛与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打着隔世的招呼。

摄影:詹爱玉

樟树旁是个小卖部,可能像我一样喜欢登高的人来得多了,靠栏杆放了几张座椅,是乡村简易茶座了。在这老樟树下,视野漫远,适宜远望,也适宜,等你。

摄影:詹爱玉

连绵起伏,天空纯净,信江河如一条白练在晨起的阳光中,漾着金光。鹭鸶在河面低飞,晨曦将打鱼人撑篙的影子托得老长,空气涨满江水的气息,一只船泊在水中,离岸那么远,江河静流。

摄影:詹爱玉

时间静静地滴落河中,村庄、河流、田野,宛如老樟树倒影的掌纹阡陌,由时间在大地书写。
两岸金黄的油菜花期已过,现在是岸芷汀兰。这样的岸边,适宜唱《关关之鸠》,适宜唱《葛覃》。2100多年前,河岸长满了葛草,那唱着《蒹葭苍苍》的姑娘,将采摘下来的葛草(野麻),将青皮叶等剥去,白色的纤维放石灰水里漂白,一段时间后取出晒干,辟为细缕,再放膝盖上搓成细细的麻线,放纺车上织成布,那在田间地头摇曳生姿的绿色植物,凤凰涅槃般变为带着植物清香的夏布。“涧水弯弯饶郡城,老蝉嘶作车轮声。西风吹客上马去,夕阳满川红叶明”。夏布机与河边舂米的轴轮共奏起一曲诗经。
龙门额溯游而上两三浬,即到沙溪镇。那时的饶东古镇,玉带丰环,人来熙熙,人来攘攘,皆为夏布。龙门额码头上的古樟,见证过沙溪夏布火红的生意,听过河里船帆号子一浪高过一浪。

我在这古樟前,在河边,看越飞越远的鸟,让灰绿色的水,晃得眯缝起眼睛。风吹过来,这已不是当年的风,吹过沙溪龙门额桅樯千帆的风。在龙门额这样的小地方,再也等不到从码头上登岸的人。
只有茂密的野麻是一见如故的人。
当机器隆隆响起,渔耕时代帷幕落下,江湖换了一种方式演化古老的夏布文化。夏布不但还是夏布,还成为油画、水墨画的纸张。龙门额的画堂,闪烁着古老技艺的创新之光。

摄影:詹爱玉

江河走到发酸,在龙门额下游的毛阍村, 历史将一片云,深情挽留。
毛阍村千顷万顷的乡愁,和陈年旧岁的沧桑来自闻名遐迩的理学世家。名相娄师德、理学名家娄谅、贤烈妃娄素珍他们的故事,在风云变色中,留着一个个的传奇。名相娄师德,“唾面自干”,胸藏万壑,宰相肚里撑船;理学名家娄谅“收心放心”教化人们居敬之门,居敬要旨。在信江沿岸,流传着娄谅之孙女娄素珍的故事。娄素珍为明宁王朱宸濠之妻。娄素珍在察觉宁王反叛之时,用“ 妇语夫兮夫转听,採櫵须知担头轻,昨宵雨过苍苔滑,莫向苍苔险处行。”的书画劝诫丈夫。在妇语夫兮夫不听,坚持一意孤行反叛时,她投诸清流,坚守初心。
当年,龙门额码头,娄师德是否在此出发西征吐蕃?信江龙门额的蚱蜢舟可载动娄素珍的许多愁?江水空自流去,鹭鸟依旧翩迁,渡口无人,舟自横。

摄影:云萍

今日,云中谁寄锦书来?
我身边的两位年轻游人,似乎是一对恋人,他们的眼睛里,藏着爱情。樟树已老,树皮表面有许多墨绿色青苔,光阴在苔缝间静静流淌,有多少隐秘的心事与过往?吹来一阵风,竟如下雨一样,树上窸窸窣窣下来许多樟树籽。多年以前,或许有人独上高楼,将栏杆轻拍,古樟浑然不觉,谁和谁当年曾在此相对?或许有人在此远望,曾在这风雨码头,为远行人或归人,点亮灯盏。多年以后,是否还有人,让这信江河边的房子,依然活在妖娆梦里,讲述温柔旧事无边?多年以后,或许还有人,凭借这一棵老樟树,辨认我们当初的容貌、声音,辨认我们的故乡?或许,一位游子,怀着放荡的乡愁,魂断龙门额

摄影:云萍

樟树如一位德高望重的祖先,端坐在向阳村龙门额的烟雨中,默然不语。只是阳光慢慢照在老树身上,变换出无数玄妙手语,随袅袅而升的炊烟,晕出七彩迷离的虚幻,让人如梦如幻。
此刻,打鱼的人正返巢,鱼篓闪着银色的光。

摄影:詹爱玉

村庄醒了,炊烟的香味在村庄游走。一群孩子,或躲在修竹后,或躲在蔬菜地里,或趴在草丛中,一个四处观望似在寻找。忽而,大家又嘻嘻哈哈的凑成一团,打打闹闹。看到这个场景,我不由得想起鲁迅先生描写的童年时在百草园里玩耍的情景。
一户院子里,一个妇人在一上一下的压水,清亮的水从压水机的管子里汩汩流进地上的大盆子里。她说她更喜欢用压水井里的水洗东西。我掬了一捧洗了洗手,水清凉清凉的。我们开玩笑的说,你眼睛怎么这么亮,知道嫁到这么好的地方。她开心的笑了,不无骄傲不无自豪的说,哪里哪里,原来没有这么好的,现在生活好了,我们也更好了。

水在村庄,炊烟在近处。橘子花的清香氤氲其中。忽想起苏东坡的《江城子》:凤凰下雨初晴,水风清,晚霞明。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何处飞来双白鹭,如有意,慕娉婷-----
龙门额,这么美的村庄,我相信,哪一座房子里都能收藏爱情。
春风沉醉。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龙门额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龙门额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云萍 更新:2019.05.02

田园 其他个性 治愈系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龙门额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田园 其他个性 治愈系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田园 其他个性 治愈系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