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晴不定的天空 是非之地的草原

河北 承德 丰宁 坝上 草原 京北第一天路 历史 文化 彩虹 天空

承德京北第一天路

首页 > 草原 > 目的地 > 承德 > 阴晴不定的天空 是非之地的草原

自媒体人、博物馆导师,历史系90后森女。搜狐旅游金牌作者、乐途专栏作家、驴妈妈旅游达人、途牛大玩家。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承德

  • 京北第一天路

  • 草原看那风撩拨着草的样子,再配上光的移动和草的舞动,如海浪翻滚涌动,泛起粼粼波光。
  • 文化控中原王朝与游牧部落的一来一往,在这片草原行成拉锯之势。
  • 自驾车子爬升到高处又拐过几个弯儿,却发现东边已然天光大亮了,而西边仍旧乌云压顶。

人有悲欢,家有离合,天有阴晴,月有圆缺。这似乎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谁也无法预料,大自然瞬息万变的各种不确定性,会为你带来怎样的惊喜!特别是那些本就被上帝青睐的与众不同的宠儿——犹如人间仙境一般的景色绝美之地,其风云变幻最难把握。可能正是因为他们与生俱来的“高贵”,造就了他们怪异的“脾气”。

阴晴不定的天空

在承德丰宁坝上,对于秋天的草原来说,那“像疯了一样”的风,应该就是这个时节里老天爷最常见的小情绪了。此刻,草原的天气完全可以用“蛮不讲理”四个字来形容。虽然坝下是蓝天白云、晴空万里,而坝上呢,很可能是乌云压顶、风雨交加。但秋风的暴躁脾气也并非“空穴来风”,还不是因为那相差近两千米的海拔,而带来的巨大“心理落差”。正如过大的心理落差会让人情绪失控一样,风也不例外。

驱车沿着路进入千松坝国家森林公园,那时天气阴沉的很。车子爬升到高处又拐过几个弯儿,却发现东边已然天光大亮了,而西边仍旧乌云压顶。天幕之上铺展开从晴到阴的渐变。光,将高草甸好似分隔成舞台上两处截然不同的区域。阳光透过白云,犹如聚光灯的强光,落在绿毯似的草原上。它引领着你的眼球聚焦主角。那不停移动且变幻着的光,点亮了一个头,又去点亮另一个头,似乎像是在追逐明星璀璨夺目的裙摆与轻快优雅的脚步。而掌握光的变换的,那高居舞台主控室里操作灯光的主宰,竟是天上的云。而另一些晦暗的所在,像是被隐秘起来的未对外开放的后台。即便一切都处在阴影之中,但他们依旧隐含有一种生机和活力。只不过那是潜藏着的未爆发的状态。仿佛正为即将要登台献艺的他们,做最后的准备。紧张且认真,丝毫不敢掉以轻心的那种压力,便是那些在他们头顶之上挥之不去的乌云。

记得唐代的李贺在《燕门太守行》中曾写到:“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说的是黑色的乌云厚厚地重压在城池之上,仿佛城池将要被摧毁一般。士兵们的铠甲反射着扑面而来的强烈太阳光,像鱼鳞那样密密麻麻地整齐排列着。虽然这草原上并没有金戈铁马,也没有甲胄傍身。但你依然能够感受到那风撩拨着草的样子,再配上光的移动和草的舞动,如海浪翻滚涌动。汇集成草原上的海洋,也泛着粼粼波光。那不妨就借用李贺的“网红诗句”来描绘我眼前所能见到的景象吧!

见识浅薄的我们总以为:晴便是晴,阴便是阴。他们分明是从来不会同时出现在你头顶上的。或许这是我第一次深切感受到大自然的奇幻美妙,并为其所折服。晴与阴,一推一拉,一唱一和,携手云端。他们是那样的和谐,你没有办法找到一条明确的界限将晴与阴分割开来。自然流畅的过度却能让你看得如此分明,但又不突兀。而风成为了他们争斗的助力,或是偏帮一边,或是站台另一边。在势力的此消彼长之间,除去争斗,也有融合。你会看到,晴朗一侧的云朵中也不乏有爱凑热闹的爱抱团的。向往着集体生活而不愿流浪的他们聚集到一众黑云的团体当中。而黑云中也不乏有心向阳光的“逃逸分子”。在风的引诱下,脱离了“组织”,四散开来,加入到光明的阵营。这互动的一来一往过后,所谓界限是愈发不那么清晰了。

是非之地的草原

或许这正是一处“黑白不分明的灰色地带”吧!在这片阴晴不定的天空之下,就有这样一个难以说得清的所在。他在阴与晴之间,在农耕与游牧之间,也在中原王朝与草原部落之间。中原王朝的崛起,会将这里作为自己的边疆防线。草原部落的强盛,又将这里视为自己觊觎中原王朝的桥头堡。就在这一推一拉一唱一和之间,中华民族与中华文明海纳百川,兼容并蓄,声名远扬。遥望这片草原,感叹这里曾见证了多少王朝的兴衰。

商周时期,这片草原曾是戎、东胡等游牧民族的活动区域。同时也是燕候可以触及的势力范围。战国末,燕将秦开大破东胡,中原的强盛让燕国将这片草原划入了自己的版图。秦汉之际,匈奴卷土重来。而后强大的汉王朝将匈奴驱逐。被匈奴欺凌而分割成乌桓与鲜卑的东胡重返故土。魏晋时,曹操在此大败乌桓。而后五胡乱华,永嘉之乱,衣冠南渡,这里最终成为鲜卑人的囊中之物。自西魏北周再到隋唐的天下一统,虽换了家主,却无不是鲜卑权利集团的产物。物阜民丰的隋唐,中原王朝将这里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而安史之乱,渤海与平卢、渔阳一起,最早敲响了盛世的丧钟。进入五代十国辽宋夏金,契丹人和金人先后登场。而明代,中原王朝对此处有心无力,虽然设有卫所,但这里依旧是朵颜部和科尔沁部的牧场。清朝则将这里划归为距离京畿最近的草原围场。中原王朝与游牧部落的一来一往,在这片草原行成拉锯之势。

总之,历史上的分分合合是是非非,同这里阴晴不定的天气一样,此消彼长。在这一推一拉一进一退的过程之间,激烈的碰撞,润泽了万物,传播了文化,也保全了苍生。不得不说在阴晴不定的天空下是一片是非之地的草原。天上的云在争夺,地上的人也在争夺。似乎拥有这里的人就能够成为“上帝的选民”。我特意身着汉服来到草原。或许有人会对此大为不解。毕竟,来草原游玩,如此服饰似乎是有违常理的。殊不知这里就是这样一个模糊不清的地带。系上右衽交领上襦的衣带,盘起头发,自是中原士族的娴静模样。解开衣带或反向左衽,散下头发,便是肆意奔跑在草原的状态。时而沉静,时而欢脱。从古至今,文化碰撞成就了人们更多的无限的可能,推动着历史的车轮与社会的发展。我愿将这种碰撞视为砥砺前行的动力。要知道,真理总是越辩越明的。

本就一边晴空万里,一边突然暴风雨。而秋风唯恐天下不乱,仍在煽风点火。将阴影里降下的雨滴向光亮处播撒着。一晴一阴的天空战场持续而激烈地焦灼着。被狂风肆虐凌乱了的人们,如一片片零落无根的叶子,已经完全站不住脚了。心头便莫名升起一种要被自然力量所摧毁的恐惧,人们不得不从观景台上“抱头鼠窜”一般狼狈地逃回车里。却在此时无意中瞥见那阴晴之间划出了一道彩虹。人们迎着狂风暴雨的洗礼,坚定地拍下了这阴晴之间的碰撞所成就的彩虹。中原与草原碰撞出的秦汉、隋唐、宋元、明清,都是文明交融下最绚烂的篇章,就好似这彩虹之中斑斓的光。眼前的一番景象正可谓是“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京北第一天路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6-9月来玩最佳。
京北第一天路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驴来驴去 更新:2019.09.04

草原 文化控 自驾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京北第一天路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草原 文化控 自驾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草原 文化控 自驾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