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大学旧址里的春夏秋冬

燕京大学、北京大学、未名湖、博雅塔

北京北京大学

首页 > 文化控 > 目的地 > 北京 > 燕京大学旧址里的春夏秋冬
吕晓虎
订阅

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乐途|凤凰|网易|搜狐|今日头条|专栏作者。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本文内容相关目的地

  • 北京

  • 北京大学

  • 名校北京大学
  • 历史古迹未名博雅
  • 文化控燕京大学旧址

几乎被忘却的世界一流名校——燕京大学

在中国的高等教育史上,这所仅仅存在了30多年的大学,被誉为“东方哈佛”。

未名博雅,湖光塔影。(2009.6.14) 摄影:吕晓虎

未名博雅,湖光塔影。(2009.6.14) 摄影:吕晓虎

校长司徒雷登超前的治校方式和管理措施,使得燕京大学在短短的33年办学时间里,虽然总共招收的学生不足万人,却涌现出无数顶尖人才,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成为知名学者和行业的佼佼者,不仅仅是培养了42名中国科学院院士,11名中国工程院院士。其在新闻学、社会学等领域也是英才辈出,包括冰心、费孝通、侯仁之、杨绛等均毕业于燕京大学,后来担任外交部长的黄华,也曾是司徒雷登的学生。据说邓小平第一次访美,外交团14人中,有7个人是燕京大学的毕业生。

西校门内侧(2009.6.10)摄影:吕晓虎

西校门内侧(2009.6.10)摄影:吕晓虎

每天路过未名湖,博雅塔下,水波淡淡。何为岁月时光,离开家乡的人体会的更深切!不同纬度,相同季节,光影不同,时光浓缩在那一草一木的光影变化中。

华表(2009.6.10)  摄影:吕晓虎

华表(2009.6.10) 摄影:吕晓虎

20年后,我不做摄影记者已多年,但20年来,按动快门,依然有快感。行走于燕园,用手机拍下一些照片,记录自己对于时光和岁月的感受……

未名秋色(2014.11.5)  摄影:吕晓虎

未名秋色(2014.11.5) 摄影:吕晓虎

身在北国的春夏秋冬里,总不忍想家乡,想那些小桥流水;想那和睦悠闲的时光里,波光潋滟、柳梢拂面;想那自然、朴素、知书达理、清风儒雅的江南人;怀念那些如我读私塾的父亲一样的谦谦君子和那气节尚存的时代。清明和冬至,南向叩首!往事成追忆……

静园(2008.8.6)       摄影:吕晓虎

静园(2008.8.6) 摄影:吕晓虎

这里曾经大师云集,群贤毕至。回望百年,大师已去,圣贤已远!剩下这一世的浮华!

2016.11.6  摄影:吕晓虎

2016.11.6 摄影:吕晓虎

2018.12.23     摄影:吕晓虎

2018.12.23 摄影:吕晓虎

燕京大学(Yanching University)

1916年,美以美会、公理会、美北长老会,英国伦敦会将三所教会学校合并,初名北京大学。1919年司徒雷登出任校长,更名为燕京大学。

2019.11.22       摄影:吕晓虎

2019.11.22 摄影:吕晓虎

司徒雷登往返十次跑到美国四处化缘,筹集资金,自己不要一分钱的工资,几经努力,终于建成了当时最美、也最有特色的大学。当时由于燕京大学与美国哈弗大学合作,成立了哈弗燕京学社,使得燕京大学在当时声名大振。如今该学社设在哈弗大学的总部依旧每年资助亚洲学者的访问研究,这一传统延续至今。1921年在北京西郊购买前清亲王赐园,聘著名建筑设计师墨菲进行总体规划,建造了近代中国规模最大、质量最高、环境最优美的一所校园,1926年正式迁址于此。

蔡元培先生题字“燕京大学”的匾额。

蔡元培先生题字“燕京大学”的匾额。

因当时的教学质量,当时的燕京大学毕业生,基本为世界上所有的著名大学所承认,并可以直接申请就读世界名校的硕博士课程。

未名湖冰场。2019.1.4   摄影:吕晓虎

未名湖冰场。2019.1.4 摄影:吕晓虎

鼎盛时期的燕京大学名师如云,被誉为“现代新儒家”的教授冯友兰;留学美国回国任教的许地山、洪业任、叶文超;哈弗大学博士翁独健等等,都是当时显赫一时的大儒,而燕京大学在这些学者的带领下,一步步走向了辉煌。建国后,燕京大学培养的优秀学生大部分成为北大及清华的教授。

起初燕京大学使用的是原汇文大学在北京内城东南角的盔甲厂旧址,后来,司徒雷登想用20万大洋买下清华大学对面的地,它当时隶属于山西督军陈树藩。没想到的是,这个后来被陕西人民赶下台的民国军阀,却对办教育有着极高的热忱,他不但以6万大洋的便宜价格把地卖给了燕京大学,还拿出2万大洋给燕京大学作为奖学金。

燕京大学当时不仅聘请了大量的外籍教师,而且更是云集了当时中国众多的一流学者,很多人的名字都是如雷贯耳般的存在:冯友兰、顾颉刚、俞平伯、周作人、郑振铎、陈垣、张东荪等均任教于燕京大学,而司徒雷登为了能够吸引更多的顶尖学者,更是提出中国学者和外籍教师享受同等待遇的方式。

2019.11.22    摄影:吕晓虎

2019.11.22 摄影:吕晓虎

大陆国民政府迁台后,燕京大学在香港被并入香港中文大学的崇基学院。1952年,燕京大学被撤消。燕京大学民族学系、社会学系、语文系(民族语文系)、历史系并入中央民族学院(今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系并入中央财经学院(今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并入北京政法学院(今中国政法大学);文科、理科并入北京大学,工科并入清华大学。北大迁至“燕园”,校舍由北京大学接收,燕京大学被彻底肢解,其建筑仍为燕京大学古迹 。

2019.5.20    摄影:吕晓虎

2019.5.20 摄影:吕晓虎

1952,北大和燕大合并。

北京大学创于1898年,初名京师大学堂,是第一所国立综合性大学;
辛亥革命后,于1912年改为北京大学,严复任北大首任校长;
1937年七七事变后北大与清华、南开南迁长沙,后又辗转昆明组建临时“西南联合大学”;
抗战胜利后,1946年,北大迁回北平沙滩复校;
1951年,任命马寅初为新中国成立后的北大第一任校长。

2017.10.20           摄影:吕晓虎

2017.10.20 摄影:吕晓虎

1952,燕京大学被撤消,北大从沙滩迁入燕京大学。北大调出农工医地法等学科,把工科并入清华;北大只保留文科与理科,成为一所侧重基础学科教育的文理科综合大学。
北大见证了中国新文化运动,走出过如陈寅恪、季羡林等学术巨擘,胡适、陈独秀等政坛领袖。

2019.3.12 摄影:吕晓虎

2019.3.12 摄影:吕晓虎

2017.10.27    摄影:吕晓虎

2017.10.27 摄影:吕晓虎

未名湖 The Weiming Lake

未名湖位于燕园中北部,湖中有岛,岛上有亭。湖心岛的南端有一个石舫。湖南岸上有钟亭、临湖轩、济慈寺和埃德加·斯诺墓,东岸有博雅塔。

2019.3.14        摄影:吕晓虎

2019.3.14 摄影:吕晓虎

未名湖最初开凿于1687年(清康熙26年),原为武英殿大学士纳兰明珠(著名词人纳兰性德之父)的私家别墅园——自怡园当中的湖泊,由当时的著名画家兼造园叠山艺术家叶洮规划设计。后来和珅受乾隆皇帝嘉赏所得的淑春园,就是在自怡园的基础上加以利用、改造而成,未名湖中央的湖心岛就是当时和珅仿照圆明园福海中的“蓬岛瑶台”堆砌出来的。

2014.11.5         摄影:吕晓虎

2014.11.5 摄影:吕晓虎

和珅倒台时,湖心岛的设计也成为了他僭越不轨的证据之一。在嘉庆帝所定和珅大罪二十款中,有一段说:“将和珅家产查抄……其园寓点缀,竟与圆明园蓬岛瑶台无异,不知是何肺肠?”这里所谓“园寓”,就是指的淑春园,当时园中比于“蓬岛瑶台”的,正是今天未名湖中的小岛。

2019.11.7             摄影:吕晓虎

2019.11.7 摄影:吕晓虎

1919年司徒雷登任燕大校长后,校方请亨利墨菲(Henry K.Murphy,1877-1954)规划设计燕大校园,对未名湖一代的旧景观进行了整理修缮,并增设新景,形成了今天的未名湖景区。

冬季未名湖。  摄影:吕晓虎

冬季未名湖。 摄影:吕晓虎

未名湖原本无名,燕京大学建校十周年庆祝会期间,中外来宾曾欢聚在湖泊南岸悬崖之上的司徒雷登校长住宅大厅中,席间,当时在座的史学泰斗钱穆先生建议悬崖之下的湖泊,以“未名湖”命名,一时传为佳话,遂成定论。

2001年,“未名湖燕园建筑”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静园

2019.1.22      摄影:吕晓虎

2019.1.22 摄影:吕晓虎

静园是一片草坪和6组院落组成的建筑群。这六座院落分为两组,东西各三院,外观上都很类似,不过它们却是不同时期修建的。一、二、四、五院建于燕京大学时期(1926年),由于位于未名湖南侧,取水南为阴之意作为女生宿舍。它们有四个好听的名字:敬斋、业斋、乐斋和群斋,与未名湖北侧的男生宿舍德才兼备四斋对应。1952年新建了三院和六院,最终形成了如今的格局。

2008.5.9   摄影:吕晓虎

2008.5.9 摄影:吕晓虎

石舫Stone Boat

石舫位于未名湖的东岸,是著名的未名湖景观和文化遗产,石舫原为乾隆年间宠臣和绅的赐园---淑春园中的旧物,石制仿木,原来石舫上还有木结构的船舱,仿颐和园中的清晏舫而建,与湖心岛一起构成琼岛瑶台的意境。后嘉庆帝抄没和绅家产,这条石舫与园林一起辗转,清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石舫亦遭破坏。终由民国时期燕京大学收购此园地产,这条石舫便成为燕园著名景观

博雅塔 Bo Ya Pagoda

2019.3.14             摄影:吕晓虎

2019.3.14 摄影:吕晓虎

博雅塔位于未名湖东南一隅的岗阜上,和未名湖遥相呼应,形成北大著名的“湖光塔影”。
博雅塔本是在燕大建校之初,为解决全校自来水的供应问题而修建的一座水塔。

1924年在校园东南角打了一口尺的164深井,清澈的地下水喷出地面十多尺,需建一座高塔向全校供水。1929年,水塔建成。最初在校内建塔,还经过一番争论,最终决定采用中国传统的密檐式宝塔形式,以与湖畔的景致相协调。

水塔由燕大美国教授博晨光(L.C.Porter)的叔父捐资修建,因而被定名为“博雅塔”,也是为了纪念博氏家族为学校的发展所做的贡献。

2018.1.22           摄影:吕晓虎

2018.1.22 摄影:吕晓虎

博雅塔的设计参照了通州城内的燃灯塔,这是因为通州协和大学是燕大前身之一的协和大学所在地,仿造一座通州佛塔,也兼有纪念之意。其设计为中国传统的密檐式宝塔形式,平面为八角形,高37米,塔级十三,中空,有螺旋楼梯直达塔顶;基座用石,其余全为钢筋混凝土。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湖心岛

2019.3.14         摄影:吕晓虎

2019.3.14 摄影:吕晓虎

湖心岛是淑春园的遗迹之一,当年和珅模仿圆明园的“蓬莱仙岛”,极其豪华,这是其中一景,后来湖心岛随着圆明园毁于第二次鸦片战争之中。湖心岛上的亭子叫“鲁斯亭”,1930年为纪念燕大副校长鲁斯而建,当时称为 “思义亭”。鲁斯亭是一座单檐八角木亭,外有回廊,八根红柱支撑起宝塔状的亭顶,梁上有精美的彩绘,色彩艳丽,题材广泛,有历史故事、山水风景等,亭子下部是一米多高的石台,为半地下室,与中国传统建筑的基础很不一样。

湖心岛上。(2019.3.8)摄影:吕晓虎

湖心岛上。(2019.3.8)摄影:吕晓虎

鲁斯(1868-1941)是一名传教士,1888年于耶鲁大学入学,1897年到山东传教,1917年任齐鲁大学副校长,1919至1927任燕京大学副校长。他就任燕大校长后,多次到美国筹款,总共筹到了160万美元,是燕大的首期建设款,可以说,燕园主要的物质基础就是由鲁斯奠定的。

2019.3.14       摄影:吕晓虎

2019.3.14 摄影:吕晓虎

1998年北大百周年校庆时,鲁斯基金会捐资重修岛亭,重新命名为“鲁斯亭”。岛亭最初是为了纪念老校长建立的,以他的名字来命名,按照正常的中英文翻译,Luce应该翻译成鲁斯,但是老校长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字叫做路思义,才有了思义亭和鲁斯亭之争。

亭子最开始设计的时候,原来打算用作学生会接待宾客用,亭子里面有厨房炉灶,可以制作茶点,招待客人。建成后,燕京大学学校执行委员会制定了借用思义亭的规定,确定为师生团体聚会使用。932年11月,燕大行政执行委员会又规定亭子改为餐厅,经营西餐和茶点,后来又因为来吃饭的人太多了,取消了西餐,只卖茶点。1932年底,这里装上了电话。建国后,1966年,北大工会在这里开了个图书室,工会会员可以来这里借阅图书,后来又成了地球物理系的一个教研室。又后来,北京大学京昆社把思义亭当作他们的活动基地。

2019.3.14     摄影:吕晓虎

2019.3.14 摄影:吕晓虎

临湖轩是燕园建筑中的老者,回溯历史,它原是乾隆宠臣和珅淑春园中湖南岸的临风待月楼,后岁月流转,民国年间被燕京大学购置成校园建筑后,原址只有一楼,亟待整修。后由美国人乔治克里夫妇捐资修建,形成现在的三合院建筑,并作为校长住宅赠送给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大学迁入燕园,临湖轩也先用作校长住宅,而今临湖轩成为北京大学外事处,专门用于接待外宾使用。

朗润园湖畔(2019.3.26)摄影:吕晓虎

朗润园湖畔(2019.3.26)摄影:吕晓虎

起初临湖轩并未定名。1931年校友聚会时,由冰心命名,胡适题写了“临湖轩”三字牌匾,悬于门额之上。临湖轩除作为名义上的校长住宅,还是学校的重要公共场所,常用于接待外宾,举行会议和举行年轻教师的婚礼。冰心与吴文藻、费孝通与王同慧、侯仁之与张玮瑛的婚礼都在此举办,证婚人为司徒雷登。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翻尾石魚Roll-Tailed Stone Fish

翻尾石鱼由黄褐色细石精雕细琢而成,呈现一鲤鱼跃水而出的场景,鱼头和翻腾的鱼尾显露于波光粼粼的水面,栩栩如生。其原为圆明园长春园西洋楼南喷水池中的装饰构件,后清室西狩,圆明园废弃,翻尾石鱼也被转卖,先由朗润园主载涛购置散放于园中,后由燕京大学1930年毕业生购置赠与燕京大学。文革期间,石鱼惨遭不幸,被悍然推入湖中,1981年在修整未名湖时于湖底重现,并按原样修补后重新安放于未名湖中。

斯诺墓

斯诺墓碑坐落未名湖南岸,原花神庙遗址处。墓碑为一长方形白色大理石,碑上镌刻着叶剑英题词:“中国人民的美国朋友埃德加·斯诺之墓”,下注英文。
埃德加,斯诺(Edgar·Snow,1905-1972),美国新闻记者、作家,生于美国密苏里州坎萨斯城一个出版印刷业主之家,就读于密苏里大学新闻系。1928年来华,曾任欧美几家报社驻华记者、通讯员。1933年4月到1935年6月,斯诺兼任北平燕京大学新闻系讲师。1936年6月斯诺访问陕甘宁边区,写了大量通讯报道,成为第一个采访红区的西方记者。抗日战争爆发后,又任《每日先驱报》和美国《星期六晚邮报》驻华战地记者。1942年去中亚和苏联前线采访,离开中国。新中国成立后,曾三次来华访问,著《大河彼岸》等书。1972年2月15日因病在瑞士日内瓦逝世。按照他生前遗愿,将其部分骨灰运来北京,于1973年10月19日安葬于燕园之内。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辦公樓(貝公樓)Administrative Build

办公楼始建于1926年,原名施德楼,1931年采纳了钱穆先生的建议,赋予中国名称办公楼“贝公楼”。施德、贝公之名均为纪念燕大前身之一,汇文大学堂的校长James White Bashford(贝施德)先生对燕京大学的贡献。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办公楼为中国古典宫殿式建筑,位于校园东西中轴线上,坐东面西,建在高大的台基之上。主楼屋顶为歇山顶,两翼配有副楼,为庑殿顶。台基、歇山、庑殿顶都是中国传统高等级建筑的元素,威严肃穆。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办公楼在燕京大学时代是校园中的主楼,司徒雷登在此办公,现在为党委和校领导办公之处,二楼就是著名的办公楼礼堂。现在,礼堂内部的设施已经非常现代化,体现了北大古典与现代的结合。礼堂承载了丰富的历史,1935年12月8日晚上,“一二?九”运动前,燕大的学生就是在这里聚集开会,商讨和策划这次著名的爱国运动的。

慈济寺山门。   摄影:吕晓虎

慈济寺山门。 摄影:吕晓虎

慈濟寺山門 The Gate of Ci Ji Tem

慈济寺山门:现在所称的花神庙实际上是慈济寺的山门,位于未名湖南岸,与临湖轩对望。慈济寺是一座观音寺,原来是淑春园的一组建筑,整体坐南朝北,本来庙门正对面有一正殿,两边各有偏殿。1860年英法联军焚毁圆明园时,作为圆明园附属园之一的淑春园同时遭遇焚毁,园中建筑多毁废无存,慈济寺也毁于这场灾祸里,只有寺门得以保存。

赖朴吾夏仁德墓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赖朴吾、夏仁德墓园位于未名湖南岸的临湖轩北侧山丘上,有一块其貌不扬的碑石安静的嵌在堆砌垒起的青岩顶处。碑石上镌刻着三排漆红的英文:RALPH·LAPWOOD;RANDOLPH·SAILER;GARDEN。碑石下方,两方天然青石上镌刻着两位先生的放大亲笔签名:Randolph·Sailer;Ralph·Lapwood。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Randolph·Clothier·Sailer(1898—1981),中文名夏仁德,原燕京大学美籍教授。出生于美国费城,1919年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1922年获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1923年获哥伦比业大学博士学位。1923年8月来到中国执教,曾任燕京大学心理学系、教育学系教授及系主任。夏仁德同情中国人民抗日救亡、争取进步的事业,爱护燕大学生。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后美国和日本交换囚犯时被送回美国。1946年他又回到中国,辗转到燕大任教。1950年燕大裁撤后不得已返美。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Ernest·Ralph·Lapwood(1909—1984),中文名赖朴吾,原燕京大学英籍教授。英国著名地球物理学家、数学家。1932年6月毕业于剑桥大学后,8月坐船前往中国。1936年至1939年,他任教于燕京大学数学系,先任讲师后任副教授。赖朴吾一贯同情中国革命,积极参加抗日活动。曾协助路易·艾黎开展“中国工业合作社的工作。1950年获得剑桥大学博士学位后再次到燕京大学任教,直至燕大在全国高等院校院系调整中被撤销后回国。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文革”后的20世纪80年代,赖朴吾四次访问中国。1984年4月11日,他在应北京师范学院邀请来华讲学期间,因心肌梗塞,病逝于北京,享年74岁。赖朴吾的骨灰依嘱被安葬在北京大学未名湖畔。

二位先生在中国生活工作多年,对中国人民怀有深厚感情。在中国民族危亡的年月,他们对中国抗日救国、争取进步的事业的同情和支持是淳朴真挚、始终不渝的。他们是中国人民忠诚的朋友。1984年设立“夏仁德、赖朴吾墓园”。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二战时,中国驻各大城市的新闻特派员,十分之九都是燕京大学的毕业生。据统计,至1937年,燕京大学收到的捐款高达二百五十万美金,但司徒雷登本人却过着十分清苦的生活,辞世之时与梅贻琦同样身无长物,两袖清风。

2015.1.7    摄影:吕晓虎

2015.1.7 摄影:吕晓虎

1926年,司徒雷登的妻子艾琳病逝于燕园,他一生未再续娶,每天清晨都去妻子的墓前静坐祷告。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宪兵队闯入燕园,逮捕了18名燕大师生,其中就包括司徒雷登。他在山东的集中营被关押了四年,出狱后的第二天,就着手重建燕大,当年的10月10日,燕京大学又开学了。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1949年,司徒雷登在中美关系的僵局之中黯然离开北京,回到美国三个月后即中风,后半生卧床不起。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毕业于燕京大学的冰心谈论司徒雷登时曾说:”他能够叫出学校里每一个人的名字,不管是学生、敲钟的,还是扫地的。““这团体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总有成千上万的人。这上千上万人的生、 婚、病、死四件大事里,都短不了他。你添一个孩子、害一场病、过一次生日、死一个亲人,第一封短简是他寄的,第一盆鲜花是他送的,第一个欢迎微笑、第一句真挚的慰语,都是从他来的……”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司徒雷登临终,留下了两个遗愿,一是将周恩来送给他的明代彩绘花瓶还给中国,二是将自己的骨灰运回中国,安葬在燕园妻子的墓旁。可惜半个世纪之后,妻子的墓地成为了北大的体育活动场所,而他们相濡以沫居住的临湖轩成为了北大的会客厅。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燕京大学存续仅33年,却成为中国教育史上的传奇。真正使燕京大学超拔为国内一流综合性大学的,是司徒雷登的办学理念——仅有大楼是不够的,只有讲台上站了大师,才能成为大学。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仅仅用了不到十年时间,司徒雷登便把一个几乎一无所有的烂摊子,建成了如今未名湖畔中西合璧美轮美奂的燕园。这所中国近代最为知名的大学,不仅有大楼,更有大师。司徒雷登打破教会学校的限制,不拘一格囊括周作人、冯友兰、俞平伯、谢冰心、钱穆、顾颉刚、钱玄同、埃德加·斯诺等当时最有名的教授,并与哈佛合作成立了至今仍在运转的享誉世界的哈佛燕京学社。

摄影:吕晓虎

摄影:吕晓虎

1962年86岁的司徒雷登病逝于美国,终年86岁。偌大的燕园,却容不下一个司徒雷登。2008年11月17日,后人只能将他的遗骨辗转归葬他的出生地——杭州半山安贤园。

镜春园。    摄影:吕晓虎

镜春园。 摄影:吕晓虎

斯人已去,风范永存,万世师表,向人类文明的引领者司徒雷登先生致敬!

2018.1.22   摄影:吕晓虎

2018.1.22 摄影:吕晓虎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北京大学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北京大学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吕晓虎 更新:2019.12.13

名校 历史古迹 文化控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北京大学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名校 历史古迹 文化控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名校 历史古迹 文化控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