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德纳:速度与激情让全意大利吃醋

意大利 艾米利亚- 罗马涅大区 摩德纳

意大利艾米利亚罗马涅

首页 > 城市观光 > 目的地 > 意大利 > 摩德纳:速度与激情让全意大利吃醋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城市观光这座城是见过大世面的,面积虽小,底气十足

(撰文_普吕唐斯、图片_普吕唐斯/阿Moon、编辑_Rita)这世界上总有些反差让你高呼造物弄人,比如,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几大汽车品牌、世界上能连续发出最多次人类最高音的男人,还有世界上最贵的醋,竟然都出自一座小城。这座小城,就是艾米利亚- 罗马涅大区的摩德纳(Modena)。昔日贯穿意大利的艾米利亚大道,今天依然从老城中心穿城而过,这座城是见过大世面的,面积虽小,底气十足。

很多人都好奇,为啥世界上顶级的极速跑车,大部分出自以慢节奏、不靠谱著称的意大利人之手?看了超过20 年F1 赛车之后,我觉得,想搞明白这个问题,非得亲自走一趟“世界速度之都”摩德纳不可。法拉利、玛莎拉蒂、布加迪、兰博基尼、德·托马索等多家世界顶级汽车、特别是超级跑车公司的总部都设在这里,时间有限,本着擒贼擒王的原则,自然先牵那匹扬起四蹄的腾空骏马——法拉利。

博洛尼亚开往摩德纳的火车刚开始进站前的减速,一座巨大的明黄色流线型“水波蛋”就隔着车窗袭来,那是2012 年落成的恩佐·法拉利故居博物馆。我先搭摆渡大巴前往摩德纳近郊的马拉内罗小镇(Maranello),80 年前,钣金作坊主的儿子、狂热的赛车爱好者恩佐·法拉利,在火车站旁的自家住宅兼工厂里打响了“意大利速度”的发令枪,法拉利公司连同车队总部在战后的经济奇迹时期迁到这里,才算踩下日后成为“世界第一”的油门。

大巴从摩德纳市区开往小镇,有个岔路口立着一个胖子身穿燕尾服引吭高歌的标志。“这条道路通往帕瓦罗蒂故居?”同车的一对英国老夫妇问,“Yes sir!”司机一边回答,一边利落地掉头、转弯,一分钟后,大巴便停在了帕瓦罗蒂的豪宅面前。司机示意大家可以下车拍照,我问接下来是否可以按时刻表赶到小镇的法拉利博物馆,司机拍拍胸脯:“虽然我是开大巴的,但我也是法拉利的司机!”他果然没吹牛,我们是按时抵达的。

尽管马拉内罗的街道、商店和酒吧四处可见那匹熟悉的骏马,但法拉利博物馆及周围的厂房都没有想象中的气派,它们极其尊重周围低矮的平原建筑天际线,既不以高度和体积压人,也不以耀眼的红色招摇。当然,法拉利红还是不少见的,除了博物馆和总部的基础色调,各种型号的红色法拉利跑车在路边俯拾皆是,周围的小餐馆和酒吧里也到处是身着红色工服的法拉利员工。

法拉利博物馆的一层展厅,基本可以概括为“通往冠军之路”,用不同型号和年代的车身,揭示了从20世纪50年代初至今,法拉利为什么是赛车史上最成功的车队和品牌。中心展厅有数台反复播放的屏幕,以及冠军赛车、车手签名头盔等珍贵实物,回顾法拉利重要的夺冠经历。不少人走过舒马赫的签名头盔和他标志性的握拳大笑的巨幅照片时,眼圈都红了。

二层和三层的展厅有几十款法拉利经典跑车,红色、黑色、银灰色、明黄色,都鲜艳锃亮,仿佛穿越了时间。“二战”前的车型至今看上去仍令人惊叹,年代的久远,并没能令产量极低却个个经典的法拉利红退出潮流的尖端。法拉利老爷跑车的优雅身段,与身着同为意大利制造的大牌服装的巨星、名模异曲同工。不求最大最全,但求最好和独一无二,这也许就是意大利精神的重要内核。

回到摩德纳市区,参观那颗黄色的后现代巨蛋,它包裹着恩佐·法拉利的父亲阿尔弗莱德20 世纪初开设的钣金作坊,也是恩佐出生的房子。如今那里被改建成法拉利引擎展厅,从2—6 缸的小功率设备到经典的8 缸和12 缸,再到F1 专用引擎,不一而足,也算暗合了“赛车跑得快,全靠引擎带”的追根溯源。至于配备这些引擎的汽车,都在新建的博物馆内藏着。最早奠定法拉利世界声誉的1948 年的166 Touring,阿斯卡利1952、1953 年连夺世界冠军时驾驶的著名的Sport 750 Monza,首个配备KERS 系统的法拉利车型F60,都堪称镇馆之宝。

除了对法拉利技术成就的展示,新建展厅的相当一部分还展示了两个男人的忘年友谊。这间展厅名叫“恩佐与鲁契亚诺:摩德纳之友”(Enzo e Luciano: da Modena aModena),一辆二手玛莎拉蒂Ghibli 和一辆法拉利F40 并肩而立,那是鲁契亚诺·帕瓦罗蒂成名之后拥有的第一辆二手车和第一辆新车;恩佐·法拉利的眼镜和帕瓦罗蒂演出时戴的围巾咫尺相望。我想起之前那位绕道带我们去看帕瓦罗蒂故居的大巴司机,他这么做不仅是出于对老乡的自豪。

恩佐年轻时梦想当一名歌剧演员,却因家贫无法实现。20世纪60年代,小他37岁的同乡帕瓦罗蒂在摩德纳市立剧院演唱《多么快乐的一天》时,一口气连续唱出9个饱满的高音C,当时恩佐就坐在观众席。从那以后,直到1988年恩佐去世,世界第一男高音在摩德纳的所有演出,都必有属于法拉利姓氏的一个贵宾席。

出了博物馆,我向市中心走去,没走几步就看到那座在小城绝对算得上辉煌。也承载了那段伟大友谊的建筑——曾经的摩德纳市立剧院,如今改叫帕瓦罗蒂歌剧院了,命名它的那位乡贤,逝世也有十年了。紧邻歌剧院的那座现代建筑,也是意大利戏剧重镇——著名的Passioni(意大利语,意为“激情”)剧场,中国国家京剧院的实验京剧《浮士德》曾在此一炮走红。

走过“速度与激情”,一排看不到尽头的连廊让人一下子沉静下来,抬头看路标——Via Emilia,著名的艾米利亚大道,就这样近在眼前。大道旁坐落着全城的最高建筑——大教堂,和第二高的市政厅一起,环抱起鹅卵石铺地的广场。这老哥仨都是始建于12世纪,一起走过了八九百年的风雨。见我忙着给大教堂和市政厅“合影”,在广场上晒太阳的一对热心父子连忙指点并带路:最值钱的不在这儿,得绕过去。

绕了90°,才明白这座乍看平淡无奇、规模也不算大的天主教堂为啥贵为世界遗产了。其正门的玫瑰窗显得有些偏大,与整个外立面不太协调,但它却是意大利12世纪最经典的罗马式建筑,那样的特殊设计是为了凸显玫瑰窗下由两个石狮撑起的门廊上的小神坛,以及两侧由三小拱组成的回廊,最珍贵的,是回廊上方的装饰——那是一组创世纪的故事,出自12世纪最伟大的罗马风格艺术大师威利吉摩(Wiligelmo)之手,难怪亚当和夏娃偷食禁果的表情如此栩栩如生。

得知我要回博洛尼亚,那位年轻的爸爸往上指了指:“别想带走它!”他说的是教堂高塔里的一只木桶。中世纪时,摩德纳支持教皇,博洛尼亚则支持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双方爆发了数次战争,虽然摩德纳是小城邦,博洛尼亚是大城邦,但前者没让后者占到便宜博洛尼亚承认战败,但要求归还在战争中被摩德纳军队掠去的一只打水的木桶,摩德纳不仅拒绝归还,还把木桶放到教堂高塔里供起来,以示羞辱。为此,双方又打了几十年,史称“木桶战争”。甭问博洛尼亚雪耻了没有——木桶现在还在那儿供着呢。

艾米利亚和罗马涅原是两个独立的大区,合并后,摩德纳失去了原有的首府地位,成为排在博洛尼亚之后的第二大城市。难怪无论足球、篮球、排球,摩德纳队遇上别的队,输赢都无所谓,但一旦碰上博洛尼亚队,绝对照死里打。“老二”对“老大”的不服可不仅是在运动场上:你的博洛尼亚大学是“大学之母”,我的摩德纳大学也没晚生几年,也是意大利响当当的名牌学府;意大利的诺贝尔奖得主不多,你就占了俩,可我的法拉利和帕瓦罗蒂在业界的分量更重;你是美食之都,我的米其林星星一点也不比你少,而且没有我产的香醋(Aceto),你的菜也就寡淡无味啦……

意大利语中也有“吃醋”的说法,摩德纳人酿造的香醋号称世界第一,不知道是不是和心里憋着的这口气有关。只有摩德纳在酿造时省却了先变成酒这一道工序,是直接将葡萄变成醋,故而比其他地方的醋身价至少贵上几十倍,一小瓶卖到上百欧元也很正常。这么说来,这口醋吃得也值了。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艾米利亚罗马涅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艾米利亚罗马涅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更新:2018.05.31

城市观光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艾米利亚罗马涅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城市观光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城市观光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