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春不争之争,藏而不露

佛山武林的精神剪影

佛山

首页 > 其他人文 > 目的地 > 佛山 > 咏春不争之争,藏而不露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其他人文佛山是咏春生、栖、衍、盛之地,梁赞,叶问,郭富,咏春的几代代表人物全选择循世佛山

是咏春生、栖、衍、盛之地,梁赞,叶问,郭富,咏春的几代代表人物全部选择循世佛,不开武馆营生,不摆擂台扬威,“宗师”之名,胜在武功之外。

武林的侧影

清朝至民国期间,佛是码头。码头上的人,讲究硬碰硬。

手艺人靠的是手,有绝活的,有匾有牌有门户;红船上比的是嗓子,把角号往船外一挂就是活招牌;而那些赤膊在外的人,比的只有那膀子力气,比如谁能抢在放仓前拿到头筹,谁能接到大户人家保镖类的好活,那时候的标准最简单,也最原始,于是,“会功夫”,变得尤为重要起来。

学功夫,拜师傅,扬家声,“龙形拳”、“洪拳”、“白眉拳”、“蔡李佛”……这一个个从佛传出去的名字,直到今天依然响当当。

当然,还有咏春。

其实,不论哪个拳门,哪个派别,最根深蒂固的,是那股仗义凛然的正气、不打虚晃的扎实底蕴,还有对规矩的尊重与灵活运用,不论师出何人、招式何如,一脉同根。以咏春为引,无非是因为那些脍炙人口的形象,更直观地反映出世代佛人的面貌,也更生动地勾勒出佛武林的精神剪影。

这种武林精神一直影响着佛人。现在去佛的大街上走走,那个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的90 后,可能是学拳超过10 年的“大师兄”;面目慈祥的花甲老翁,随时能在青石板上骑车大撒把……从咏春最兴盛的那个年代一路走来,佛似乎没有改变,路贯忠义之乡,武者藏而不露。

尚武,不好勇

说佛人尚武,有眼神为证。

是个平实悠闲的地方,满大街行走的也不都是练武之人,但放眼望去,全然感觉不到慵懒和散漫,从孩童到老者,看人的时候都有一种特殊的眼神:坦然,认真,带点防备,但绝不是冷漠。台湾影星彭于晏说,他拍戏时曾跟200 名佛武师合作,印象最深的是他们永远眼睛透亮、眼神专注,仿佛是在“时刻准备着”。就像现在,郭伟湛在小茶室会客,身边聚坐着近十位弟子,但非常安静,弟子们都浅浅地坐在椅子上,腰板挺直,郭伟湛杯子里的茶水总是正好饮用,别说见底,连凉都没凉过。

郭伟湛的眼神倒是少了几分凌厉,毕竟,他今年已过花甲。郭伟湛的师傅是父亲郭富,郭富是叶问去香港之前在内地收的最后一个徒弟,因武功最好、人品最受推崇,被后人称为叶问的大徒弟,几年前在90 岁高龄时去世。

咏春一向低调。虽然有超过200 年历史,但咏春拳到了黄华宝、梁二娣一代才开始有文字记载,二人为红船戏班的艺人,先后将咏春拳传予梁赞。梁赞,绰号“佛赞先生”,是佛的一位名中医,咏春拳在梁赞时期影响最广,也最鼎盛。梁赞一生只传授了4 名徒弟,其中两个是他的儿子,4 人中只有陈华顺有传承后人,其中一位便是叶问。郭富一生,除了两个儿子,也只收过3 个徒弟。

咏春收徒要求十分严格,首先必须有正气——心术不正的不要,窝藏歪念的不要,满足私利的不要,学咏春的人都知道“叶问口诀”,第一句就是“念头不正,终生不正”。即便现在,郭伟湛师傅为了普及咏春而调整收徒门槛,国内的徒子徒孙逾千人,也没有偏离这个宗旨,只是要求更加具象,并且带了点时代特色:一,不偷不抢,不作奸犯科;二,有正当职业,能自力更生;三,文身、染发、发型古怪的不收,男生留长发不收。

咏春从来没有过大张大扬、大开大合的时候,咏春拳法本身讲究的也是“意沉身稳”。不过说来有趣,郭伟湛师傅最初学拳时正是年轻气盛,刚学了一点皮毛,与小伙伴到邻村溜达,看到邻村的孩子也在学拳,忍不住“点评”一番,不料被对方听个正着,双方便厮打到一处。最后,处于下风的郭伟湛向对手大喊:“你等着,我十年后再来找你!”他从此更加努力练习,当然,十年后并没有真的上门去找那个对手。五十年过去,与外人聊及此事,郭师傅都当作笑谈,“现在早都是朋友了”,末了还下意识地双手举起,隔空拱手行礼。

有“里”,才有“面儿”

人尚武,尚的不是“武力”,是“武功”。武功二字,“功”才是根本。咏春门下,不论梁赞、叶问还是郭富,每一位能被尊称为“宗师”的人,都是因为被“踢馆”而扬名的,可见其功力之深厚。现实中,“踢馆”并不像影视作品表现的那样轻松,这是冲犯大忌的:武林有不成文的行规,除非对方邀请,否则即使到对方的武馆串门都是不允许的;“切磋”只限于同一师傅的同门师兄弟之间,哪怕是同一派系,只要师傅不同,徒弟们也不能随便“切磋”,即使是在表演赛上,表演对打的也只能是同门师兄弟。

咏春拳看上去总是那么平和:固定招式不多,以近身短打为主,不以气势见长;咏春人也是那么的低调:赞先生安静地守着做大夫的本分,叶问在佛没有开一家武馆,郭富甚至在百货大厦当一个普通员工,长期相处的同事都不知道身边有一位江湖高人……不过,行事虽然低调,内里的斤两却一点儿也不少,相反,越是静水,越藏深流。民间流传着各种梁赞与叶问战胜挑战者的故事,前几年电影《叶问》热播时,常有人上郭家找郭富比武,但都以落败告终。

有“里”,才有“面儿”咏春没有花哨的招式,比如“什么什么掌”或是“什么什么第几式”,学的都是基本身法,最后靠心法与念头组织成套路,讲究的是扎实的基本功,还有实战时对拳法的“参”和“悟”。

“小稔头”、“沉桥”、“木人椿”,这些是练习咏春最基本的阶段,动作不复杂,但每个动作都要完全到位,才能施展成招数。郭富初跟叶问学拳时,每天先练挨打;少年郭伟湛练拳,无一日间断,练得身侧一片一片的青紫,要扶墙才能蹲下身来。正是因为基本功扎实,才能发挥出咏春的精妙之处。

郭伟湛传承的咏春段位,最高级的是十三段,需要通过的考核项目是“心法理论”。相对于那些虎虎生威的武功,咏春更沉静,更带禅意,于是看起来也更从容,风度翩翩,“玩得好的人非常写意”,郭伟湛说。

重规矩,自成方圆

在佛学功夫,并不在武馆街,因为佛本就没有“武馆街”。清末民初时,佛的大小武馆星罗棋布,但大多分布在快子路、普君墟等运输中心、平民市集,以及祖庙后沿福禄路一代的富人聚集区。穷苦人家的孩子学武是为了生计,可以多一种能耐,富家少爷则是为了强身。武林不重出身,只讲规矩,直到现在依然如此。

长幼有序、尊师重道,在武林被视为基本法则。比如咏春,一个简简单单的开拳动作,就能看出身份的高低,武术动作可以一样,但开拳动作绝不能照搬,同场竞技,年纪的大小,资历的深浅,从开拳的姿势就能看出来。但老规矩也不是没有变通,有些规矩也有与时俱进的灵活度,比如:以前练功,徒弟要迁就师傅的时间,现在,郭伟湛师傅会为个别学生另外制订上课时间,“他们都要上班,我就是稍微调整一下而已,很简单。”郭师傅也从不要求弟子春节回来探望,“平时来看我,就已经是有心,我就很高兴了。”

由于咏春从不设掌门之职,也就没有“第几代传人”的说法,咏春人只会说自己是哪条“水”( 宗支) 的,所以现在佛到处可见咏春武馆,而个中流派细节却未尽相同。郭伟湛师傅说:“只要大家的根儿是同一个就好。”

重规矩,却不生硬死板,正是这种大气圆润的武林智慧,影响着世代的佛人,与他们的日常生活自然地融合到一起:茶楼还没到开门的钟点,看到有早到的老人,服务员把小门打开,把老人让进来,然后一扬声:“茶叶没有啊,只给你烧壶水啊。”花鸟虫鱼市场里,提笼者想买一缸鱼,钱却没带够,于是连笼带鸟先押在老板处,第二天带钱赎鸟时,鸟笼干干净净,鸟食满满当当,鸟的羽毛油油亮亮;路遇雨天,店铺的店员会大方地出借他们自己的伞,因为知道雨伞总会在稍后就完好无损地被送回来……佛旧称“忠义乡”,不仅因为武术盛行,也以义气立信,直到今天,佛人好像依然活在那个久远的时代,遵循着自己信奉的生活方式,方中有圆,有序,自得。

武林中人的“见面礼”

在武侠电影中,习武之人相见,都会抱拳行礼,通常是右手握拳,左手拇指收拢,四指成掌,两手相贴行礼,意作五湖(右手)四海(左手),皆为兄弟,称为武礼。但郭伟湛师傅说,这只是江湖叫法,并非“武术精神”。武林中其实没有所谓“武礼”,自古以来皆行文礼——左手紧紧包着握成拳头的右手,包容、谦和、没有攻击性。在相关影视作品中,咏春叶问行的就是文礼,外人也许认为这只是比较“斯文”的见面礼数,事实上,这是常礼,表现了真正的武术精神:外有,有容乃大。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佛山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佛山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更新:2018.06.27

其他人文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佛山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其他人文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其他人文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