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行在大自然的“卢浮宫”

亚马逊雨林 凯门鳄 亚马孙粉豚

巴西亚马逊州

首页 > 森林 > 目的地 > 巴西 > 潜行在大自然的“卢浮宫”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 森林这里是地球上最为重要的生态系统之一,拥有绮丽的自然景观和不计其数的珍奇动植物。

即使在白天,走进亚马孙热带雨林,也仿佛走进了一个幽暗的世界,甚至能呼吸到这片土地特有的神秘气息。这里是地球上最为重要的生态系统之一,拥有绮丽的自然景观和不计其数的珍奇动植物。十次亚马孙科考旅程,每一次都让我对自然的敬畏感有增无减。在亚马孙河广阔的绿色疆界内,分布着数百条泥泞的支流,由于地处偏僻,流域范围宽广,其间生活着数以百万计的不同物种的动植物。随着人类研究的深入,一些罕见的物种正逐渐被发现,与此同时,丛林中的某些物种已经开始消失。

科考队的首席科学家理查德·博德曼在亚马孙驻扎了长达30 年,他说:“人类的贪婪,已经残酷地破坏了大片大片的热带雨林地区。无知的人类就像一群失去理智的猿猴闯入了卢浮宫一样,毫不留情地破坏了珍贵的艺术品。我们对于热带雨林的破坏简直就是不计后果的暴行。艺术品尚可重新创作,遭到毁坏的热带雨林可就没法复原了。我们对于热带雨林的掠夺速度之快,甚至威胁到了地球未来的安宁,因为这些广袤的森林担负着多重使命:控制气候,防止土地沙漠化,同时蕴藏着尚未发掘的庞大的自然资源。”

我们最近的一次科考,是从亚马孙河的一个港口城市——秘鲁的伊基托斯(Iquitos)出发,它是洛雷托地区的首府。此次科考的目的是监测拉戈·普雷托特别保护区的野生动植物种群。这片面积达1 万公顷的热带森林坐落在萨米利亚河上游,从伊基托斯出发要两天才能到达。萨米利亚河是亚马孙河的众多支流之一,许多是前人未曾涉足的地带。

行驶在萨米利亚河上,右边是秘鲁,左边是巴西。我们在白天和黑夜的不同时段登上小型备用船只,进行有关金刚鹦鹉、亚马孙粉豚及凯门鳄的数据调查。在草木丛生的热带雨林中,实地考察的助手们挥舞着弯刀开辟了数个陆地固定样带,每个都有3公里长。这些活儿对于体能的要求很高,我们就是在他们辛苦开辟的样带中开展相关调研的。

潜入“杀手”们的禁地

月亮升起, 是去观测凯门鳄的绝佳时机。这种鳄鱼是一种凶险的动物,昼伏夜出,体长可达1.5 米,两分钟便可以杀死一个成年人——它把人拖下水中,撕咬,人因失去反抗能力并大量失血而死亡。

乘着夜色,我们驾驶一艘15 马力的小艇进入雨林。博德曼用12 伏聚光灯沿着水面四处照射,“凯门鳄的眼睛会有反射光,像红宝石一样的光。”我沿着光束细细寻找,发现水面如明镜般美丽,似乎到处都有“红宝石”。“那里有一只!”博德曼特别擅长辨别鳄鱼的眼睛,他迅速关掉发动机,用桨将船划过去,悄悄接近它。那是一只2.5 米长的凯门鳄,眼睛的前端有一横骨嵴,很像人戴的眼镜架。博德曼拿出套索准备捕捉,我们全都紧张起来。

博德曼的套索工具由一根大约两米长的棍子和一个绳套组成,他悄悄接近并迅速拉紧拴住凯门鳄的颈部。这头30 斤重的鳄拼命挣扎,硕大的尾巴掀起水花,溅了我们一头一脸。好在船上的四五个人迅速稳住了局面,勉强没被掀到河里去。被绑架到船上的鳄鱼嘴被牢牢捆住,我们则迅速开始测量与记录——用皮尺测量身体总长度、从嘴尖到尾巴尖的距离、头部的长度(从嘴尖到眼窝后缘),记录下它的重量。我们还会特意记录下所观察到的凯门鳄的长幼情况和发现地点。这些数据积累得多了,就可以分析、计算凯门鳄的种群规模。

测量完毕,博德曼重新固定凯门鳄的下颌,轻拍鳄鱼嘴部,打开它的嘴,在上下颚之间固定一个聚氯乙烯(PVC)的圆柱体,然后我们小心地将一根插管从食道插入胃中,再用漏斗将水注入,另一个人轻轻地沿着脊椎挤压凯门鳄的腹部,这样,凯门鳄胃里的部分物质就和水一起流进采集桶里。一只凯门鳄的整个取样过程大约10~15 分钟。我们用过滤网将胃容物进行过滤,用秤称重。有时在这种物质当中会发现大的固体颗粒,我们就将其取出,盛放在一个托盘当中,以便今后进行进一步的识别。作为凯门鳄的食物残渣,其余的颗粒物质将被进一步按照不同的生物学类别或猎物类别进行分组,以便更多了解它的捕食习性。凯门鳄主要是吃各种鱼类,比如食人鱼,然而这次我们在这只凯门鳄的胃中发现了特别古老的硬骨鱼,是属于恐龙时代的鱼,有着乌龟壳一样的外表,非常少见。

六年亚马孙科考,我已经观测过数不清的凯门鳄。有一次我们抓到一只小的凯门鳄,正在测量,忽然感觉周围的水中有异样,原来凯门鳄妈妈就潜伏在船的周边,此外还有好几只大凯门鳄也虎视眈眈,我担心它们会随时跳到船上来发动攻击,赶紧完成测量,迅速放掉了小鳄,急速逃离了那片水域。

20 世纪70 年代,凯门鳄因遭到大量捕猎,数量剧减。如今,根据我们的观测,尽管这种鳄每年被猎捕的数量依旧相当大,但是其种群数量并未因此而衰退。推测原因可能是由于其他经济意义较大的鳄(如黑鳄、奥里诺科鳄和美洲鳄)由于被过度猎捕而导致种群萎缩,它们退出的栖息地可能被凯门鳄占据。

除了危险的凯门鳄,我们也观测亚马孙其他臭名昭著的水中杀手,比如食人鱼。这种鱼只和我的手掌一般大小,却生性凶猛。它们群体庞大,总是大规模集体作战。在亚马孙流域的河流里猎食其他鱼类并非易事,因为河水实在混浊。食人鱼发起攻击时,离猎物的距离一般不大于25 厘米。食人鱼的游速不够快,这对于许多鱼类来说无疑是值得庆幸的。游速慢,要归咎于食人鱼那副铁饼状的体型。长期的生物进化为什么没有赋予它一副苗条一点的身材呢?科学家们认为,铁饼型的体态是所有种类的食人鱼相互辨认的一个外观标志,这个标志起到了阻止同类相食的作用。

据博德曼说,他遇到的最恐怖的家伙是水蚺,也就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蛇,像电线杆一样粗、一样长,它们平时潜伏于水中,以凯门鳄为食,也攻击人类。水蚺没有毒,通常蜷曲身体绞杀猎物,能轻松地把猎物压个粉身碎骨。见到水蚺必须躲着走。

最浪漫的和最可爱的

身处亚马孙热带雨林中,我听到水中不时传出“打喷嚏”的声音,那是亚马孙粉豚——地球上最大的淡水豚类,成体约2 米长, 粉红色,萌嘟嘟的。我曾经在4 个小时内连续见到六七十只粉豚,它们成双结对,不时从水下喷出水柱,发出有趣的声响。由此我联想到中国特有的、天生一副微笑面孔的长江白暨豚,我在野外考察中已经十多年没有再看到了。

由于亚马孙河上游的水量淹没了森林,树叶中的物质大量溶解于水中,导致河水的颜色像极了普洱茶,水中富有营养,游弋着大量水生生物。河水中能见度很低,所以经过几百万年的进化,粉豚的眼睛退化到很小,但是它们的视力不错,只不过肿胀的下颌会挡住向下的视线,出于观察的需要,它们有时会将身体翻转过来进行“仰泳”。更多时候,它们靠额头部位的声纳系统进行水中定位,它强大的声纳波,甚至能把鱼群暂时击晕。热带雨林的水下树枝交错,地形复杂,而粉豚却能在其间行动自如。和其他豚类不同,粉豚的颈椎不是连成一体的,它的头部可以灵活地左右转动,比人类的转角还大。粉豚处在生物链的顶端,它的数量多少,直接反映着水中生态的状况。

观测雨林中飞过的金刚鹦鹉,大概是科考旅程中最浪漫、最享受的环节。这些翅膀展开可长达1.5 米的鸟儿,有着斑斓的色彩和优美的身姿,尾巴像剑一样,它们成群掠过水面的样子,像极了正在接受检阅的飞行编队。金刚鹦鹉的寿命可达70~80年,由于只吃雨林里的果子,又能够长距离迁徙,因此我们可以在定点流域、定点时间,通过监测它们的数量,得知雨林中植物的生态变化。我们还发现金刚鹦鹉有一个不得了的功夫——百毒不侵。它的食谱多由果实和花朵组成,其中包括很多有毒的种类,但金刚鹦鹉不会因此中毒。有科学家推测,这可能是因为它们所吃的泥土中含有特别的矿物质,从而使它们对百毒无忌。

动物的小小足迹中观照大地球

科考队的首席科学家博德曼已经54 岁了,微胖,一头卷发。这个英国人长期生活在雨林里,淳朴得像一只熊猫,笑容天真无邪,脑子里没有名利争斗,送给他一包甜食就会乐得心花怒放。他30 年前攻读剑桥博士时来到亚马孙,从此扎根。每当聊起亚马孙的生态,从一千五百万年前至今的历史,他都能娓娓道来,还会在白板上绘出各种动物,激情难抑。他谨慎至极,每次外出科考,总是把我们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博德曼每天五点半准时起床,在5 公里河面上巡视,监测金刚鹦鹉的数量;9 点早餐,9 点半去观测粉豚;12点午餐、午休;下午2点出发,在5 公里样带里做数种鱼类的调查;CNT 对话亚马孙科考旅行之前,通常需要做哪些准备工作?在热带雨林,防蚊装备必不可少。我通常会准备防蚊帽、速干衣、冲锋衣、长筒雨靴、防晒霜、防蚊霜等。另外,还需注射黄热病和疟疾的疫苗。在亚马孙的十次科考旅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亲近野生动物的体验弥足珍贵,但更多是感受到了野外科研贵在坚持的那份恒心与毅力。目前亚马孙所有热带雨林的生态环境监测数据,都是从20 世纪80 年代开始的,已经积累了30 多年,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持续不断的监测积累,其科学价值将会越来越重大,对制定亚马孙热带雨林的保护方案和全球气候变化的应对方案具有不可估量的、难以替代的重大价值。7 点晚餐,8 点召集5个课题小组开总结会,监测结果汇报;晚上8点半到11 点半,监测凯门鳄,午夜12 点返回休息。

除了以上提到的那些常规动物,他还会观测一些珍稀动物,比如用夜间红外相机捕捉豹猫, 监测美洲虎、食蚁兽、蝙蝠等。对他来说,长期科考通常没有大起大落,“我们把特定地点物种出现的数量、种类记录下来,其实是个相当枯燥的过程, 但如果能坚持10 年甚至30 年,就会有一个曲线,坚持时间越长, 意义越重大。亚马孙还没有这样的科学数据。由于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亚马孙生态环境遭遇到极端气候的影响(如近几年遭遇的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位和最高水位的极端气候影响),这样的数据能够看出亚马孙热带雨林的生态环境是如何适应全球气候变化的,或者反过来,从亚马孙热带雨林的生态变化来跟踪全球气候变化的蛛丝马迹。”博德曼在雨林中追踪着动物,在小小的表格里绘制着大地球的变化。他冲我们挤挤眼睛:“ 我这30 年的数据说明,全球气候的变化趋于稳定,破坏得到了遏制,热带雨林大有希望哦。”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亚马逊州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亚马逊州

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中国国家旅游 更新:2018.06.28

森林


0+1

您已经喜欢过了~

已钉到灵感墙

钉到灵感墙上

  • 创建新灵感墙

    该灵感墙已存在

    0/10
    仅自己可见
确定

更多亚马逊州的灵感

3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森林 灵感

发现更多灵感 森林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